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么?郭东,这林子里面喜欢蜂蜜的东西有很多,有蚂蚁,有蟑螂,有蝴蝶,有蜜蜂,甚至有野山蜂……你说我把这蜂蜜刷在你的脑袋上面,然后不去管你,过上一段时间,你说你会不会被吃成一副骨架?”

  Q酷p#匠网B首发o:

  郭东抬头看着夏文轩,可以从他的眼睛里面看出他对生的渴望,“轩哥,我还钱,不要杀我,我不想死,我还年轻,我……”

  夏文轩笑了起来,把一罐蜂蜜全部都倒在他的头上,可以看见粘稠的蜂蜜从他的秃顶的头上不断的向面流动着。

  “你放心,三天以后我肯定会让人来帮你收尸的,咦你看,现在都有蚂蚁来了,我好想留下来看你宝贝蚂蚁一口一口的要掉脸上的肉,从你的鼻孔里面,眼睛里面钻进去,然后进到你的肚子里面,把你的内脏全部都吃掉……”

  夏文轩说完以后,把故意用小刷子把他脸上的蜂蜜轻轻的抹的均匀一些,并且用在一旁的地上捏起来两只大蚂蚁放在他的脸上。

  这蚂蚁一到他的脸上就被蜂蜜粘了起来,使劲儿的挣扎起来。

  郭东声音都变了:“轩哥,我还钱,现在就还钱,我现在就还,你放了我,放我出来,我现在就还钱……”

  夏文轩起身向豪少看了一眼,他点了点头,还向夏文轩伸出大拇指晃动了一下,夏文轩脸上虽然是笑的,但是心里面却十分的难受,他不知道我这样做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先在做的事情完全违背了他这十几年来受到的教育。

  ......依旧是在潮歌顶层办公室内。陈佳屠看着阳仔说:“少爷新手的那三个人,怎么样?”

  阳仔想了想说:”佳爷,下手都挺果断的,尤其是夏文轩和郭金鑫,夏文轩虽然是新手但是这小子骨子里就邪恶得很。“陈佳屠点了点头说:“行,我知道了。”接着,他就陷入了沉思当中。

  ”我们边南那个场子怎么样了?“良久之后陈佳屠又开口了。

  ”佳爷,那里收益一直不太好。总是倒亏。“阳仔回答道。

  ”那就把这个场子交给他们三个,让他们跟在少爷身边我觉得他们有所图谋不轨,把他们先放到那里去观察下。“陈佳屠说。

  “你尽快通知他们到那里去,哎,算了,还是我自己亲自去!”陈佳屠想了想说。

  ......转眼,夏文轩他们已经在边南场子干了好几个月了。虽然他们在这里做事,但他们却很少能见到老板,他们平时见得最多的也就是豪少。

  终于一天老板陈佳屠也是陈豪的父亲找上门了,他问夏文轩,他们几个在这个地方做的怎么样,他说不错,然后陈佳屠就说,每天到你们这来收账对账太麻烦了,他问他们:“如果他把这个场子交给你们,然后你们保证每个月让我赚十万块,我只要这六万,剩下的你们兄弟几个人,你觉得怎么样?”

  夏文轩当时就在心里算计,然后说佳爷,六万是够呛吧,毕竟现在是冬天,出来玩的人不算多,而且都集中在周末两天,平时几乎很少有什么生意,他们在这做了这么久,他觉得一个月赚六万有点困难。

  佳爷就点点头,说:“房租、水电这些费用不算在内,打点关系这些也不算里面,都算我的,你们就只要确保酒吧在扣掉酒水成本、小姐和服务员成本之后的收入能超过六万就行了,超出多少都是你们自己的,你看怎么样?”

  夏文轩说:”佳爷,那我们要是赚不够六万,岂不是一分钱没有还要倒贴?“佳爷就问夏文轩:”那你是没信心喽?我这现在一个月怎么说也有四五万的收入能保证,你们只要努力一点,赚的肯定更多,我现在跟人家学企业管理,人都说领导要给员工足够的物质刺激才能让他百分之一百二的努力,你想想,你们如果多拉点客人,多出来的钱就都是你们的。“他知道佳爷说一个月能赚四五万还是有一定水分的,所以就一直不敢接话,要是他真一句话接下来,弄的他跟其他兄弟一个月赚不到钱,那罪过就大了去了,然后佳爷就说:”这样吧,先让你们试一个月,就从今天开始,我再让你们一万,从今天到下个月的这个时候,我每天还是让财务过来收账,收购五万,我就不收了,剩下的都是你的。“夏文轩就问佳爷:“那意思是说我们也不能拿每天的提成了对吧。”

  佳爷说:“是的,第一个月你们要真是干不够五万,我也不可能让你们自己补给我,到时候我照样让少爷给你们每人三千块钱生活费,不过,你不能跟我玩心眼知道吗?”

