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文轩直接去了拘留室。刘飞虎已经有些浮肿了,神志也不太清,只是嚷着“我要吃翔我要吃翔,再来一坨我没吃够!”。

  案子终归结了,没费什么事。叶文征还想抵赖,他让柳姬说是自己弄丢了款子害怕,才谎称被盗的。可是柳姬哪里能经得住东琪哥的吓唬,没出几招就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招了。

  叶文征被抓,在整个碚城震动很大,最受打击的就是叶治浩了。去看望的时候,叶文征老泪纵横地告诉他,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任需努力,他就作为烈士先去一步了,说只要有机会,一定得把夏文轩给扳倒,他毁就毁在夏文轩手里。其实他是毁在了秦大记者的手里,可怜的夏文轩屌丝背了“黑锅”,不过如果让夏文轩选择的话他肯定会说“我还要背,我还要背!”

  叶治浩特别难过,他觉得是他害了舅舅叶文征,因此向叶治浩保证,只要有条件,就会不遗余力地打击报复。

  对此,夏文轩已有预料。这次被牵扯进案子,看上去是在叶文征搞鬼,但夏文轩知道,真正指手画脚的是叶治浩。现在经过这一个事件,夏文轩相信,叶治浩对他的嫉恨肯定要上升级成仇恨了,(可能不止是抢翔吃那么简单了)所以,他要加倍小心,防范这叶治浩冷不丁地施y*n招。

  刘飞虎因为夏文轩对他不离不弃,彻底地为夏文轩马首是瞻,夏文轩也拿他自己的生死兄弟。

  夏文轩回到了厂里,还未在办公室坐热,就被副厂长王岳找去谈话了,前面有说过副厂长很照顾夏文轩的。夏文轩觉得这次找他肯定是好事,可是这次他错了,而且很彻底。

  “夏文轩,你被开除了!”副厂长王岳说。

  “王兄,你在开玩笑吧!不过不太好笑啊。”夏文轩道。王岳的年龄并不太大,也就30岁的样子,比夏文轩大不了多少,因此他们经常开玩笑。

  “文轩,我这次说的是真的,这是厂长直接下的命令,说你引社会闲杂人员入厂破坏生产秩序,结党营私。”

  “厂长?”

  “哦,是新厂长华仔!”

  “华仔?”

  “这是外号,真名叫罗文浩。”

  夏文轩没心思管新厂长的外号叫什么。

  “这么快有新厂长呢?”

  “是啊!”

  “据说是叶文征的拜把兄弟,是铁了心要拿刘飞虎这个事来治你,因为你把他的兄弟叶文征送进去了。”

  "那看来是没得商量了!我懂的王兄!”说完,夏文轩便把主任办公室的钥匙“啪”地放在了王岳的办公桌上。

  “王兄,我不怪你的!后会有期!”说完夏文轩已经走出了老远。

  夏文轩五步一回头最终他还是走出了这装满他梦想与希望的仪表七厂......某日夜晚,闲来无事的夏文轩和刘飞虎在某小餐馆里喝酒,并谋求今后的出路。

  其实夏文轩原本有这份稳定的工作够他一生不愁吃穿却因刘飞虎而丢了他的铁饭碗,但因为可以有一位患难与共的兄弟他认为妥了!

  “轩哥,你看我们还有小资本,不如趁着这点钱做个小生意神马的。”的确,夏文轩有积蓄,刘飞虎有土地占用的赔偿费。

  “做神马生意呢?”夏文轩苦苦愁思。

  “轩哥,你看我们饭也吃完了,不如随处去逛逛吧。”刘飞虎道。

  f酷#匠6网@6永I久S{免0L费看!L小说、

  “行,走吧。”夏文轩说。

  于是二人随处走走,突然看见前面拐角处有人呐喊:“快来买最新的光碟啦,便宜卖啦!”

  夏文轩想路边摆着卖的肯定是盗版,突然夏文轩脑子里灵光一闪,有了!

  “飞虎,走,我给你说...”夏文轩和刘飞虎边走边谋划起了做盗版光盘的生意,完全置现在正在吆喝卖盗版光碟的人不顾。

  夏文轩和刘飞虎四处打听终于得知了盗版光碟的进货渠道,还额外知道了最赚钱的碟片原来是比B更高一级的东东,于是他们各拿出了一部分积蓄购进了一批货,其中不乏比B高一级的“高级货”。

  由于他们二人虽然猥琐但是还算比较拉风的,他们一在开元路摆摊便抢了很多其他同道中人的生意,引得同道中人好生嫉妒。他们主要客源是一些猥琐大叔和一些高龄剩女以及中年大妈,这些剩女和大妈们接着买高级货好与他们搭讪,遇到漂亮的“姐姐”,刘飞虎顿时就显现得很猥琐,夏文轩则极度下流。

