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出门,跟班就说:“谭所,我看这个女人可疑。”

  “别瞎说,可能是她没遇过什么事,胆小,害怕而已。”谭三毛道。

  跟班狗腿子不再说话。

  其实他也不确定,这个女人身上的疑点很多:第一,说是回家调养,但却出去寻欢。鬼鬼祟祟让小车送回家,还会有什么好事?第二,从她的表情看,明显是内心慌乱。第三,从她所说的情况来看,也是惊慌失措的表现,十几万元现金,不是个小数目,不可能像随便放在抽屉里不上锁就出去开会了。

  “唉,怎么会这样呢!”谭三毛心中暗暗叫苦,“如果是这个女人监守自盗的话,那可真不是个好兆头。可是,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还真是有这个可能。”

  “走吧,我们回所里,看来我的经验还不够对付不了这个大boss,还是得请我们杨所亲自出马!”谭三毛叹气地说道。

  回到所里谭三毛把他调查的结果都反馈给杨东琪,杨东琪歪戴着帽子他认为对方等级的确太高,谭三毛由于经验不够等级没上去肯定没法解决这个boss,所以他决定要自己亲自出门。

  第二天同样是下午,同样的时间,同样的故事,同样的跟班狗腿子,不过主角变成了杨东琪哥。

  他来到仪表七厂,在门口看到了那个值班的门卫。

  亮明了身份后,他在值班室问门卫,对那天的事情记得是否很清楚。

  “绝对清楚!”门卫答道。

  “那个人出来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异常的情况?”他问。

  “好像没有。”门卫回答道,“那个人来过很多次,没有什么异常的情况,出门的时候很还自然地像平时那样和我打了个招呼。”

  “我是说他的身上有没有什么异常,比如走路的样子是不是和平常不一样,口袋或者腰部有没有什么鼓鼓囊囊的样子?”东琪哥用期待的眼神看着门卫,似乎想得到一个肯定的答案。

  “没有,没什么异常。”门卫道。

  “你确信?”他的眼神有点失望。

  “真的没有,我确信。”门卫回答得丝毫不含糊。

  他不作声,心里开始嘀咕开了:这十几万元现金,装到口袋里或者塞到怀里也是个不小的目标,从外面看上去应该能看出来点什么的,难道会暗中转移到了夏文轩的办公室里?

  “那个人有没有拿包啊什么的?”他又问门卫。

  “没有,两手空空,好像我没见过他拿包。”门卫说。

  他听后,又是一阵沉默。“你们楼道里有监控吗?”他又问。

  “有。”门卫说,“那天单位开会的时候,确实也只有那一个人进出过办公楼,除了物管打扫卫生的一个女人。”

  “录像还在嘛?”他问。

  “在。”

  “好,要把录像保留好,明天我派人来取一份。”他说完,刚起身准备离开,就看到院内一辆轿车鸣了声喇叭朝门口驶来。

  轿车是黑s*的,车型是桑塔拉,车牌号数字是“3838438”。这辆车昨天谭三毛见过,给他汇报工作的时候特地说了车牌号。

  他心中一惊,忙问门卫:“这车是谁的?”

  “叶厂长的车子啊!”门卫答道。

  “是他自己开车嘛?”他问。

  “他有司机,但一般都是自己开。”门卫刚答完,车子就出了大门。

  到了柳姬家里,东琪哥很给力地,他歪戴着帽子,左手持一个大喇叭,右手持一瓶矿泉水,只听他大喝道:“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放下武器,缴械投降。举起手来,不然就开枪了。里面的人听着,交出臭豆腐蛋,释放人质,搬出沙发......”

  言归正传。不过剧情差不多。

  “你好,你是柳姬吧。”

  最4新jA章节%y上酷t匠网)6

  “你们是谁,要干什么?”

  “警察!想找你了解点情况。”

  ......从柳姬家里出来东琪哥并没有获得什么特别管用的线索,于是他回所里去了.......夏文轩今天被放出来了,因为拘留不得超过24时。他虽然被放出来可是他的任务可艰巨着呢,他必须尽快得找出证据证明刘飞虎的清白。出了这事,他觉得自己不能脱开身就万事大吉,那也未免太不够意思了。

  他决定去看望刘飞虎,出来后他立刻左转就去了。

  “兄弟,我就知道你会来的!”刘飞虎极其憔悴,“你知道的,我什么都没做!”

  刘飞虎那种绝望中带着希望的眼神让夏文轩很感触,“放心吧,我会想办法!”

  “兄弟,你要快点!”刘飞虎道,“从昨天开始他们就不给我睡觉了,非要我交待作案情节不可。”

  “你交待了?”

