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二位恩公有何打算?”郭金鑫问道。

  “不是说了不要叫恩公吗,咋又来了,这不见外嘛。”夏文轩和刘飞虎齐齐说道。

  “是是是,二位恩公,不不,是轩哥和飞虎哥。”郭金鑫赶忙了说。

  “......”

  “我们准备去C市投奔我的一哥们,我们也是无处可去的人啊。”夏文轩说。

  “那恩公,不,是轩哥和飞虎哥我加入你们的行列可好。”郭金鑫说。

  “行啊,那咱们就多一位兄弟了啊,以前一起辉煌。”夏文轩说。

  “可惜啊,可惜。”刘飞虎说。

  “可惜什么?”郭金鑫问“可惜现在没有酒,不然咱们三兄弟可以痛痛快快的喝一场!”刘飞虎又说道。

  “以后可有的是机会,日久见人心嘛!”这话是夏文轩说的。

  ......几日后,三人到了C市碚城城南新区。

  他们来到“潮歌”夜总会,这里就是陈豪家开的。

  “三位,唱歌还是要其他娱乐项目?”一位服务员走来说。

  “麻烦找一下陈豪,我是他的同学。”夏文轩说。

  “好的,稍等一下,我给你通报。”说完服务员便走了。

  少顷,一个身高一米八高的壮汉走了出来他的身后还跟着两个男子。

  ”小轩子啊,欢迎欢迎,我就说你迟早要来找我的嘛!“陈豪说。陈豪比夏文轩的年龄大,身子骨也比他结实多了。

  ”好久不见啊,豪少,我来投奔你的。“夏文轩说。

  陈豪以前就好夏文轩打赌说夏文轩迟早会来投奔他的,夏文轩那是技校成绩优异,意气风发,他才不相信他以后会来投奔这个富二代。但是现在他真信了,现实生活就是这么冷酷。

  夏文轩三人被陈豪领进了他的办公室。

  ”红绿灯,你去把办公室的门关上,晨曦,你去把门堵上。“陈豪一进办公室就说。

  只见门关上后,红绿灯和蒙晨曦就把门堵得死死的。

  且看,陈豪一拳就向夏文轩招呼上来了,夏文轩根本就反应不过来。刘飞虎和郭金鑫顿时就要上手帮忙,夏文轩向他们摆了摆手。

  只听陈豪道:“夏文轩知道我为什么打你吗?一码事归一码事,这个事非要打你一顿才解气。”

  “知道的,豪少,我错啦!”

  “艹,现在才知错啊,你不来找我我都差点你忘了,毕业晚会的时候,你偷偷把我手机里的你的号码换成了爸爸,然后给我发短信(导演:穿帮啦,那个年代大哥大手机哪里能发短信,导演答:为了剧情需要嘛,穿就穿呗。):孩子,赶紧回来吧,儿子你买的彩票中了,中了1000万,别开晚会了!我看了以后不顾三七二十一,直接往外撒腿就跑,班主任和同学问我干嘛去。我头也不回地说:滚尼玛勒个比.........”陈豪说。

  “你知道我回家时候的心情嘛,老子激动得脱得只剩内裤了,把鞋子袜子都送给乞丐了,虽然俺家有钱,可是那都不是我赚的,所以我才经常去买彩票,你知道的,你就是这样整我的啊!”陈豪很是气愤地说。接着,只见陈豪就像拎小鸡仔似的把夏文轩举到了肩头,就要来个过肩摔。

  “豪少,别啊,你这个过肩摔我这小身板哪里受得了啊!”夏文轩已经开始求饶了。

  “我宣布,求饶无效啊。”陈豪说。

  “豪少你就要饶了轩哥嘛,那时不是他还小他天真嘛!”刘飞虎和郭金鑫也开始替夏文轩求饶。

  “豪少,我可否问你个问题啊?”夏文轩说。

  “有屁快放,求饶无效!”陈豪很憨厚的说道。

  “是这样的,听好了啊,你站稳了,听好了啊”夏文轩还被陈豪举在肩膀上,他生怕陈豪一个身子不稳他就被过肩摔了。

  “小红长得很漂亮成绩也很好,班主任很喜欢她,总是对她动手动脚的,有时候晚自习结束了还留她下来讨论学习问题,不过小红不排斥班主任的行为。全班同学除了小明都很讨厌她,并且时常对她进行欺凌,大家在她背后骂她装高傲又犯骚老爱向老师打小报告,还勾引班主任。小明是个例外,他已经喜欢小红两年多了,每天都给她送吃的用的,还帮小红整理被同学扔掉的书。而小红对于他送的东西和给予的关心毫不动容。但小明还是喜欢她,并坚持给她送东西和给她打电话,哪怕她接了电话马上挂掉。有一天,小红被人杀害在了教室里,凶手用绳子将她捆在在了她的座椅上。她的脸上盖着很多层的湿纸巾,是窒息而死的。小红头发凌乱,掀开纸巾发现她满脸淤青,衣服被撕得稀巴烂,但没有受到猥亵。死亡时间大概是前一晚的11点左右,现场还发现了一大堆开封的零食和用品。班里同学众口一词表示那些都是小明送的。JC还在兜里发现了她的手机,打开手机查了通话记录,发现前一晚的11点整小明曾打过电话给小红,通话时间为2秒。学校保卫处表示昨晚他们很早就睡了,没查看教室,学校各处大概有30个的监控摄像头都在短时间里被人打歪并用黑布给蒙住。班主任马建也表示他昨晚很早就回家睡觉了。而小明对小红的死则是痛苦不已。这对小明造成了巨大的阴影,小明准备挖一个大坑厚葬小红。我们的问题来了!!!!请问挖掘机学校哪家强?”夏文轩很猥琐的问道。

