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话一说,那几个人就放心大胆的喝了,等他们和凤姐那三个女人一起把这二十杯鲜榨喝完,凤姐就带着女孩借口有事走开了,三个男人左等右等感觉等不来了,就要服务员结账,服务员打的单子够把他们吓个半死的,啤酒、零食、果盘,我们都是正价卖的,这个不存在什么问题,但是每个小姐的服务费300,是写在单子上的,虽然她们是自己主动过去的,这个钱也必须给,至于那二十杯兑水的鲜橙多,不好意思,每杯八十块,你还别嫌贵,绝对是没有折扣的。

  一个男人气恼的说:你们这摆明就是坑人,那鲜榨不是说免单吗?我们什么时候叫了小姐?这六百块的服务费是哪来的?

  原先看场的老大一拍吧台的台面,隔着老远骂道:TMD,你三个大老爷们出来搞小姐还不愿意给钱?说完,七八个小弟就把这三个人围坐着,夏文轩他们都坐在旁边的桌子上,居高临下,一个个摆出凶神恶煞的表情,威胁对方付钱。

  最后那三个男人还是老实的把钱付了,现金不够不要紧,他们这有pos机,就是怕被宰的客人钱没带够跟我们耍光棍,没现金你就刷卡。一个男人刷卡付了钱,场子老大就把他们赶出去,临走还唾弃他们,出来耍还不愿意给钱,你以为自己魅力多大呢?小姐都免费跟你玩?

  ......边南地区,这块地方属于城南新区,这里有全市最好的大学--长江大学。因为这里比较偏僻,人比较少,依山而立,适合学生读书学习,培育了无数的莘莘学子。长江大学校园又大又美丽,像一个美丽的大花园。学校大门的右边是一个游泳池,游泳池长50米,宽25米。四周都是红色的瓷片,中间是游泳池,游泳池两边都有两个下水的梯子,游泳池还有十个跳水台,游泳池四周是蓝色的瓷片,蓝蓝的游泳池像一个巨大的金鱼缸。

  某日,长江大学门口。

  “抬头的一片天,是男儿的一片天,曾经在满天的星光下做梦的少年,不知道天多高,不知道海多远,却发誓要带着你远走到海角天边不负责任的誓言,年少轻狂的我......”

  只见一个全身上下一身名牌纯白色西装的青年,开着一辆珍藏版保时捷赛车异常嚣张的停在一中的校门口,哼着这一首吐得老掉牙的星星点灯从车上纵身一跃从车上跳了下来,他的两个跟班立即拥了上来,屁颠屁颠的跟着他走进了学校。

  今天是他来这里上大学的第二个星期,他的跟班已有了一大群,他拥有一张英俊帅气的脸,强健的骨骼,仿佛所有的优点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全校的女生从他来到这个学校后就没有停止疯狂过,好不比那些大牌明星的狗仔队们,无论是走到学校哪里都有一大群男女粉丝们跟在后面,已经有了无数个女生和他告白过,但他就是对她们看不上一眼,他一直是单身贵族。

  此时已经放学下课了,当他走在路上正寻找着哪里有像样的餐馆的时候,突然他看见前方有三五个混混摸样打扮的人正围着一个老人在欺负,老人差不多有七八十岁的样子,老人不停地在向他们求饶。

  "你们放过我吧,不是才交了保护费吗?我真的没钱了,我就是学校路边摆个摊赚点生活费,我又没后人,又没保障金的,我就靠这么点钱来维持生活呀!我求求你们放过我好吗?呜呜”老人很是可怜地说道。

  那几个混混还不肯罢休,又是掀摊子,又是踹他,:“没看到最近哥几个手头紧,让你提前把钱叫来我们凑活凑活吗?你个糟老头,快点把钱交出来,不然我们就把你的摊子彻底掀了,以后也别在这里混了!”。

  “别。。。别呀!哥几个,有话好好说呀。”

  “这就对了嘛,告诉你这条街就是我们哥几个罩的,这整条街谁都得给哥几个交保护费,交了包你在这里风调雨顺的,拿钱来吧!”。

  哼,比本少爷还要嚣张嘛,他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心想:今天你们遇到本少爷算是你们自己倒霉吧,只见他加快脚步,就像一阵风一样飘了过去,飞速地出脚,每一脚都无一不击中下阴,顿时几个小混混都被这又快又阴地完美偷袭”秒杀“了,他们捂着自己的下体痛苦躺在地上,小混混们实在想不到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打架往蛋上打的,至少别人踢蛋儿也会打个招呼的,比如:无敌撩阴腿。

