开始的时候饭店的规模并不大,夏文轩总是喜欢事必亲躬,每个人都是这样开始做一件事的时候都不肯放手给别人做,也就是所谓的三分钟热情吧!

  饭店的主营项目就是盒饭,盖饭,夏文轩他们很黑的,每份快餐8元,而且肉特别少。客人主要没有,都是送餐上门的,送也主要是附近场子的小姐和看场的小弟。原先这一带没有饭店,这些人只有自己弄饭,但是他们懒自己不会弄,所以吃饭神马的得轮流到很远的地方去买饭,当然也可以打电话订餐,但是毕竟太远,送餐的人也悠哉游哉的,等他们送到饭菜已经凉了一大半。现在可就不同了,有夏文轩他们的专业服务,一条龙服务全都有。

  夏文轩他们的饭店做出一些规模后,豪少带着红绿灯和蒙晨曦就闻讯赶来蹭饭吃了。豪少其实一天除了收收帐也没有什么忙的,他就是个标准的大少爷。

  只听豪少说道:”小轩子啊,你们这个伙食不行啊,肉太少了。“夏文轩丝毫不犹豫地说:”我特意为你准备的呢,我很靠谱吧!”

  豪少顿了顿,说道:“小轩子,你找削是不?”说完,他就开始揉自己的拳头了。

  停,豪少:”快看,飞机!“夏文轩指着天上说道,那个表情才叫真啊!

  豪少顺着夏文轩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就在这时只听夏文轩说道:”猴子偷桃!“,接着豪少脸上就出现了痛苦的表情,再接着就是一声怒吼”夏文轩,老子他妈的要杀了你!“。但是夏文轩的反映是何等的迅速,他转身就蹿得不见了踪影。

  ”豪猪啊,你真是猪,以前上学的时候你就每次都上这样的当,没想到你现在还上啊,笨!“夏文轩跑了嘴上还不饶人。

  夏文轩的三分钟热情过了之后,他就把小萱安排到收银台,负责收帐。夏文轩觉得她虽然是一个小姐,不,也不是,应该是一个”艺术者“,因为她只是陪酒,他觉得她是一个靠谱的人。

  说到这里就要特别提一下小萱,小萱的真名叫舒颜。她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夏文轩经常调戏她说:”舒颜啊,做我女朋友可好?“舒颜一点兴趣也没有的说:”我不再相信什么爱情,我什么都不信了,我现在只想自己赚钱让自己过得好一点。“舒颜在上学的时候就被一个男人骗取了身体,可是她觉得她们是可以海誓山盟一辈子的,到后来她还怀上了那个男人的孩子,当时素颜只有16岁。那个男的知道他怀孕之后就再也出现过,舒颜做人流没有钱,只好找同学四处筹了点钱买堕胎药,痛苦地熬过了这一个过程,痛苦不仅仅是肉体上的,更大地还是精神上的。

  舒颜在这之后就得了抑郁症,也可以说是自闭症。她没有再去上学,除了上班时间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和任何人接触,就算是上班的时候也避免和人交流,只知道多干活。父母看了她着急,就给她找了一个对象,这个男的家里条件很好,是一个县里当官的儿子,不过腿是瘸的,开始苏颜死活不肯愿意,但是父母的苦苦央求再加上金钱的诱惑,她很快就妥协了。

  当她们结婚了之后,那男的居然没有生育能力,可能是腿疾引起的。那男的父母急了,四处到听到国外有一家医院可以治疗他这种不育,于是就把那男的送到国外去医治,可惜手术手术失败不仅没有治好不育,人也死了。那男的父母大哭了一场,并没有怪医院而是怪舒颜是克夫命,对她的态度极其恶劣,什么不好听的话都开始骂她,她没有想到原本对她倍加呵护的婆婆居然因为儿子死了就这样,于是她离开了那男的家,自己一个人出来闯荡.....舒颜出来后自己一个人租了一个房子,找了一份工作,此时她已经没有自闭症了,经常主动与人交流,就这样他遇到了她的第三个男人...也是这个男人把他引上了这条路,他是个小混子,不过那小混子的运气很不好在一次黑帮火拼中死去了,舒颜为了生存就走上了这条女人的不归路...每个人都是这样,享受过提心吊胆,才拒绝做爱情代罪的羔羊,回忆是抓不到的月光握紧就变黑暗。爱情不停站,想开往地老天荒,需要多勇敢...舒颜做了收银员之后,很多人为了一睹她的容易,并借机搭讪,于是就经常来这里点餐,而且只挑贵的点。夏文轩看到了这一点之后,于是就让她专职做收银员,工资比她做小台一个月加起来2倍的钱还要多。舒颜当然也很愿意做,她本来就不想做小姐,没有人愿意做小姐,做混子,都是这个社会逼的。舒颜对夏文轩是很感谢的,是他让她脱离了这条路,渐渐地他开始注意夏文轩了。

