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文轩本来还不相信看在钱的份上会有人不来,但他看到了这些黑衣黑裤就知道他说的肯定是真的,因为本地的人显然知道这里的背景,也怪他和刘飞虎行事太过鲁莽连这酒店的背景都没有打听一下就壮着胆子来了,年少轻狂人啊。

  这时周阳又开口了:“当然了这另外一个原因当然是为你们的“安全”着想,当地人被认不出可就不好搞了。现在你们知道的太多了,要么横着出去,要么给我办事。”夏文轩和刘飞虎心里瞬间就开始骂街了,不过没有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反正就是搞坏嘛,我等屌丝最为擅长了,而且还有2万块工资拿,到对面当服务员肯定也有工资的,看在钱的份上拼了!虽然危险,但也不错。

  _酷匠网N永T久免|n费a/看小说

  “好吧,我们还是选择给你办事,但是钱可不能少!”夏文轩和刘飞虎说。

  “很靠谱的!”周阳很贱贱地说道。

  ......就这样,夏文轩和刘飞虎在周阳的“特殊关怀”下很顺利地就打入了“敌人”的内部。

  渐渐地过了几日后,夏文轩和刘飞虎逐渐和“敌人”酒楼里的服务员们混熟了,也终于了解了这两家酒楼的背景和恩怨。原本这两家酒楼的老板都是Y市道上很有名的大哥,他们两个已经几乎垄断了所有市里的酒楼行业,整个市里几乎找不出他们以外开的酒楼。而这两家酒楼又是酒楼的总店,是市里最大的两家,可以说是二人生意的“龙头”。

  道上的人都比较迷信,认为只要把“龙头”一灭,整个生意都会完蛋,所以他们二人都想把对方的“龙头”砍掉。但是两人的势力旗鼓相当,谁也不能一下吃下谁,大规模的火拼只会让其他的大哥给占了便宜。因此,明里不行就来暗的,这时周阳首先就想到要派“特工”打入敌人内部,从内部破坏起,这在之前二人的斗争中还未有过,所以夏文轩和刘飞虎还是比较“安全”的。

  夏文轩和刘飞虎随时不忘自己的任务肆意搞破坏,影响生意,他们几次都把自己拉的“翔”趁着没人看见抹在菜品里面,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做到的。但是“效果”很明显啊,客人们都声称帝豪酒店的菜越来越好吃了,味道更加了。(对面的酒店叫帝豪。)

  见夏文轩和刘飞虎的“工作”效率低下,几次被周阳叫去训话,他们很想一走了知,但是他们也知道这位大哥级的人物一定安排有人无时无刻地盯着他们,因为他们知道的太多了,他们想跑是根本不可能的。

  又过了几日,周阳认为这样实在效果甚微,不能战略上彻底战胜敌人,他临时决定给柳鹏来点“猛料”,柳鹏就是对面帝豪酒楼的老板,是和他齐名的大哥,前文有说过。

  “猛料?难道“人翔”不够猛,我懂了老板我弄点“马翔”加点“马尿”。”夏文轩迫不及待地说。

  “我让你们放一把火烧了他们的酒楼。”周阳说。

  "啊,放火,这要是出了人命怎么办?”夏文轩和刘飞虎顿时就萎缩了。

  “怎么,不敢去?”周阳很温和“慈祥”的问。

  不等夏文轩他们回答,周阳突然提高了几千分贝:“出了事,老子他妈的担着,你们不去老子就让你们出事。”

  夏文轩心里很疑问:到底是你担着,你妈担着?

  夏文轩他们知道是非做不可了,但是心里就是不服不爽。

  ......"着火了,着火啦!”此时,帝豪酒楼一片混乱,几乎成了一片火海。这火自然是夏文轩和刘飞虎放的,且看二人正从二楼的某处角落躲着。火就是从二楼开始烧的。

  周阳的人已经开始过来打砸抢烧了,柳鹏这边的马仔也出去迎战了,双方正厮杀在一起,顾客和服务员都已经跑得不知所踪了。

  “轩哥,快看财务室门居然没锁也没有人,今天正要发工资,他妈的里面的钱真多!”刘飞虎指着财务室说“飞虎,敢不敢干,把钱全部卷走!”夏文轩问。

  “敢,他妈的怎么不敢,现在一片混乱,谁知道是咱们拿的,就算条子找也不怕,咱们不都是假证件嘛。”刘飞虎说。那个年代可没有监控,当然可以这么干。

  “这回倒是学聪明了啊!”夏文轩说。

  ......在一处偏僻的街道上,这里已经离Y市不知有多远了。两个背着书包,戴着帽子的男子正走在路上。

  “轩哥,我们为什么不去找周阳要我们的"工资"?”