  “没有,我不能交待,否则就有口难辩了。”夏文轩道,“他们现在是给我‘熬大鹰’呢,不间歇地轮番审问,估计顶多再过两天我就坚持不住了!”

  “可不能坚持不住!”夏文轩才真正感觉到后果是令人不寒而栗的,只要刘飞虎承认了,他一切就都完了!“我马上就想办法,你一定要坚持!”夏文轩说完就离开了。

  夏文轩回到家里父母都还在上班,他累了,他真的想睡觉。

  突然,门响了。

  夏文轩他以为是父母中途有事回来了,前去开门,打开门看见是一个记者模样的美女。

  “美女,你找谁?”夏文轩是明知故问,他知道肯定是来找他的,他的这个事情不小,在拘留所的时候就记者采访了,现在说不定已经上了本地报纸的头条了,这夏文轩的心里素质是真好,这个时候了也不改他猥琐的本性去和美女搭讪。

  “夏文轩,你不认得我了?哼!”

  “你是...你...”夏文轩看着这个美女面熟可就是想不起来是谁。

  “我是秦思然啊,我是记者,你是不打算让我进你家吗?”秦思然说。其实,也不怪夏文轩认不出来,他们那天晚上跑路的时候灯光暗淡加上夏文轩的狗眼太近视加上秦思然穿的是一身正装工作服再加上夏文轩才从拘留所关了一天放出来神智难免有些不清,终上所述,夏文轩是认不出来秦思然。

  “是秦思然啊,我想起来了,那天晚上你没被流氓青年门逮到吧!”夏文轩用极度猥琐的眼神从秦思然的上半身扫到了下半身,他似乎想从秦思然那火辣的身材里看出她有没有被耍流氓。

  “你看够了没有你再看我就把你的狗眼挖出来,看不出原来你也是小流氓啊,哼!”

  “看够了,看够了!不敢啦...”夏文轩见被发现了,立刻就焉了。

  夏文轩言归正传,变得很像一个绅士。

  ”我今天有两个目的,第一,我是向你来道谢的,不过看你那猥琐样就不用给你道谢了!”秦思然说。

  “那第二呢?”夏文轩明知故问,其实他已经猜到第二个目的是什么呢。

  “还是道谢,给你个东西,你不用谢我,这是我向你道谢的!”秦思然说。

  “什么东西?”

  “一个录像!”

  “什么意思?”

  “能证明你清白的东西。”原来夏文轩猜错了,他以为秦思然是来调查他的,没想到她是来给他证据证明自己清白的。

  事情是这样的,自从那天晚上秦思然被夏文轩救了之后,回家一直想着怎么好好地感谢他一下。正好,他看到了报纸上仪表厂主任盗窃现金一案,那个主任居然是夏文轩,她的直觉认为夏文轩不可能是真凶,他是被冤枉的。她是记者又受到报社的要求去采访调查有关人员,她想着为夏文轩洗雪冤屈。第二天她就一路采访仪表七厂厂长叶文征,她的第六感告诉她他才是真凶。她正面采访无效,于是便做起了狗仔队,开始跟踪尾随叶文征,那不正好逮到了在公路上玩“车震”的叶文征和柳姬,并且捕捉到了关键信息:那就是叶文征和柳姬的对话,从这个对话中可知他们二人就是盗窃案的真凶。于是她顺手拿出了摄像机悄无声息地对车内少儿不宜的情景和对话进行拍摄,做到了有图有真相。也不知叶文征和柳姬为何这么投入连车外有狗仔队在摄像都不知道。

  这就是这件事情的全部经过。

  有了这份录像夏文轩和刘飞虎的冤情自然就可以洗脱掉了。

  夏文轩即刻到开元路派出所找到杨东琪把录像交给他要求他无罪释放刘飞虎。

  杨东琪找来一部DVD盯着视频里的画面眼睛珠子都快滚出来了,末了,才道一声:“放人!”

  夏文轩和杨东琪谈话结束的时候,已经到上班时间了。夏文轩说不能耽误办案,起身告辞。刚走到门口,外面就闯进来一个条子,“杨所儿,招了,招了,刘飞虎招了!”

  “招个毛!”东琪哥大声道,“那是我在作掩护呢,真正的案犯马上就要抓获归案了!”

  小条子瞪大了眼,一时明白不过来。

  “赶紧带刘飞虎去洗个澡,让他好好休息休息,他为本案的侦破作出了很大的贡献,不能亏待了他,该补偿的要补偿。”东琪哥说得就好像真的一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