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里,夏文轩想到自己英雄救美了一回,感觉就四个字儿:颇为舒适。

  夏文轩洗洗就睡了......第二天,清晨,天空泛起了鱼肚白。今天注定是一个好听气。

  夏文轩今天早早地就来到单位上岗了,今天是他升任车间主任的第一天。这意味着什么,这就意味着他可以不再下基层,什么事不下基层,不下基层那就是他可以指手划脚地让别人去做。而且还有副车间主任呢,出了事责任还可以往外推。

  夏文轩是个很爱炫耀地人,为此他每隔10分钟就会到车间里去巡逻一番,可谓是出场镜头最多的领导,这直接的后果就是造成了背地里工人们对他展开骂战,大家都骂他是狗腿子,权限狗。

  同时他感觉到了别人看他那不一样的眼神,男人看他对他充满了敬畏,女人看他眼里充满了爱慕,领导看他一表人才,当然这些都是他自己心里YY出来的。

  这样的感觉实在让夏文轩颇为舒适了几天,接下来的几天夏文轩都沉浸在当领导的滋味当中。时间久了,他自然也就厌倦了,厌倦了他就开始想着怎么给自己谋求点实际的好处。他想到了把他爸爸也弄到厂子里来,怎么说也是国营企业呢。

  都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我呸呸!)。夏文轩还没有把他爸爸弄进厂子里来呢,他的初中同学刘飞虎不知道从哪里得道了消息就找上门来了。

  刘飞虎是夏文轩的一个初中同学,要说关系嘛,肯定“铁”,但是铁中不足啊,事情是这样的,有一次夏文轩被打了就叫刘飞虎去帮忙,刘飞虎听了顿时就说走,但是到了打架现场,刘飞虎见了对方有10多个人,而他们只有两个人他顿时就阉了,只听对方领头的一句“我今天只打夏文轩一个人其他人若是敢帮忙就一起打”,听了刘飞虎就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夏文轩一个人冲了过去......有了这件事以后直到初中毕业夏文轩都没有再理刘飞虎,现在他找上门来帮忙,夏文轩想了想,事情过了这么久,而且作为兄弟虽然他先不厚道但是也不能让他和自己一起挨打,夏文轩想就帮他一次吧,以后和他就各走各的吧。

  可是事实相反,夏文轩和刘飞虎后来并没有各走各的,他们成了真正的铁兄弟,生死与共,不离不弃。当然这只是后话。

  虽然夏文轩心里已经答应他了,但是他睚眦必报的性格决定了他让好生为难刘飞虎一番,这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刘飞虎经常向他厂里跑。

  没用多长时间,刘飞虎就成了仪表七厂的常客,一开始门卫还拦住他,要他登记,再后来熟了,点头一笑就放行。

  但坏事情总是不期而至,让人来不及防备。

  几天后,当刘飞虎再次大摇大摆地踏进仪表厂大院时,一场无妄之灾悄然而至。

  一楼是生产车间,说来也巧夏文轩的主任办公室在二楼就紧挨着财务室,一切的祸端,都出在这财务科上。

  那天上午刘飞虎大摇大摆地来到厂子里时,照例和门卫热乎地打着招呼。

  “今个上午厂里领导开大会,都在六楼大会议室呢。”门卫接过刘飞虎丢过来的烟笑呵呵地说。

  “哎哟,怎么开会也不通知我一声,怎么说也算个编外人员吧!”刘飞虎哈哈笑着,“反正我也没事,上去等等,就是不知道你们夏主任有没有锁门。”

  “那我可不知道,你上去看看吧,实在不行来我这值班室坐坐。”

  “好咧!”刘飞虎答应着,朝2楼走去。

  不巧的是,夏文轩的门锁了。“狗r*的怎么学会锁门了!”刘飞虎用力拍了下门,发出“嗵”的一声响。他本想下楼找门卫的,可他太懒了,虽然只是二楼,但连续爬上爬下的他也不愿意,索x*ng抽支烟,在走廊里转悠转悠再下去。

  走到财务科门口时,刘飞虎瞥眼瞧见房门的缝有点大,伸手一推,嘿,开了。

  “搞不死的,还能找个地方歇歇脚!”刘飞虎这个乡里人完全没有想到这么进去会有什么不妥。

  财务科分里外两间,他下意识地没乱走,只是在离门口最近的办公桌前坐下来。办公桌玻璃台面下,压着一张卡通年历,还有好多部门人员号码,最显眼的是一张人物照片,好像是在山顶上拍的。照片中的女人笑得很阳光,曲卷的头发被风吹起,还蛮有姿s*,不过很明显,年龄不算小了。“不老不小,这个年纪,要命!”刘飞虎吸了口烟自语道,“看面相,非良家妇女。”说道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下刘飞虎的感情史了,他曾经拳打南山敬老院,脚踢北海幼儿园(跑题了),他曾经追求过一个比他大好几岁的同事,他追她,然后她嫌他小就没同意,他是很痴情的那种,一般喜欢上了就不容易换了,结果刘飞虎一发不可收拾,一念执着地爱上搞姐弟恋。