  这个青年外叫胡闹,胡闹目光直射着他们,那几个混子连正眼看他一下都不敢便一个拉一个连滚带爬地滚蛋了。原因是他们实在是”蛋疼“地很,必须快点去根治,没有人会和自己的下半身过不去的。当然胡闹也很脚下留情了,否则真给别人踢坏了,他可就要对他们负责了。

  “小伙子真是谢谢你了,没想到一流大学的校门口治安这么不好,以后我再也不来这里摆摊了,再也不了。这些太不是人了。”老头子一脸热泪盈眶的看着胡闹说。

  “对了我这里有一支笔,据说是一支神笔,看你一副意气风发的样子,我把他送给你,你肯定有用,据说他是上古神器,拥有强大的力量,能号召群雄。。。。。。”

  ”停,停,停。”胡闹直接打断了他的话伸手接了过来,至于这支笔胡闹连看都没看一眼,肯定是忽悠人的,等会可能就会要收费了,见他一副语无伦次,疯疯癫癫的样子定是刚才被那几个混混给吓傻了。

  “谢谢你呀,老伯,我有事,我先走了啊。”

  “年轻人,等等呀,我还没说完了,他的用法我还讲了。。。不对,他可是要收费才灵验的,这叫做开光。”听了这话,胡闹脚步更快了,老头子这没完没了的那还得了。

  远了,胡闹还不忘说一句:”不开光的好!“......潮歌顶层办公室内。陈佳屠看着阳仔说:"你调查清楚那个胡闹真的只是来这里上学了的吗?"阳仔说:”是的。“接着陈佳屠又说:”他真的是很善良?“阳仔想了想说:“我今天让几个小混混在长江大学门口故意去欺负一个老头,试探了一下。”

  “那结果呢?”陈佳屠问。

  "他果然出手了!“阳仔说。

  ”嗯...“陈佳屠顿了顿说。

  ”那边南的红河KTV是不是他的场子?"陈佳屠问。

  “佳爷,这个还不清楚,不过我想应该是的。”阳仔答道。

  “阳仔啊,你可要用心去查啊,你知道那边南这块一直是我多年的心病!”陈佳屠拍看拍阳仔的肩膀说。

  “知道了,我一会的。佳爷。”阳仔很坚定地回答。

  ......夏文轩他们就这样开始鼓捣小姐在店里接大活,一个大台全套服务是800元,而其他的地方一个全套也就300元左右。夏文轩他们这里成了名副其实的黑店。但总有怪心里的人愿意被黑,就像买房子“买涨不买落”那样,专门挑贵的地方去。这一来二去的,人一多了,夏文轩他们的场子一下就火了,他们的场子火起来是因为黑而火的,成了附近一带小场子中最火爆的夜场。火了之后他们也就是“黑”店了,叫高端大气上档次。

  夏文轩后来当时就是胆大妄为,这边的酒吧虽然都有小姐,但还没有谁敢在店里就接大活的,他就觉得反正出了事豪少和他爹抗,该赚的钱他都得赚了,不然他们兄弟几个忙一个月下来,赚不够佳爷要的数目,佳爷瞧不上他们不说了,他们自己也捞不到钱。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裤子,很快其他几家店就知道我们的小姐在场子里接大活的事情,这样夏文轩这里也就不再显现出什么优势来,他因此开始谋求新的出路。

  这附近周围没有什么餐馆之类的地方,长江大学的学生都是吃学校固定的食堂,因为学校食堂的价格公道,味道有好,只有极少数的富二代云云的才会出来找吃的。

  }最3新☆章(节上酷匠4%网

  夏文轩正是看到了这一点,他看酒吧周围有个空的门脸就找到了房东都租了过来。又鼓捣来了个大厨,当然开的是高价。至于服务员当然更好找酒吧里从城乡结合部找来的小混混就可以充当,当然一两次这些小混混没什么怨言,但是时间久了就有了,毕竟他们虽然是跟的夏文轩但是是佳爷直接给他们开“工资”的。可怜的夏文轩还想收他们为己用,可他却忽视了人性的本质---钱才是关键。

  鉴于此,夏文轩又在附近开始雇佣闲散的混混来充当服务员,这当然是夏文轩自己给他们开钱的。

  这帮人过来之后长得爱国的去送外卖,正常点的在饭店干服务员,给大厨当学徒打下手,没多久就直接在饭馆里上手了,工资夏文轩也没法给他们往高了开,毕竟饭馆忙也只忙晚饭的点和宵夜的点,说起来每天干活时间很短,其他时间他们自由活动,饭店里留大厨和一个女服务员就可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