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莎贝尔不停的哀求这七人放过自己,可是她的请求一直被七人无视着。

  弱小的兔子如何能得到大灰狼的怜悯呢?

  劳尔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的女人,伊莎贝尔的艳丽足以比肩璀璨星辰。

  金发碧眼,高挑的鼻梁,唇红齿白,配上现在楚楚可怜的模样,都让人有想要冲上去的冲动。

  比如劳尔,他现在就恨不得扯烂伊莎贝尔身上的牛仔短衫,褪去她的短裤,恨不得自己能够欺身压住她,凝听那悦耳的乐章。

  但是他也只能在脑海中想想,真做却是不敢。

  可是美色当前,即便劳尔只是脑海中想想这些淫*秽的东西,也能沉溺于幻想中不能自拔,只见他的口水顺着嘴角淌下,入戏了,就忘了周围,他浑然忘了自己身边还有一个老大。

  i酷)匠!m网i&首_1发

  更重要的是他的老大还是一个喜怒无常的人。

  “咚”

  只听得一声闷响,劳尔完美的梦境幻化成了一面镜子,被重力一击,顷刻间化成碎片。

  而梦中的故事,也如镜面一样,从整体变成了散落的个体,并一片片散落,再也链接不上。

  不是神话的世界,破镜难圆。

  这样一下,他就这么的被拉回了现实,他抚摸自己被偷袭的地方,眼睛微露狠芒,在没有人发现的时候,又随即消失,并立即摆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老大,为什么要打我啊!”

  “我这不是打你,而是让你清醒一点,这个女人,我现在还没动,要知道我都还没碰的女人,你这小子还给我惦记上了,是不是日子过得太舒坦了,刚才如果我不让你清醒一些,你还知不知道你的身边还站着我这个老大。”焦阳感觉单单只是手打了一下还不过瘾,脚已经抬起,只要劳尔再多说一句,就一个飞脚过去。

  劳尔聪明至极,他早已经有所察觉,闭嘴不言,默默的退到了旁边。

  焦阳看到劳尔默默的站在旁边不在说话,也知道劳尔识时务,就把脚放下。

  他当然知道劳尔没有一点用处,在他的身边也完全是混吃混喝,混冒险星点。

  但是他还是愿意把这样的人留在身边,因为劳尔嘴利索,会懂得阿谀奉承,并且能看懂自己的处境,懂得放低自己,这就满足了他的虚荣心。

  这六个跟着他的人的品性,他怎么可能不彻底的了解呢?他可不会往自己的身边放上一个定时炸弹,也不会放一个自己控制不了的人。

  杜岩作为一名精神能力者,却非常胆小,虽然可以委以重任,但是对于胆小的人却不能太捧着,那样容易让他们自信心暴涨,胆小的人自信心暴涨以后,就会觉得自己不可一世,容易不在乎细节,这样在执行他交代的任务的时候,就可能马虎大意。

  所以对于这样的人,需要时常的压制,让他们觉得自己永远不够好,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们小心做事情。

  另一边陈冲则只是一个随大流的人,没有自己的主见,说话不知轻重,只要他身边掌握其他人,陈冲就只会顺从,不会反对。

  楚河不同,他是一个很有主见的人,他也乐得让他表达出来,然后去否定他的意见,让他心里饱受打击,然后唯他的命令是从。

  莫子良性格很普通,虽然有意见,但是喜欢埋在心里,对于这样的人,他只会跟风,也秉承着多数服从少数的原则。

  而孟郊是一个堂堂正正的汉子,为人耿直,是那种为了兄弟两肋插刀的人。

  焦阳正是因为如此了解这六个人,才能利用六人各自的优缺点,把他们玩弄于鼓掌之中,其手段阴阳同谋,恩威并施。

  “再有,哪一次我吃完大餐以后,你们是没有喝过汤的,做老大的,你们说说看,我哪次没有与你们一起分享东西过。”

  焦阳顿了一下,看看六人的表情,继续说道,“等我享用完这个妞以后,她就随便你们怎么处理,我不管,但是我没上之前,你们就是在脑海中想上一秒也不行。”

  焦阳用手指戳戳脑袋,告诉别人老大的法则就是这样。

  陈冲五人面无表情,不答话,只是低着头不去看伊莎贝尔,用来表明自己什么也没想。

  只有劳尔抬着头,恭维的笑道。

  “如果不是你有个强大的哥哥,劳资早就弄死你,就你这三脚猫的能力,根本就不够劳资看,想我…。”任劳尔的心中满肚满是腹诽,脸上却摆出一副恭维的模样,哈笑狂点头:“老大教训的是,老大教训的是!”

  “知道就好,这样才是我的好兄弟。”焦阳顺势大力的拍打劳尔的肩膀,硬是把劳尔的身子压斜,心中却想到,“你这浪子野心的狗东西,还真以为我不知道你心中在想些什么,表面的恭维掩不住你心中的气愤吧,无妨,我,就是要用我的势力压你一截,有能耐起来咬我。”

  劳尔强忍着被打的疼痛,脸上却要摆出一副开心的样子。

  只是他这种纠结的模样,却得不到其他五人任何的同情。

  楚河,孟郊他们五人被焦阳教训的服服帖帖,早已经唯焦阳是从,而且就劳尔这种跪舔式的人物这下受挫,他们巴不得见到。

  要他们现在过去帮忙一下,那是万万不可能的事情。

  “这肉,即便是煮熟着吃,也要乘新鲜吃,你们六人现在出去帮我放好哨,我要好好享受这个丫头。”焦阳见所有人都不在言语,便淫笑的看向那个双手抱腿颤颤发抖的女人,“放心好了,我享受完了,就轮到你们了,我是绝对不会吃独食的。”

  “老大英明。”六人齐声喝道。

  伊莎贝尔生的如此靓丽,无论是那身材还是这容颜,绝对都是人间极品,这样的极品,只要是个男人就会垂涎,而他们六人谁又不是男人呢?

  六人应了一声,就各自向周围而去。

  劳尔去的是正西方的位置,只是走的时候往森林深处看了一眼,眉头微皱却不说话。

  一群匪类。徐晋心中咒骂道。

  他很早就已经来到这里,却隐匿在树梢之上,那帮人的对话他听不到,但是联想到这帮人的无耻,以及旁边躺着一个瑟瑟发抖的女人。

  他就已经大概明白将要发生什么事情。

  不过他不会让自己变成一个神奇的,无所不能的英雄,更不会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人,现在马上下去,一挑七,而断送自己的生命。

  英雄救美虽好,但是前提是自己要有足够的实力就得了美女。

  他不是排斥英雄这个名词,只是他觉得自己不应该为了成为英雄而化作笨蛋。

  他更喜欢兵不血刃的杀了敌人,麻烦的事,想想就算了。

  所以以一敌七,还是算了吧。

  就是一对一,他也要找最轻松的办法。

  而且这世界还有什么比在别人沉迷于欲*望之中的时候更容易杀呢?

  想到这里,他扫过正准备向女人下手的焦阳,“你,就等到最后吧,不过如果你的执行力不足的话,说不定你还没吃到眼前的美女,就被我杀了。”

  只是徐晋心中的想法并没有被焦阳听见。

  焦阳现在正陷入自己美好的幻想中,他在想着哪种姿势更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