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森林里面的古树,颗颗参天,洋溢着沧桑而又澎湃的气息。

  但是此刻它就这样静静的矗立在这里,它枝叶茂盛,树干更是几个人抱不上来。

  徐晋躺着的地方枝叶低压如云,任风吹雨打,却都护这一块。

  古树不能说话,却以行动关怀着徐晋,这一天天,一夜夜,如此反复,就像是对待自己的孩子一般。

  但是徐晋并不知晓这些,他不知道自己陷入昏沉时外面的时光,不知有人守护着他,他知道自己的心好痛,好痛,痛到跪在那里,手紧紧抓住自己的胸口,越抓越紧,他想用外部的痛来抵消内心的痛。

  有一把锋利的刀割去了他的心的一部分,那一部分里面的东西,他一无所知。

  有所知才有所思,无知无思,尤如死尸,活着依旧死去,活死人而已。

  他如此清晰而又明白自己的心被割去了一部分,也清晰且明白的知道那割去的那一部分,如今像是隐藏在迷雾里面的东西,无从知晓,即便是拨开迷雾,但是迷雾之中的东西早已经远离,消散。

  他明白,也很清楚,有一段回忆从他的心里被彻底的抹去了。

  他的现在心中充满了悔恨,悔恨自己的盲目自大,同样他的心底也充满了仇恨,仇恨焦阳七人的凶残。

  “我要杀了你们,我一定要杀了你们?”

  此刻徐晋的表情近乎于癫狂,这份癫狂,连带恨上卖给他龟息功的那个人。

  他的龟息功是一个游历的僧人交给他的,当时那名僧人曾经对他说他与佛门有缘,所以赠他这门功法。

  而龟息功也如僧人描述的一般无二,运行龟息功的时候,只要摒住自己的呼吸,放松自己,就可以与周围环境融合,并达到一种天人合一的境界。

  这种境界会让施展功法的人无色无味,与天地融合,达到常人肉眼不可见的地步,而且这种情况会持续三天,三天过后,身子完全恢复,并且体魄能力更胜从前。

  当然他的副作用也曾说过,就是会让使用这个功法的人失去一段记忆。

  最早的时候,徐晋并不以为意,因为那时候他对记忆什么的没有什么概念,觉得少了就少了吧,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是等他第一次使用完龟息功的时候,就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

  那一次他从龟息功中醒来,他也是用手紧握住自己的胸口,头更是向墙上砸去,他想要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

  那天他哭的无声,泪水自流,止都止不住,这种情况谁也无法去安慰,因为他自己都找不到原因。

  如果这是一段重要的回忆,已经不记得了,那那这段记忆的消失等于抹杀了他存在过的痕迹,那对于他来说,就等于从前不曾有他,那未来对于一个没有过去的人又能代表什么呢?只能称之为绝望。

  为什么有未来,是因为过去有所遗憾,才用未来去填补,否则未来的存在毫无价值,也不应该有未来。

  }更新.最Cc快上酷W匠F网?.

  死去,就意味着以后会忘记所有的东西,但是这毕竟是死去,人死如灯灭,如此,又何苦在意回忆呢?但是活着不同,一个活着的人如果没有了记忆,那与死又有什么区别呢?

  所以从那次之后,他就发誓没有到不得不发动这功法的时候,绝对绝对不运用这个功法。

  只是他没有想到,死亡来的如此迅捷。

  那段回忆究竟是什么,为什么会如此的伤悲。

  徐晋茫然问着自己,这一问,更坚定要杀了焦阳七人,但是却不可能会是正大光明,而是要暗里屠杀。

  等着我吧?你们。徐晋看着森林的深处,目露狠光。

  草色深沉,景致略显沉静。

  这三天来,其实焦阳七人并未走远,他们先是用一天去寻找焦阳。

  可惜的是徐晋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彻底的消失在他们眼前,任他们有强化在耳朵和鼻子的人也无济于事。

