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是先有鸡蛋再有鸡,还是先有鸡再有鸡蛋,这个神奇的论证就如男与女谁先出现一样,可能是同时出现的,但是人又是怎么产生的呢?

  这个问题似乎太大,也很难解释的清楚,但是还有一个疑惑,那就是男与女交配的欲望又是如何产生。

  或许人本就贪婪,所以邪念可以肆无忌惮的在人的脑海中横冲直撞。

  与邪念同样令人觉得不安的是预见。

  预见是一件极为可怕的事情,因为可以预见自己的未来,所以人会对未来产生惶恐,而拒绝接受这样的未来。

  正恰恰是因为碌碌无为的预见,人们对于未知的探索更加的崇拜。

  只是谁也不曾知晓,其实探索需要能力,能力越大所能探寻的东西也就越神秘。

  而如果能力不足以挑战探寻的东西的话,只能是自寻死路。

  伊莎贝尔或许是这样的人,她现在独自一个人走在这个森林之中。

  她自己心中清楚的很,她并不是一个能独自处理各种意外的探险家,当然她也没有接受过这个森林里面的任务。

  她之所以会在这里,完全是因为随从,她热衷于冒险,却对于那些小打小闹的任务没有任何兴趣。

  恰好她又有足够的资本对那些小打小闹的任务进行漠视,毕竟她有一个对她宠溺的亲哥哥。

  而且她的哥哥能力超群,其探险者的等级早已经到了七星,正往八星冲刺中。

  所以她坚信无论是什么任务,她强大的哥哥都能保护她,以此为依仗,她会市场的发些小姐脾气,逼着她哥哥带着他去做各种危险的任务,包括这一次危险的森林任务。

  只是此刻,她却因为一件事情和她的哥哥闹翻了,因为这件事,她选择独自一人在森林中晃动。

  不过她虽然使性子,故意离开团队,但是也清楚这个森林太过危险,不是她自己长久呆下去的地方,所以离开的时候并没有离团队太远。

  Z看正41版d章、节上酷$匠…,网

  而且她也相信团队里面的那个强化眼睛和耳朵的人,还有那一个精神力探测者一定可以找到她。

  她如此坚信,而且这种想法和她的哥哥的想法一样。

  只是她没有想到的是,她会因为自己在森林里面睡觉,从而导致强化耳朵的人听不到她的声音,找不到她的人。

  至于那一个精神力探测者,更是掌握不了她的行踪,因为她身上的那条水晶项链带有能够抑制精神力的追踪,任何精神力追踪对她都是无能为力的。

  就这样她离开小队已经有整整一天一夜了,从初时的无所谓,到后来的生气,再到现在的懊恼。

  “怎么做人家的哥哥的,妹妹都不在一天一夜了,也不来找,不关心一下。”

  …“我离开了,也不知道挽留一下,怎么这么小气,这么小心眼。”

  …“我好害怕,哥哥你在哪里?妹妹不闹了,真的不闹了!”

  就这样时间过得越久,伊莎贝尔的心越是慌张,尤其是到了晚上的时候,听着四周传来的叫声,伊莎贝尔就觉得自己的脚在跟着这些声音打颤。

  “呜呜……,哥哥你们在哪里,伊莎贝尔不闹了,伊莎贝尔会好好听你的话的。”

  伊莎贝尔在森林中乱走,没有感觉到地上的树枝,被绊了一下,摔倒在地,这一倒,直接把她心中的防线打倒,她的精神在刹那间崩溃。

  她直接坐在地上哭了起来,“哥哥,伊莎贝尔再也不闹了,你快过来啊。”

  夜晚林间沙沙声音此起彼伏,正如她的哭声一般。

  她哭了很久,很久,直到累了,也没有人听见。

  就这样她哭累了,就坐在原地,累了,就想要睡觉。

  只是刚等她眯上眼睛,“呜”的一声从森林里传来。

  乍然而现的声音,惊得伊莎贝尔的睡意全无,她心里害怕至极,眼睛扫过四周,见黑暗中绿光点点。

  连忙起身,往另一处跑去,走的时候,甚至掉了一只鞋也没有去捡。

  只是连她也没有想到的是,她才出狼窝,又入虎穴。

  眼前的七人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

  她单单从这七人的脸上就能看出,这七人绝非善类。

  果然七人一过来,就把她制服在地,不仅如此,在制服她的时候,七人还不停的在她的身上乱摸。

  “你们要做什么?”