  夏文轩懂了,佳爷的意思就是把场子以5万的价格承包给他们了,剩下就看他们这帮人的能力了,能不能干好,能不能干起来。这正是夏文轩来这里混的初衷,他有那六十万但是却无处可投资,现在有个场子直接接手,他可以慢慢地把钱投入到这里发展壮大,然后......想到这里夏文轩很邪恶地笑了笑,不过没有被人察觉到。

  ......这个场子虽然是在边南,但是如果是临街的地段,一个月别说五万,十几万问题都不大,但要命就要命在它不在临街的路上,原先看场子的老大也都没有经商的头脑,反正就只想着得玩命坑人了,所以呼啦超的,几乎所有的小姐和服务员都跑到大街上拉客,只要看你有点潜质就跟定你了,不停的说,就直到把你说进店门为止。

  现在场子归了夏文轩几个人,场子的老大也变成了夏文轩,因此他必须要改变现状,这是和他的切身利益挂钩的。夏文轩给佳爷说马仔不够,他需要再增加些人手,陈佳屠说你自己想办法,这正好合了夏文轩的心意。他城乡结合部招聘了一些街头小混混,虽然这些小混混没有什么大的本事,但是他们底子都干净,夏文轩可以慢慢把他们收到自己旗下,为自己卖命,慢慢地他们把以前场子的马仔都遣散了。当然这是夏文轩悄悄做地。

  至于小姐,店里的小姐其实都有点不露脸,说白了就是长得很一般,对客人的吸引力不够大,小姐头子叫凤姐,她跟夏文轩说:“要是我、他愿意让小萱出去忽悠客人,就凭小萱那个清纯的长相,再加上一头乌黑顺直的披肩发,那帮老男人魂都得被勾走。小萱是店里的头牌,她和凤姐算是长得动人的,但是她们都只“卖艺不卖身”,也就是只陪喝酒的那种。”,凤姐是头子,年龄有些大了。

  夏文轩不同意她的做法。

  夏文轩让那些找来的小混混们来了些漂亮点的小姐,这些小姐中有三四个人都是平时愿意干大活的,不过他们这个酒吧就几个包厢,没有能玩大活的地方,不过夏文轩觉得能干大活比不干大活的强,就说让她们都留在这干。

  夏文轩想了想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这么说虽然有些夸张,但是事实也差不多。综合考虑,还是只能以干坑人的活为主,不过夏文轩让他们在店里也接大活,这样能更好地吸引人来。

  说到坑钱,夏文轩他们只是在这里看场的时候就做过。

  比如说,又一次凤姐在街上忽悠了三个中年男人,那三个男人看起来就是比较老实本分的那种,看起来都挺斯文,应该是上班族,那天夏文轩正很猥琐地在调戏小萱,因为夏文轩长得比较白净,另外又没有留大长毛染颜色,所以看起来根本不像个混混。

  风姐姐带着客人进来的时候冲夏文轩这使了个眼色,然后他就心领神会,让服务员去后面叫小姐过来。

  你可能会问了,客人还没坐下呢,为什么就要叫小姐过来?人家也许不要小姐呢?

  其实小姐就是硬派过去的,这三个男人一进来,凤姐就带他们在一个圆弧的桌子前坐下,然后她坐在了其中一个男人旁边,很快,服务员又带出来两个小姐,两个小姐也赶紧围上去,一人找一个目标下手。

  小姐都表现的很亲昵,但对方不知道是小姐,还以为是服务员,所以就很受用,好像自己占了便宜,然后服务员递过去酒水单,要对方点单,对方只是点了一打喜力,还有一点零食和一个小果盘,消费的气魄看起来还是不太足。

  凤姐就在那边陪着他们聊天,几乎是没有话题都要硬找话题,三个女人把三个客人忽悠的晕头转向,服务员这边就用高脚杯倒了满满一托盘的鲜橙多,这才是坑钱的关键一步。

  凤姐看那几个人又喝了点酒,飘飘然了,就走过来把整个托盘大概二十杯左右的鲜橙多都端了过去,放在桌面上就开始给对方递,然后就说:“这是我们这里特色的鲜榨,三位老板尝尝怎么样。”

  夏文轩心说狗屁鲜榨,鲜橙多都兑了一半的水。

  其中一个男人就问凤姐,这鲜榨多少钱一杯,她就说,这是免单的,因为她们三个女士在,所以酒吧有免单的鲜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红叶飘说:

兄弟们看完一定要撸撸啊,帖子也要顶起来,拜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