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来也巧,夏文轩和叶治浩还真是有缘,夏文轩靠着实力受到副厂长的提拔现在是车间主任,叶治浩虽然没有实力但靠着他舅舅是厂长现在是车间副主任,说来他还是夏文轩的副手,他嫉妒夏文轩加上本身就有“不共戴天”之仇于是就......别无他法,夏文轩只等着12个小时后出去,刘飞虎是不会那么快出来的,不过一切总有水落石出之时,只是时间问题。

  但是三毛的再次到来,让夏文轩沮丧无比。

  “唉!”谭三毛一进来就叹了口气,脸s*很沉闷。

  夏文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感觉有点不妙,“谭所儿,怎么样,我可以出去了吧?”

  “文轩,怎么说呢。”三毛一脸为难的样子,“上面的领导说了,这案子x*ng质太严重,现在还不能出去,可能要被拘留。”

  “唉,谭所儿,案子再严重,可和我并无关系啊,为啥要拘留我?”夏文轩有些按捺不住。

  “也没说你肯定和这案子有关,大概的意思是,仪表厂现金被盗的事情太严重,要知道仪表厂可是澄江镇地龙头企业,所以相关的人员都不太好过。”谭三毛说道,“实在没办法,上面决定的事情,我也不好改变。”

  “上面是哪里?上面就有权力随便拘人么?”夏文轩是着实着急起来了。

  “夏文轩,你别激动。”谭三毛用安慰的口气说,“不过这事我真的做不了主,反正我不能违反上面的指示。”

  看着谭三毛一副为难的样子,夏文轩也不好意思对他发什么脾气,既然是上面的意思,又能奈何。

  这个时候,乐坏了两个人,叶治浩和叶文征。

  “舅舅,他夏文轩这回是死定了!”叶治浩中午到了叶文征家里,有些得意忘形,竟然手舞足蹈起来,“嫌疑犯!嫌疑犯还有钱途么!”

  “也别小看了那家伙,他有的是鬼点子。”叶文征道,“你先静静地观察。”

  “舅舅,你说那夏文轩真的是个贼?”

  “该问的问,不该问的就别问。”叶文征道,“反正按我交待地去做就行了,别多嘴。”

  叶治浩不再做声,吃过午饭乖乖地退去了。

  叶文征自己进了书房,门一关,嘿嘿一笑,自语道;“贼?贼是随便做的么!唉,你舅舅我做贼还不心虚!”

  叶文征说到这里,有必要交待一下:就在叶文征刚调人仪表厂厂长的时候,好s*的他看上了颇有姿s*的财务科现金会计柳姬,而她为了攀个高枝,多少也有点主动投怀送抱,一来二去,两人就勾搭上了。一段时间后,柳姬发现叶文征这个高枝的力量似乎很有限,想借助他攀升实在有些困难。其实她错了,叶文征不是没那个力量,而是时机不恰当,因为财务科的正副科长,那都是有后台的,不能随便拿下来,只有等有位子空下来才可以把她弄上去。可她心急不能理解,所以便谋求了第二种好处:要钱!征哥当然不会拒绝她的“正常”要求,可是,他搞得女人又不止她一个,个个需要钱来栽培,口袋里根本就没有多少钱来满足她。无奈之下,她就出了个主意,让她利用现金会计的职务便利,私吞一口,出了事,他暗中斡旋,将事情平息下来。她开始不敢,但被叶文征说了几次,胆子也大了起来,就不断寻思着,该找个什么样的机会来实施。

  说来也巧,就在今天,刘飞虎找夏文轩送上门来了……

  其实这事儿说来也怪夏文轩,如果当初他不是有意要为难刘飞虎报当年之“仇”直接给他弄进来,现在也不会弄成这个样子。

  当时刘飞虎离开门卫值班室,刚拐进了北办公楼,碰巧有事离开会场的叶文征从楼上下来,恰好看到了他。

  随后,刘飞虎就到门卫处一问,知道刘飞虎来找夏文轩的事情,而且刘飞虎居然是常客。知道了这一情况,夏文轩当下心生一计,嫁祸给刘飞虎,扯上夏文轩,这样既能得钱安抚柳姬,又能帮叶治浩打击夏文轩,一举两得!于是,他赶忙掏出大哥大手机给柳姬发去短信,告诉她这一千载难逢的机会:没想到有人竟然送上门来当“替罪羊”!柳姬一听大喜,刚好开会前因为时间匆忙,她最后离开财务科时没锁门!

