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上树叶落满,是从天而降的残叶,经过时间的推移,他们如飘絮一般慢慢落下,慢慢叠加,然后他们会如雪一般的覆盖住大地。

  它们会随时间腐朽,随光阴破碎。

  今日的模样,在度过今日的时候被剥夺今日的色彩,又在明日时,被明日的今日所掩盖,周而复始,终于没有了旧时的轮廓。

  忘却成了追忆,记忆中的美好化作了最悲切的眼泪,落下,泪滴中印着过往,记得你的当初,而现在你不在属于我。

  我活在你的记忆中,你真实的在我面前,我心不悔,爱如此,放弃了才痛苦。

  徐晋从树上看着地面的风景,听着楚河和陈冲两人走路的声音,看着周围腐朽的树叶,和随时准备落下的它们,莫名的想到。

  但是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想到这些东西,只觉得眼角处似乎有水滴落下,他只当做眼睛太过疲劳。

  他现在有着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对于焦阳七人,他因为不知道这些人当中谁强化了嗅觉,谁强化了听力,所以干脆掩住自己所有的气息,让人不起一丝察觉。

  徐晋就这么的藏匿在树梢之上,利用浓密的树叶挡住别人的视线,他在等候最好的时机。

  他如猎人一般,等着捕获猎物,在猎物最放松的时候。

  陈冲和楚河走到一处,他们两个在这个小队里面算是关系最好的了,所以有什么话都会直说。

  他们心中都有所顾虑,所以会在远离了焦阳,才开口说道:“你见到劳尔那哈巴狗一般的模样了没,我看着就觉得恶心。我可想不到有什么人能比他更恶心,更不想和这样的人有过多的交际。”

  “我也是,很讨厌他,我实在想不明白老大到底看中这个家伙的什么有点。他简直就是一个马屁精,除了这个以外,他还有什么呢?”

  陈冲眼睛扫过四周,周围静悄悄,他说话的声音显得格外的刺耳。

  “还不是老大喜欢他的阿谀奉承,哪天这个人被老大抛弃,我一定要狠狠的上去踹几脚。”楚河的脚不住的往下踢,似乎他的脚下有劳尔似得。

  “呵呵!”陈冲干笑道,“我也期待有这么一天。”

  楚河的心中似乎还不解气,踢了巨树一下,震得树叶纷纷落下,这才愤愤的坐下,任树叶落在他的头上。

  “不过,他如果不这么如狗一样的跪舔,你以为他还有什么实力能呆在这个小队里面吗?”

  “嗯,应该没有了。”陈冲不知道思绪去了哪里,对楚河的问题随便应和了一声,然后就双手抱住双脚,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过,那个妞也确实漂亮,希望不会被老大玩死。”因为不说话,周围变得安静了很多,楚河也借此想到了更多的东西,比如美丽的伊莎贝尔,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我可不想再去奸*尸。”

  楚河想到上次和其他几人在那里奸*尸就一阵恶心,他们上一次也抓住过一个女探险家,也同样是焦阳先玩。

  但是没有想到那个女探险家那样的贞烈,竟然不堪侮辱,咬舌自尽。

  “这么漂亮的女孩,即便是奸*尸我也愿意。”陈冲在大家一起的时候没敢把自己的意*淫表现出来,这时候只剩下他和楚河两个人,就显得无所忌惮。

  两人坐在这里无聊,聊了很多,从劳尔什么也不会,但是抓住焦阳的好大喜功而备受焦阳的照顾。

  A$酷Z…匠GC网N8唯#◇一正+版*,c!其}》他都是;●盗V版

  到陈冲强化的嗅觉,擅长追踪,楚河是一个水元素控制者,孟郊肉身强大无比,一般团队作战的时候,充当肉盾的角色。

  而莫子良强化了耳朵,是一个顺风耳,到最后说出杜岩师从著名的催眠大师德伊克大师,擅长催眠他人。

  只是连他们两人没有想到,他们就这么的把自己整个队的底细说给了徐晋听。

  徐晋静静的听着,心中已有一计,这一计,他可以把这个小队的七人一网打尽。

  “对了,你不觉得杜岩的精神有毛病吗?”说道杜岩,楚河想到了前几天发生的一件事。

  “怎么了,我看杜岩挺好的啊。”

  “我以前也是这么认为,但是我前几天看到杜岩对着空气说话,那样子就像是一人分饰两角。”楚河停了一下,“我当时怕我冒昧的上去,会让杜岩精神崩溃,就没有上去打扰。”

  “他都说了什么?”陈冲好奇的问道。

  “说的是劳尔,说要把劳尔踩在脚下,不过说到劳尔,我的想法和杜岩一样我就生气,要把他踩在脚下,让他舔我的脚趾甲。”楚河冷笑的说道。

  “那估计你得去另一个世界去完成把我踩在脚下的这个愿望了。”

  楚河骤然听到如此冰冷的一句话,整个人先是一愣,见来人是劳尔,便释怀了,“是你啊,我没有去找你,你自己倒是找上门来了。”

  “你不是说要把我踩在脚下吗,我怎么不来呢?”劳尔冷冷的说道。

  “是的,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楚河身子化形,他练得是水元素魔法,能把自己的身子化水。

  此刻他如波涛一般,瞬间来到劳尔的后面,“你何苦过来自寻死路呢?”

  “可能不是我吧。”

  “哧”楚河一愣,一击成空,楚河竟然如他一般,化成水元素,躲开了他的攻击。

  这是那个无用的劳尔吗?

  他的思维还转不过来就突然绷紧神经,危险。

  他想要躲开,却发现自己的身子在逐渐的变冷。

  “什么时候。”他瞪大双眼,看着自己的胸口,不敢置信。

  一个木柱把他固定在地上,如同被审判一般。

  “我死了吗?但是为什么我还这么清醒。”

  “你还没死呢?”一个声音传来,把楚河突然叫醒。

  楚河睁开双眼,看着眼前的一切,黑色的,他靠在树旁,旁边的陈冲还在睡觉。

  “原来只是一个梦啊!”楚河想到刚才,还有些冷汗直冒。

  “这不是梦,你已经死了。”又一个声音传来,声音与刚才一样。

  而楚河仿佛刹那间被点醒一般,整个人僵硬在原地,身上插着尖木。

  “我死了,原来…”他悠悠睡去。

  这如真实的梦,让他冷汗直冒,“我死了。”

  楚河大叫道,从地上跳起。

  “刚才只是梦。”

  “现在依然是,你已经死了。”

  楚河刚刚弹起的身子,一下子变成僵硬如尸。

  这是一个真实的梦境。

  楚河在死与生的过程中来回。

  他忘了什么是生,什么是死。

  因为他只剩下了梦境,在没有现实。

  他的沉溺,甚至没有听见陈冲的那一声惨叫,他惊恐的脸上分明挂着,竟然是你,这四个字。

  “一人。”徐晋默然的看了一眼死去的陈冲,转而拿着如枪一般的尖木,看着还在梦境中徘徊的楚河。

  下一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