  刘飞虎边探下腰到桌子底下去捞垃圾筐,烟灰要掉了,不能乱弹。

  就在刘飞虎腰还没直起来的时候,门突然没推开了。听到动静,他忙直身回头,看到了一位负责打扫卫生的物管大姐。

  物管大姐盯着他看了几秒钟,问:“你是谁?”

  “我来找人的,找夏主任。”刘飞虎冷不丁被发问,还有点懵头。

  “都开会去了,这里没人。”

  “是的,我知道都开会去了,在这等等。”他感觉这个打扫卫生的老大姐看他的目光不对,有点怀疑他作为一个良好公民遵纪守法的秉性。

  对视了几秒钟之后,物管大姐木讷地带上门走了。

  “娘的,啥眼神!”刘飞虎有点气愤,不过转念一想觉得也正常,而且不但觉得正常,还意识到得赶紧走了。这里可是财务科,万一要是啥账目除了问题,还说不清呢。

  等不到夏文轩散会,刘飞虎先离开了。出大门的时候,还不忘和门卫打个招呼。

  刘飞虎在茶馆看了一个多小时的录像(你懂)看看中午了,他想还是再去找夏文轩,一起吃个午饭,好尽快把工作落实,想法还没下心头,呼机响了,是夏文轩用办公室电话打来的,有点不正常,让他立刻去办公室找他。

  搞不死的,这小子不知道搞什么鬼,刘飞虎嘿嘿笑着自言自语骂了一句,拦了辆人力车赶往仪表厂。

  到了七厂门口依旧和门卫打着招呼,可门卫好像不认识他了,还让他登记。“娘的,神经病!”刘飞虎在来访客人一栏里签了字,狠狠地摔下笔。

  u更新v…最7}快上酷tv匠网

  上了三楼,一进夏文轩办公室,发现还有身着制服的条子。

  “怎么,你小子犯着了?”刘飞虎走到一脸心事的夏文轩面前问。

  “飞虎兄,我跟你说了,镇静啊,等误会弄清楚就行了。”夏文轩急切地说。

  刘飞虎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两名条子就把他左右胳膊给扭住了,“你是刘飞虎吧?”

  “是。报告长官!”

  “好,跟我们走一趟,有点事情需要你的配合。”

  “啥事啊,这里不能说么?”

  “不能,你必须跟我们回去!”条子义正词严的说。

  看着条子严厉的脸s*,刘飞虎突然觉得有些不妙,事情可能并不是他想像的那么简单。本来他以为是夏文轩有啥麻烦,需要他解释一下,但现在看来根本不是。

  “你们要干什么?”刘飞虎挣扎起来,“凭啥抓我!”

  “到所里你就知道了!”

  “我到底怎么了?”刘飞虎又气又急,“文轩哥,怎么回事啊!”

  还没等夏文轩开口,条子就答上了,“怎么了?你好好想想今天上午你来仪表七厂干了些什么?”

  “我没干什么!”

  “留着力气等会做口供吧你。”条子说完,扭着他就向外走。

  “好了,谢谢你的配合。”另外条子道,“不过你也得跟我们走一趟,这是办案需要。”

  夏文轩长长地叹了口气,点点头,也跟着条子走了。

  二十分钟后,夏文轩和刘飞虎分坐两辆j*ng车,被带到了开元路派出所。

  夏文轩确实很配合,虽然他一肚子怒火,但他知道,这个时候发怒并不见得是个好事情,得耐心点。

  和夏文轩相比,刘飞虎一点都按捺不住,“唉,我说,这是怎么回事啊,你们j*ng察就这样随便抓人?”他被直接带进了审讯室,这一点可比夏文轩差了,夏文轩是被比较客气地带到了内勤办公室。

  “我们没抓你,只是找你谈谈。”条子拿出了审讯记录本。

  “有这么谈的嘛?像对待犯人一样?”

  “我们也没说你不是犯人。”

  “你们啥意思,我怎么了,我要告你们,你们没有权利随便抓人!”刘飞虎大声喊叫起来。

  “嚷嚷啥!嚷嚷个J8蛋儿啊!”一个很强有力的声音带着丝猥琐从门外传来,随后,一个青年模样的歪戴着帽子的痞子警官板着脸走进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