  接下来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散会后柳姬回到办公室,悄悄把那十几万元现金装进了自己包里,用最快的时间,不露声s*地先转移到叶文征那里,然后回来假装发现现金被盗,哭嚎起来。

  接下来就是报案,叶文征亲自拨通110,说事关重大,要j*ng方立即控制夏文轩和刘飞虎两人,很有可能是两人串谋作案。

  再接下来,就是刘飞虎和夏文轩被带走了。

  这件事,除了叶文征和柳姬知道,就只有鬼知道了。事后,、他出手也倒大方,甩手给了柳姬十万。她大喜过望,没想到能拿到这么多,可又有点害怕,便拿了两万给叶文征,说差不多一人一半吧。柳姬这个有点笨的女人觉得,和叶文征平分了钱,心里才踏实点。

  叶文征对柳姬说,这件事情非同小可,盗窃十万元可是大罪,千万不能对任何人透露半点风声。她问有多大的罪,叶文征说,(比你那个洞都大)坐牢要做到她成了老太婆才能出来。柳姬一听吓得小腿直哆嗦,胆怯了,说不如把钱悄悄放回到办公桌底下,说是她忘记放错地方了,一场误会。叶文征听后将柳姬奚落了一顿,说这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只要不说出去,就没人能知道。叶文征还告诉她,即使受到了怀疑,也不能乱了马脚,一定要死死顶住,千万不能承认。

  倒霉的不用说了,就是夏文轩。被拘留的他,呼天不应呼地不灵。

  开元路派出所针对仪表七厂十几万元被盗一案,召开了案情分析会,还专门成了一个侦破小组,由谭三毛任小组长。

  “谭副所儿,鉴于这个案子的影响不小,希望你们能尽快破案。”杨东琪说,“记住,也不要因破案心切而出现纰漏,比如夏文轩被拘留一事,一定要慎重慎重再慎重!”

  三毛听后嘴角一笑,说:“请杨所放心,我不给所里丢脸的。”

  东琪哥点了点头,问:“对夏文轩和刘飞虎两人,你们有什么打算?”

  “先加大审讯力度,看看有没有情况进展!”三毛回答得铿锵有力。

  “嗯,加大审讯力度可以,不过要注意影响,来不得半点马虎!”东琪哥对三毛一本正经地道,“该怎么做,你心里有个数就行了。”

  “好的,这个我还是有考虑的。”三毛答道。

  “除了加大审讯力度,还有什么措施?”东琪哥又问。

  “我已经派人到仪表厂找相关人了解情况了,下午我再过去,作进一步的了解,尤其是财务科现金会计柳姬,从她那里或许可以找到有利线索和有关证据。”谭三毛说。

  案情分析会一直持续到接近中午。

  下午,谭三毛带着两个跟班来到了仪表七厂,并没有见到柳姬。财务科科长告诉他们,柳姬因为受到了丢款刺激,请假回家调养去了。

  谭三毛听后若有所思,心想这个叫柳鸡的女人还不至于如此吧,怎么会严重到如此地步?

  理所当然,三毛哥带着随从来到她的家里,但柳姬并不在家。

  “谭所,怎么办?”跟班问。

  “等。”谭三毛干脆地说。

  下午快五点钟的时候,一辆黑色桑塔拉轿车停在了柳姬家楼下。身着便衣的谭三毛看到一位打扮颇入时的女人从车里钻了出来。

  没错,这个女人就是柳姬,在仪表厂财务科,他看到过她工作牌上的照片。

  更新!最#快上*K酷匠9\网zp

  柳姬从车里出来,很谨慎,但面带笑容,举动里还带着点暧昧。

  他看清了,那辆轿车的车牌号的数字是“3838438”,有点来头。

  轿车很快就一溜烟走了。

  他加快脚步追柳姬。

  “你好,你是柳姬吧。”在楼道里,谭三毛喊住了柳姬。

  “你们是谁,要干什么?”她似乎被吓了一跳,但态度却很强硬。

  他出了证件,“警察!想找你了解点情况。”

  柳姬一看,脸s*大变,眼神中透出恐慌,不过很快故作镇静起来,“哦,我知道是为什么事了,请屋里坐吧。”

  一进她家门,她优势倒茶又是拿水果,热情招待。

  三毛不想耽误时间,开口就问,“柳会计,那笔钱……”

  还没等他0说完,她就开始“哭诉”起她的晦气来,说怎么会竟碰上这么个事情,弄得她j*ng神恍惚……

  “那笔钱是放在哪儿的?”谭三毛不理会柳姬的“哭诉”。

  “抽屉里。”柳姬收住了“哭声”,瞪着有些惊恐的眼睛回答。

  “上锁了嘛?”

  “可能没有,忘记了,那天上午要开会,有点急,记得不是太清楚。”柳姬说。

  “你发现钱不见了的时候,抽屉是什么样子?”谭三毛问。

  “什么什么样子?”柳姬问。

  “就是有没有被破坏的痕迹。”谭三毛盯着柳姬的眼睛问。

  “没,没有。”柳姬脸s*蜡黄,“可能是我忘记锁了,抽屉没有被破坏的痕迹。”

  谈话很快就结束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