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这孙子一看是我的电话机就挂掉了……看来是要躲着我们了……”豪少说道。

  红绿灯这时摇了摇头,“没事!这时候是上班的点儿,这车他没有见过,等,就在厂子门口等……我就不信了……”

  这个工厂是8点上班,现在还有一个多小时,如果在门口守株待兔的话,肯定是能够等的到他的。

  想是这么想,但是一直到8点都过了,进出的人很多,但是他们都没有看见要找的人。

  “豪少,不会是你一打电话,他不敢来了吧……”

  “跑路了?不可能,他没有这个胆量,等等,或许是迟到了呢!”

  等上班时候的浪潮过去以后,这工业区的路上就没有几个人了,厂子门口的保安无聊的在打着瞌睡,豪少给自己点了根烟,看他的样子心里面一定是在想着办法,如何让这样的人把钱拿出来的办法。

  果然红绿灯说的没有错,就在豪少把烟蒂从车窗里面弹出去的时候,远处一个秃顶的中年男人快速的向我们跑了过来,他一边儿跑一边儿还向四周看着。

  豪少拍了拍夏文轩肩膀说道:“就是他,你看就是他,等一下就看你们的了……”。夏文轩和刘飞虎很是疑惑:等下看我们干什么?郭金鑫早就心如止水般等待下文了,因为他知道接下来要干嘛。

  等着人从车子前要跑过的那瞬间,蒙晨曦从车窗里面伸出手来,在他的身上一抓,仅仅的抓住了他的衣服。

  正在跑动的他受了十分大的惊吓,惊慌失措的叫着,拼命的挣扎起来。

  “干什么?干什么?你们干什么?”

  豪少一把推开车门,从里面钻了出去,狠狠的在他的肚子上就是一拳,这个秃顶的人很快安静了下来。

  他的领子被豪少一把攥住,“谢东,哎……不认了?”

  谢东哆嗦着抬起了头,当看清楚是豪少的时候,脸上的肉全部都抽动起来,“陈大少,豪少,是你啊!是你啊!您怎么来了,我……我最近手头真的很近,这样,这样,今天晚上我就去潮歌,我把钱全都还上,连本带利全部都还上……”这时夏文轩知道了潮歌原来不只是简单地娱乐场所还有赌场生意,有没有黄和毒就不知道了。

  且看,豪少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脸,“手头紧?看来我真的要给你宽限几天,可是现在人人都手头紧,那我手里岂不是更紧了。”

  谢东浑身哆嗦着身体不住地挣扎,“不要,不要……”

  但是他怎么能挣脱两个棒小伙子的手呢,也许人在危机的时候都会这样,谢东半个身体进到车里面的时候,竟然向厂子门口叫喊起来:“救命,救命,杀人了……杀人了……”

  这几声喊叫声在四周扩散着,门口的几个保安从里面出来向他们这里张望起来,夏文轩心里面有些着急,毕竟干的也是见不得光的事情。

  谢东下半身已经进到车子里面,但是上半身还是在外面,他看见保安正在向这里张望,顿时声音就更大了。

  起来,脸上哭丧起来:“豪少,豪哥,咱们好说话,好说话,我还,我真的还……但是我现在真的没有钱,过两天工资发了,我再借借,我真的还上……”

  红绿灯从车里钻了出来,从车头前面绕了过去,慢慢的走到了车的前面,“豪少啊!看他能不能还,不能还上,干脆我看就拉到山上埋了算了……”

  豪少抬头看了他一眼,脸上露出会意的神情,“好,就听灯哥的,拉到山上埋了……”

  接着蒙晨曦从车上下来和红绿灯一起就要把谢东往这辆车后后座塞去。

  “救命啊……救命啊……队长,我是谢东,快来救我……快来救我……”

  谢东好像是看到了什么熟人,拼命的向厂子门口挥动着双手,豪少狠狠的在谢东的脸上甩了两个耳光,这才让他安静了下来。

  厂子的门口迅速的走出来六个保安出来,领头的长的很壮,大约一米九左右,身高比豪少高,质量比豪少大,身体比豪少壮实,且看队长手上拿着一个警棍,一边儿吆喝一边儿向这边走了过来。

  那个队长很是装逼地说道:“几个小逼崽子哪条道上,不认识我星爷啊!快把谢东放了那可是我照的。”

  “原来是星爷啊,俺是陈豪,城南新区潮歌夜总会的,咋整?”豪少说道。

  “咋整???”队长说,他好像犯2了。虽然豪少也大大咧咧的,但是这个狗队长似乎更2B。

  “对,整尼玛,丢你老母,狗队长。再见吧!”说完豪少就上车了,车门一关,汽车呼呼而过。原来在豪少和队长说话的时候红绿灯和蒙晨曦已经把谢东完完整整的关进了车后座里,只待豪少上车即可走人。

  这时,豪少打开车窗户说道:“狗队长,劝你最好不要报警也不要来追你大爷,你也是拿工资的,别整的狐假虎威到时少个胳膊,腿什么的后果自负啊!”