  “那他还有问,当然是山东南翔!”豪少不加思索地回答道。

  接着,办公室沉静了5秒钟,接着刘飞虎,郭金鑫,蒙晨曦,红绿灯,全都哄堂大笑。

  “艹,你又耍老子!”。只听豪少大喊一声“无敌风火轮!”。接着就只听见了夏文轩的惨叫声和尖叫声。

  .....在潮歌内部酒店偌大包房里。

  ”小轩子,你们是当服务员还是跟着我干呢?“陈豪问。

  ”当然当服务员我肯定也要特别照顾下你们,工资得高点,不过你们跟着我肯定更有钱途嘛,有你在我的生活才有乐趣,你不知道你没来的时候我都快闷死了!“豪少又说。

  ”豪少,我们当然是跟你一起干啦。“夏文轩三人齐齐回答道。

  “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跟着我干那可就是黑道呢,虽然有钱途,可是风险却是很大的,随时可能丧命,还有被条子抓的可能,你们也不是万不得已,走投无路,用不着走这条不归路的。”陈豪很严肃地说道。

  的确,夏文轩和刘飞虎还没有被逼到绝路,他们完全可以拿着那笔钱做些小生意,只要不大张旗鼓地拿出那些钱是不有人怀疑他们的,但是只要一想到他们被小混混砸摊只能跑,去打工做个服务员还被社会大哥威逼加利诱,瞬间就有一股热血在他们的身体里被点燃:为什么我们只能被欺,我们怎么不能去欺压别人。至于郭金鑫更是无处可去,他本来就是混黑的,现在被仇家追杀,找一个好靠山不失为一种最佳的选择。

  ”哈哈,那既然这样以后大家就是兄弟啦,我们兄弟六个一起干大事啊!“陈豪先入为主地说道。

  ”好,干杯,携手并进辉煌!“六人大声道。

  ......在潮歌顶层办公室内,一个很是威猛的中年男子正在听着手下人汇报情况。这个中年男子就是陈豪的父亲陈佳屠。

  ”阳仔,少爷新召的那三个人底细查清楚了吗?“陈佳屠问。

  ”佳爷。都查清楚了。那个夏文轩是少爷的同学,上学的时候关系也是极其好的。刘飞虎背景干净得一塌涂地,就一个无业游民。至于那个郭金鑫嘛..."阳仔说道这里刻意停顿了。

  “那个郭金鑫怎么,快说!”陈佳屠似乎很不满意手下人说话只说一半。‘“那个郭金鑫背景可不简单,不是一般人,不过对咱们没坏处,就是有点麻烦。”

  ......清晨的空气很潮湿,也很凉。

  这天早上陈豪叫夏文轩他们去收账,夏文轩三人很是迷茫,其实迷茫的是夏文轩和刘飞虎,他先是带着他们五个人,(分别是夏文轩,刘飞虎,郭金鑫,蒙晨曦,红绿灯)去路边的饭店里面吃了个早餐,吃了几笼叉烧包和一些蒸的百叶之类的东西,一行六个人就向从碚城最大的十字路口向歇马镇的方向开了过去……

  早上这路上并没有太多的人,路上的车都很少,陈豪开车开的不是很快,他们一边儿抽烟,一边儿看着路边儿上形形色色的人。

  {酷¤匠网“唯。q一mN正版,'(其a‘他都;是盗6y版

  碚城的清晨微微的有些凉意,歇马镇更多的是闷和潮湿,他们到的时候,时间才过去半个多小时,陈豪把车停在了工业区的门口,正在站岗的保安从岗亭里面走了出来,他看了看车牌,从窗台拿了一个文件夹出来。

  他看了看豪少,然后要陈豪登记一下,陈豪在上面很随意的写了几笔,就把文件夹递了出去。

  车子进了工业区,停在一片开阔地的停车场上,陈豪先是打了个电话,但是对方好像是不敢接电话,直接把电话给挂掉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红叶飘说:

  看完一定要点撸撸啊,还有点追书,另外欢迎转贴宣传,大家也可以水点经验,当然必须要注明是转帖的哟!谢谢各位支持的兄弟们,有你们的支持是小D写作的巨大动力。

  终于码完一章吃饭了,序章可能会变一点点也可能不变,如果改了点点到时再群里通知你们。没通知就是没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