  “才说你聪明了,怎么就又变蠢了。那周阳能给咱们钱吗?我们去了肯定还得被杀人灭口了,我们能趁乱跑出他的地盘都已经命大了,周阳现在正在忙着对付柳鹏才放松了我们,而且说不定还有条子正在找咱们了,那柳鹏肯定也在查是谁放的火吧,到时候我们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不过咱们也不是没有收获,而且是大大的有啊,咱们这些钱总共加起了我初步估计了下至少得有60万,这下叫周阳要坑老子们,我们也给他摆一道,给他们的矛盾火上浇点油。让柳鹏把这笔钱算在周阳的头上去。你说有这么多钱咱们干什么不成,不过这些钱咱们暂时还不能一下都拿出来,得过了风头再说,我们先连夜回C市但是不要回澄江。”

  “为什么?”

  “你不知道这个年头眼红的人特别多啊,我们出去打了一个多月的工突然就有了这么多钱,恐怕条子都得来调查咱们而且那群2B青年正在大街上遛咱们呢。”

  "轩哥,那我们去哪里?”

  "碚城的城南新区,我有个在技校时候的同学在那里,他家里可是开的大型娱乐场所,大老板啊,我们去投奔他。"夏文轩说。

  “轩哥,你这个同学靠谱吗?”刘飞虎问“靠谱,当然靠谱,算得上是我以前唯一的兄弟吧。”夏文轩答道。的确,夏文轩以前没有什么靠谱的兄弟,但这个叫陈豪算得上是唯一的一号,至少夏文轩认为是。

  “那这些钱怎么办?”

  “先找地方藏起来。”

  二人边走边聊,又走了很大一段路程。

  “轩哥,你看那好像有个人”刘飞虎指着前面不远处说。

  可不是嘛,夏文轩抬头一看,只见一个浑身是血的男子躺在地上,夏文明和刘飞虎走近了仔细一瞧才发现周围还躺着几个人,模样甚是凄惨。

  夏文轩把手放到他们鼻尖处一一试过,只有最先看见那个浑身是血的人还有呼吸。

  “飞虎,救人,先把这个人送到刚才露过的诊所里。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夏文轩说。我们也在那里歇一宿。

  ......"你醒啦?”夏文轩说。

  “我这是在哪里?”那个男子问。

  “你浑身是血地晕倒在了路边。这里是附近的诊所。”夏文轩说。

  “是你们救了我,请受在下一拜。”说完男子就要从病床上下来给夏文轩和刘飞虎一拜,他一动手上输液管也动了瞬间就有鲜血流了出来。这个男子的言语投足之间浑然有一股武林侠客的味道。

  “别别别,是你自己命大我们只是把你送到了这里,救你的是医生才对。”夏文轩忙忙阻止他起来。

  “你又错了吧,你不把我送到医院,医生怎么能救我。”那个男子说。

  夏文轩显然理论不过他。这个男子对他们总之是感恩戴德。

  .....从和这个男子的交谈中夏文轩和刘飞虎知道了他叫郭金鑫,也了解了他的故事,他是被人追杀到这里的,他周围躺着的那几个人都是他的仇人,他学过功夫原本这几个人根本伤不了他的但是这些人完偷袭和阴招差点就死在了他们的手里。

  “这些仇人是Y市大哥周阳的手下,他们联合我义父手下的人围杀了我的义父,我是拼命杀出来的。我出报仇虽然我有功夫但是毕竟我只有一个人,不仅没有杀掉周阳还被一路追杀至此。”郭金鑫说。

  “Y市周阳?”夏文轩问。

  “你们认识?”郭金鑫顿时警惕了起来。

  “别紧张啊,我们也和他有梁子呢,咱们是一路人。”夏文轩把他和刘飞虎被周阳坑的事情告诉了他。不过丝毫没有提那笔钱的事。

  “原来是这样啊,我错怪恩人了!”郭金鑫说。

  “你叫我轩哥吧,我叫你鑫哥,你可比我大,你已经吃亏了。”夏文轩说。

  “好的,轩哥?”

  “恩,鑫哥。”

  “鑫哥,不知你义父是哪位?”夏文轩问。夏文轩心想他义父不会是柳鹏吧,因为他所了解的在Y市和周阳有仇的就是对面酒楼的柳鹏了。

  “Y市雷正。”郭金鑫很敬佩的说道,不过说完又是很悲伤的样子,可能是还没有从他义父的死中缓过来。

  “不好意思啊,我不应该提的。”夏文轩想不是柳鹏就好,不然那仇可就大了。

  “没什么的,轩哥,人总得学会去面对是吧,不能老是逃避,我得强大自己才能去给我义父报仇!”郭金鑫说。

  “不知鑫哥今后有何打算?”夏文轩说。

  “打算倒没有,我义父我也没地方去,不过报仇是肯定得,但是现在报不了。”郭金鑫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