  到嘴的肉就这么不翼而飞,让焦阳尤为的恼火,这就苦了杜岩了,毕竟徐晋消失的责任都放到了他的身上。

  其他人都只是在旁边看戏,浑然就没有解围的打算,毕竟清楚焦阳的为人,谁也没有打算过来自讨没趣,引火上身。

  等明白过来徐晋不可能在遇到以后,他们也果断的放弃了继续查找。

  他们已经打算好了下一个探险者,只要是落单的探险者,他们就会毫不犹豫的去掠夺对方的“第二生命”,并强取对方身上的密法。

  为了不重蹈抓徐晋时的过错,这一次他们事先做好了埋伏,确定对方不能逃脱为止。

  “老大,你说会有人上钩吗?”杜岩藏在草丛里面,现在他只剩下两只眼睛裸露在外面。

  “你如果闭上嘴的话,那么肯定有人会上钩。”焦阳没好气的说道,如果不是看中杜岩的精神力量,他早就把杜岩提出自己的小队了。

  “老大,真有人上钩了。”杜岩看到有一伙人来到他们布置的陷阱这里,高兴的喊道。

  但是他的声音还没有持续多久,他的脸被“啪”的一声打肿。

  “我怎么了,怎么又被打。”杜岩委屈的问道,他实在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笨。对方有七个人,而且这七个人不论是他们的配置,或者是实力,一看都要高出我们很多,怎么打啊。”焦阳骂道,“怎么,你想要上去送死吗?”

  “对不起,老大,我错了。”杜岩开口说道。

  听焦阳这么说,其他人也细细的打量这队从他们面前走过的人。

  他们的护甲相同,且在黑暗中还隐隐发亮,显然珍品,这个小队,走在前面的无疑使他们的队长。

  只见那个人,腰间挂着细剑,手上戴着白手套,看起来是一个使用西洋剑的高手。

  除开这个男人,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女人,但是这个女人身上没有任何的武器。

  “精神力控制者。”杜岩惊讶的说道,他刚才用精神力去探查了七人,其他人都还好进,唯独是这个女人,他一进去就被一层绿色的薄膜挡住。

  第三人拿着斧头,显然是一名战士。

  第四人是弓箭手,第五人刀客。第六名看起来平平无奇,而第七名则人高马大的。

  不仅仅焦阳在观察着对方,那边的人也在注意着焦阳这边。

  “怎么样,这个小队。”史密斯问向左青。

  “不怎么样,如果提前把那个精神力者解决掉,杨瑞就可以团灭他闷闷。

  “恩,既然这样,我们继续寻找我的小妹。”既然构不成危险,史密斯也就没有把焦阳小队看在眼里。

  既然水平不在一个层次,那么就没有争执的必要了。

  看到史密斯小队离开,焦阳暗自松了口气,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到对方已经知道他们的存在,只是没有行动而已。

  只是这一切都只是第二天的小插曲而已,虽然也没有了其他的事情。

  第三天的时候,他们已经打算好了,如果再埋伏不到人,就选择离开,毕竟他们的时间耗不起。

  只是等他们快要放弃的时候,突然之间他们的眼前一亮。

  似乎不敢相信,但是又真实的发生了。

  他们原本只想要有一个落单的探险者,却没有想到落单的探险者没有碰见,反而碰见一个女孩独自一人在森林中游走。

  “就是她了。”焦阳笑着说道,不探险的时候,他就喜欢流连于灯红酒绿之间,但是等到探险以后,他只能面对眼前的六人。

  所以这一次看到如此极品的妹纸,足以让他欣喜若狂。

  有了徐晋那次事件的教训以后,这一次,他们不在一个人上其他人伺机而动的办法,而是选择群起而攻之。

  女孩原本想要快点离开这里,却没有想到,在她的面前突然蹦出这么多人,只见她花容失色:“你们是什么人。”

  “可以让你欲仙欲死的人。”焦阳开口说道,他的心中狂喜,走了大运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