  这句话似乎说道狗队长心眼上去了,本来他还想带人去堵车的,但是听到这瞬间就站住了,真是一条听话的狗。

  ......在一处偏僻山路旁边。

  “小轩子看你们的呢!”陈豪说。

  “看我们啥?”夏文轩再次疑惑道。

  “当然是想办法,让他还钱了。”豪少似乎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哦哦,知道了。”夏文轩顿时就紧张了,他现在才知道混黑道原来不是那么简单地打打架而已。

  夏文轩扭脸对豪少说道:“豪少,这附近有卖杂货的吗?我想买点东西……”

  豪少有些疑惑,但是他没有问,就点了点头说,“有,前面不远就有一个很大的杂货店,里面什么都有……我们掉头。”

  在杂货店里面夏文轩没有买别的什么东西,只是买了一把刷子,还有两罐枣花蜂蜜,两把铁锹,当然钱是豪少付的。

  接着豪少按照夏文轩说的把车开到了野地里面,挨着歇马镇很近有一个小小的水库,名字叫杨洞坑水库,豪少把车停在了这里,这里面的路实在是太难走了,虽然这里是水库但是并没有一个人钓鱼,一行六人拉起谢东向水库的方向走了过去。

  谢东被踹到在地上,夏文轩和刘飞虎,郭金鑫三人一人拿着一把铁锹在地上就挖起来,这树林中的土质很是松软,可能是靠近水库的原因,一锹下去就会带出很多的泥土出来。这坑很快就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雏形。这个法子是夏文轩从黑白电影上看到过的。

  谢东忽然间抱住了豪少的腿:“豪爷,豪爷,你是我亲爷爷,我真的没有钱,我不想死,我借钱,你再给我点时间,我一定把钱借回来,我一定……”

  豪少摇了摇头,“我现在帮不了你了,现在是这位轩哥管你的事情,他说埋,我也没有办法,要不你求求他去……”

  豪少有些厌恶的蹬了了两下,把他从自己的腿上甩开。

  他又向夏文轩爬了过来,脸上的鼻涕眼泪糊了一脸,他用手巴拉了两下,就要向夏文轩的裤子上抱去。

  夏文轩赶快闪开,“有话好好说,别他妈来这套……”

  一脚踹在他的身上,他在地上滚了两滚,背后靠在树上,“大轩哥,轩爷我求求你,我家里面还有两个老人,我要是死了,他们可怎么活啊……”

  夏文轩把蜂蜜罐子拧开,用手指头在里面蘸了一下,放在最里面舔了一下,这两罐枣花蜜是真的,真他妈甜。

  “早知道今天,何必当初去赌,你说你要是不赌博,现在应该生活的很好吧!有孩子吗?”

  他好像从夏文轩这里看到了希望,其实夏文轩长得挺善良的,连声说道:“有,有,…………只不过判给前妻了……”

  夏文轩笑了笑,“前妻?老婆怎么跟你离婚了?”

  谢东的头低了下来,“因为,因为我赌……我就是个烂人,小哲哥,你再给我点时间,我一定把钱弄够了……”

  夏文轩没有再理会他,蜂蜜罐子递给豪少,让他也尝了尝,他一时间有些不明白我要干什么,但是他还是用手指头在里面蘸了一下,放在了自己的嘴里。

  刘飞虎和郭金鑫很快很迅速地在地上挖了一个一米多深的坑出来,夏文轩往里面看了看,里面的深度足够把谢东埋进去了。

  夏文轩看了看已经有些神经的谢东,其实夏文轩内心极度恐惧,他也不干真的干出什么事来,他的冷汗已经冒出了一些,只是不为人察觉摆了,只听谢东絮絮叨叨的一直在说,“我一定还钱,我一定还钱……”

  B*酷匠网“{正l。版Ec首发8

  向刘飞虎和郭金鑫扬了下手,两个人如狼似虎的向谢东飞奔了过去,双手抓住了谢东的胳膊,就向这深坑里面塞了进去。看得出刘飞虎似乎不干这样干,看得出他也很怕弄出人命,不过他在强装淡定,他知道走这条路就得这样。但是郭金鑫可就果断了,丝毫不犹豫,一点也不拖泥带水地就把谢东向坑里推。

  谢东被林埋了进去,但是还有一个头留在外面,好像是因为这土被夏文轩踩的有些实,他呼吸都有些困难,嘴巴不停的在张颌着。

  豪少站在不远处抽烟,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暗道一声:不错,有点儿意思。刘飞虎和郭金鑫身上的衣服已经湿透了,两个人脱了个光膀子,正在用衣服往自己的身上扇着。

  夏文轩慢慢地顿下身子,“谢东,你看这周围,你看前面是一个水库,有水,你再看后面,这是凤髻山,有山,有水有山,这就是有风水的地方,你放心,你死在这里,肯定会富庶你的后代的,你那个儿子以后肯定会发达的……”

  他仿佛已经有些崩溃,他眼睛看着夏文轩,不住的嘟囔着,“我不要死,我不要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