  他们大概摆了一个来月摊的时候,居然就收入了上万元,那个年代可到处流行着“万元户”的说法。

  可是好景不长,过了刚刚一个多月的样子便不断有城管来索要“保护费”,而且不仅仅是这么简单,他们要了“保护费”之后任然撵他们走,而且似乎只针对他们,夏文轩和刘飞虎只好带着一大批“高级货”四处流浪。

  某日,夏文轩和刘飞虎刚刚躲过了城管的追查开始摆摊,一群不良少年走了过来,他们手持刀枪棍棒,其实没这么夸张,但钢管是肯定有的。

  他仔细一看那个领头的不良少年原来是那天晚上自称“发哥”的2B青年,不过2B归2B,他们这次来势汹汹肯定是来砸"场子"的。

  "小子那天晚上让你跑了,你还到我们的地盘里摆摊。”发哥很装逼的说道。

  “去你妈的!”夏文轩破口大骂,他正被城管追得找不到地方出气呢。

  “兄弟们,给老子砸!”说完这群2B青年便开始砸摊。

  “飞虎,那光碟花死他们!”这些2B青年们光顾着砸摊忘记了自己的“人身”安全,这到让夏文轩和刘飞虎捡了点便宜,连着伤了好几个人。不过很快2B青年们便反映了过来,开始攻击人。

  “飞虎,跑啊,不要这摊了,你先跑,我垫后。”夏文轩对刘飞虎说。

  “放屁,要跑一起跑,要挨一起挨。”刘飞虎说。

  “你再不跑,我们都跑不掉,听我的,我跑得比你快。”夏文轩说着便推了刘飞虎一把,刘飞虎借着助力跑了出去,夏文轩同时背上也挨了一钢管,好是疼痛。但是夏文轩头脑清醒,在挨的时候,借着这个力,忘退出了几步,然后把手里的几张盗版光碟直接当飞镖飞了出去,2B青年们瞬间就别逼退了,夏文轩借着这个空档,逃也似得窜了出去,不一会便赶上了刘飞虎。

  “兄弟,你可终于来了,你再不来可就要折回去了。”

  “这下好了,又失业了!”夏文轩说。

  ......"轩哥,你看这个招聘:五星级酒店服务员,20000块一个月啦,我靠这他妈工资真高,不过离我们这里有点远。”某日,刘飞虎拿着一份报纸广告给夏文轩看。

  “是挺高的,我也很心动,不过不会有诈吧。”夏文轩道。那个年代还没有现在发达的传销体系。

  “管他的三七二十一,咱们去试试,碰碰运气,两个大老爷们有什么好怕的。”刘飞虎说。

  “行,咱们去试试,不过为了保险起见,咱们先去搞套假的证件,到时候犯事了跑路也不怕。”那个年代的假征价的确可以达到以假乱真的境界,因为没有发达的防伪系统。

  第二日,夏文轩和刘飞虎就搞到了一套他们二人的完整证件,于当日就前往y市应聘这个服务员工作。

  他们很顺利地就照着报纸上的地址找到了这家要招聘服务员的酒店。

  到了召人的办公室,负责召人的居然是老板在亲自接待。老板叫周阳,看不起来不像个善渣,倒像是个气势十足的黑道大哥。这让夏文轩和刘飞虎看了不寒而栗。

  “坐吧,二位。”周阳嘴角微微上翘地笑了笑,这让夏,刘二人稍微放松了一些。

  "我们看这里的服务员工资高,是闻讯来这里应聘的,不知工作内容是什么,又有其他的附加要求没有?”夏文轩问道。

  “工作内容当然是做服务员,至于附加要求嘛,那就是不是做我这里的服务员。”周阳坏坏地笑着说。

  “?不是做你这里的服务员那我们来这里干什么?我不理解你是什么意思。”夏文轩疑惑地问道。

  这时周阳老板嘴角继续上扬很邪恶地说道:“你们的工作就相当于是“特工”也可以说是“卧底”,我每个月给你们2万块,你们到对面对那家酒店做服务员专搞破坏,你们懂得。另外还有奖金哟!把他们的生意搞得越烂你们的奖金就越多。”

  夏文轩听了摇了摇头说:“我们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做人的基本原则还是有的,对不起我们不做了。”说完便要转身和刘飞虎走。

  “站住,这里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周阳一喝,办公室门口立刻一边站出两个黑衣黑裤的大汉,一看就知道是道上。这里是Y市,是一个地级市,是大城市,黑社会分子的打扮也澄江那个小镇子的打扮专业多了。夏文轩和刘飞虎瞬间就长见识了。

  “知道为什么广告要打这么远吗?”周阳开口了。

  夏文轩下意识地屌丝般回答:“因为找不到人?”

  周阳摇摇头说:“非也非也,是因为没人敢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