  “当然是抓你了。”杜岩开口说道,他们在这个地方守了三天,第一天找人,没有找到,第二天等猎物,等到的却是猎人。

  直到这三天的晚上,他们等到了心目中最理想的猎物,一个极品的**。

  **********************************另一边徐晋感受着这静夜,他没有选择今晚在这里睡过。

  他已经睡的够长了,而且对于那七人的仇恨,他是有增无减。

  这个夜,静,凉如水,天上的月光也如白日的日光一般被树叶遮挡,进来的光芒成幽绿色的,隐隐间泛着寒气。

  寒光与暗完美的结合,并一起缔造了极度危险的森林的夜路。

  但是他的仇恨在滋长,这种危险在仇恨的面前也变得微乎其微。

  那七人虽然已经离开了三天了,但是这三天还不足以让这七人离开森林,所以他还有机会。

  更重要的是以这七人的行事作风,势必还会在森林中猎杀其他的探险家,以防止他们因为放弃任务而降星。

  既然他们想要继续猎杀其他的探险家,那么他们必须要埋下陷阱,既然如此,那就肯定走不远。

  实际上焦阳的等人的想法正如徐晋现在所想的一样。

  不过这并非徐晋如何的聪明,只能说贪欲者永远欲求不满,所以他们的思想和行为大多被人所揣摩清楚。

  夜色静谧,幽绿色的光芒摄人心魂,肤色与之接触,隐隐间透露出一种寒意。

  这股寒意如冬日拙劣的风华,令人毛骨悚然。

  这里,一到夜里,树上或者树下时有叫声,叫声刺耳,如鬼哭狼嚎,令人生畏,林中鬼火漫漫,如同死域里的鬼灯一般。

  徐晋的心中有些发憷,这不只是因为森林里面的天冷,还是因为环境的阴森的关系。

  虽然他以前也在森林中过夜过,但是没有哪里能比得上这里阴森环境。

  而且今天森林里面的阴晦比之前几天更胜。

  他不敢点火行走在森林中,连一点光亮也不敢发出,这样子太危险,森林中有很多异兽,对这火光很是敏感,他可不想招惹这些麻烦。

  徐晋虽然复仇心切,但是行走却很慢,这倒不是他不想加快速度,而是怕走的太快无法看见前面的危险。

  能看见的陷阱并不能被称之为陷阱,而突然而至的危险则会让人的思维短路,从而找不到任何办法解决。

  “呜,呜,呜…”

  一切如此突然,刹那间,从天空中突然传来呜呜声,如同夜晚猫啼,又如小孩一般的哭诉,徐晋心下一寒,寒毛直立,当即停在原地不敢动弹。

  很危险,极端危险。徐晋心中不断的给自己施加暗示,并告诉自己要立马逃离,只是脚上的动作却不能施展。

  声音是由上而下,由远及近,也越发密集。

  “该死的,这又是什么鬼东西,这个森林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徐晋心中暗骂,他的心急如火,脚下却不敢有丝毫的动作。

  “呜呜”的声音更近了一些,而徐晋只能愣在原地。

  “噗”的一声破空声,乍然之间一束紫光从他的右脸侧飞过。

  这束紫光来去匆匆,从出现到消失只是一瞬。

  但是徐晋却感觉到自己的右脸似乎被尖刀划过一般,突然一股凉意,然后脸颊上似乎有东西慢慢流下。

  之后便有一些酸疼,他的脸破了,虽然只破了一层表皮,但是因为害怕而落下的冷汗却滑落到伤口里面,一阵酸楚,隐隐作疼。

  “这是怎么一回事?”徐晋喃喃自语。

  但是还由不得他的思绪散开,“呜呜…”之声再次响起。

  这一次这声音比上次更加的尖锐,更加的密集。

  而让徐晋感到心凉的是声音过后的场景。

  只是一瞬,成千上万的紫光朝他而来。

  紫光如万箭从天而降,杀意十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