  夏文轩就是犯贱了,总是要和舒颜来点神马暧昧,他给不了舒颜什么,也不确定自己是否就喜欢她。

  夏文轩找来的乡村非主流中其中有一个特别出众的家伙,他叫余雨韩。他是一个看起来比较灵活的小伙子,夏文轩让他试着替舒颜收钱,这些非主流都很重义气,夏文轩如果让他们砍人,他们肯定没二话,也不会去费劲想着从饭馆里卡点小便宜,这样舒颜就轻松多了,没事的话不去也行,每天去收个帐,隔几天去跟送菜的结下钱就可以。不知从何时起,夏文轩居然变得开始为舒颜考虑了。但是他的心里始终有一个坎过不去,可能是夏文轩的占有欲太强吧,毕竟出小台也是出台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那些非主流在饭馆干了一段时间之后,性子基本都稳了不少,很勤力,眼里有活,店里有什么活只要他们看见基本都是立马就干好,帐也算的仔细,每天都列一行单子,写上哪家店要的多少外卖、分别都是什么、多少钱,总计多少钱,一单单的列好,还给计算出一个总数。

  酷{匠r网;G首发c

  这么时间一长了,饭店的规模也做大了,夏文轩连着又把周围的几个空门脸练成一片。有人说天下没有不洗头风的墙,很快佳爷也知道了夏文轩开饭店的事,其实这是很忌讳的,毕竟夏文轩他们的老大是他,但是夏文轩开饭店并没有给他打过招呼,于是这天陈佳屠带着阳仔和九哥就来”兴师问罪“了,九哥是陈佳屠的另一个心腹手下。

  ”文轩啊,最近可好啊,酒吧的生意还不错吧!“陈佳屠对夏文轩说道。

  ”等等啊,我去给佳爷您倒杯冷饮吧!这夏天就是热啊!“夏文轩知道陈佳屠是来兴师问罪的,于是他想找个拖辞走开下好赶紧想个法子应付,他觉得他看着陈佳屠就怪紧张的,那种紧张会让他反应变得迟钝。

  夏天是炎热的,尤其是南方的城市,夏文轩受不了热,就穿的短裤短袖,这和他的身份很不相符的,道上的人都是一年四季西装西裤的,乡村非主流混子除外,夏文轩的这种打扮就是典型的乡村非主流打扮。

  夏文轩穿的短裤,右脚上的胎记特别显眼,陈佳屠坐等着无聊,无意间就撇到了夏文轩右腿上的胎记。陈佳屠顿时眉头紧锁,看着看着就出了神,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接着他嘴角微微上扬,仿佛是再自言自语地说道:”像啊,真是太像了!“”佳爷,你怎么了?“原来,在陈佳屠出神之际夏文轩已经拿来了冷饮,此时他已经想好了饭店的托词。

  “文轩啊,你今年多少岁啊?”陈佳屠问出了一个八竿子不相干的问题。

  “刚好20岁!”夏文轩回到道。

  “对...对!”陈佳屠仿佛语无伦次了。

  “???”夏文轩顿时满脑袋的黑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他心想:对什么啊,对?

  “阳仔,九儿,走了我们回去?”陈佳屠仿佛要急于回去证明什么事情。

  “佳爷?您现在就走?”夏文轩说。

  “那6万的场子费,我改日叫人来收!”说这话时陈佳屠已经和阳仔,九哥上了车。

  ......婊子也有情,婊子也有爱!

  近来,夏文轩和舒颜的关系越来越进。这天,舒颜居然出奇地要让夏文轩带她去游乐场玩。夏文轩感到满脑子的黑线,心想:我的妈呀,那个游乐场好恐怖哟!

  夏文轩抵不住美女邀请的诱惑。第二天,他们打出租车到了城南游乐园门口,他们二人下车,舒颜拉着夏文轩兴高采烈的直奔售票处,夏文轩买过门票之后,舒颜又是蹦又是跳的拉着我的手往前走,此时的她像极了一只顽皮的小兔子。夏文轩心想:妈呀,这是婊子做的事吗?

  现在正是十一月份,秋高气爽的时节,风和日丽,阳光普照,所以来游乐园游玩的人也特别的多,当然,来这种地方的游客也还是以成双成对的情侣居多。

  “夏文轩,我们先去玩摩天轮吧,好久没玩了,真怀念那种感觉呢!”她满怀期待的看着夏文轩。

  夏文轩顿时身体就抖了一下,很是憋屈地说道:“好啊,美女有需要,我当然”舍命“要陪着咯!”

  他们俩人很快就走到了摩天轮下面,夏文轩看着缓缓旋转的摩天轮惊呼:“哇靠,这么大个圈!妈啊,要我的命啊(四川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红叶飘说:

今天高考成绩出来了考得不理想只够个三本,只写了一章,抱歉了!兄弟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