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阳听到杜岩的话,不由的怒火中烧,煮熟的鸭子飞了,这就像是生生的在老虎口中夺食,哪能不让他暴跳如雷?这种离奇的事情又怎么可能让他轻易的接受。

  “告诉我,什么叫做就像是一块木头,什么叫做就像是一块木头,难道我们这么久以来追的就是一个木头化成的人吗?不敢置信,不敢置信,如果真是这样,我们要愚蠢的什么程度,还有药医吗?”

  焦阳杂而无序的来回走动,口中吐沫横飞,瞪大双眼,那模样就像是要吃人一般。

  “但是,真的,真的变成一块木头!”杜岩惊讶的看着原本躺着徐晋的地方,此刻在那里的东西赫然成了一块木头,一块腐朽的木头,而不是一个人。

  “啪。”的一声响,焦阳反手一个巴掌狠狠的打在杜岩的脸上。

  杜岩没有防备,被这一下直接打飞出去,“蠢货,我眼睛在,看得见,不用你说,我只要知道现在那个人,我不相信我们追的一直是一块木头?”

  焦阳的神情凶恶,眼睛里不住的冒出狠芒,恨不得吃下一个人。

  “我……我不知道?”杜岩被着焦阳的这一下扇蒙,跌坐在地上,看见焦阳面露凶恶之色,还朝他过来,心中不由的害怕起来。

  “我想你也不知道,要不然也不会让他跑了。”焦阳没有兴趣继续搭理杜岩,皱着眉头看向穿着普通探险装的三人。

  “只要他没死,我就能知道。”抢先说话的是陈冲,他把自己的鼻子强化的比狗还要灵敏,哪怕是千里之外,只要他闻过那种气味,就能百分百的找到。

  更何况现在徐晋逃逸的还不是很远。

  “那就好,交给你了。”焦阳点了点头。

  “老大放心好了,你身上满是王者之气十足,什么功法不主动的跑向你这边,那个小子不值得一提。”身高稍微高挑的人名叫劳尔,他并没有多少能力,但是在这个小队里面,他算是混的最好,原因就是他擅长溜须拍马,不过他的这种行为,却很难得到其他人的认可。

  “即便是那个人逃了,他身上的功法也会带着他回来找老大的。”

  “哈哈,说的好!这次如果有多的功法的话,我赏赐你一样。”焦阳听到这些话,不由得大悦,手轻拍劳尔的肩膀。

  “谢谢老大。”劳尔听了大喜,连忙谢道,看过徐晋接二连三的秘法以后,他也对这样的功法垂涎三尺,即便是只能学到其中一样,对他来说也是莫大的机缘,可遇而不可求。

  “呸。”其他五人暗地里鄙夷道,心中又不乏嫉妒,他们也垂涎着徐晋身上藏着的秘法。

  “劳尔这小子真小人!”莫子良过去扶起杜岩,小声的嘀咕道。

  “小声点,别让老大听见了。”杜岩听到莫子良说劳尔的坏话,吃了一惊,手差点要甩开莫子良扶着他的手,但是扭头看看没有人注意他们这边,也就任由莫子良的搀扶。

  另一边,陈冲鼻尖朝外,耸动两下,森林里面的各种气味尽在他的鼻尖游走。

  森林里面树木带着一股清新的味道,地上疯长的草,带着充足沁心的气味,动物身上的异味,人身上的人气。

  有好几股,但是只有一股身上带着血气,且越行越远。

  “已经找到了。”陈冲惊喜的叫道,手指向东面,意思是徐晋人往东面跑了。

  “好,那我们追。”焦阳当即命令道,“这小子身上的密法很多,只要抓住他,逼他交出密法,我们就能提升好几个层次。”

  焦阳那边想尽一切办法寻找徐晋,而徐晋却早已经逃离了那里。

  他其实挺感谢焦阳的,如果没有那几下尖木枝插进他的手指里面,或许他就无法用替身术逃脱。

  在他被禁锢的时候,他就知道他只能用身上的另一种秘术逃脱,只是这中秘法的的启动有些苛刻,需要残害自己,以疼痛作为媒介。

  负面疼痛转化法,这是他在一个探险的古洞里面找到的一部功法。

  }@最5I新章…节!!上!酷3‘匠f‘网Ts

  初次拿到这种功法的时候,他以为这完全是自虐型的功法,学习根本没用。

  只是却没有想到他在探险的时候,遇到过数次被精神禁锢的危险,如果不是靠这种功法,他早已经死了好几次了。

  这种功法就如他的名字一般,利用肉身的疼痛感然后去除困在他身上的禁锢,减速等一切负面的效果。

  而这一次他原本想要以弄残自己的手指的前提下,让自己的疼痛增加以使用替身术远遁。

  却没有想到,手指上的疼痛根本就没有达到释放禁锢的临界点。

  本来他已经绝望,却没有想到焦阳自己拿着尖木刺插进他的肉与指甲的缝隙里面。

  这一刺激,身上欠缺的疼痛感当即到达临界点。

  更让他感到幸运的是,杜岩竟然因为疼痛的坐连法而昏倒。

  当焦阳他们去用水去泼醒杜岩的时候,他早已经使用木遁法逃离。

  杜岩的昏倒,使这里少了一个精神探查者,这更加让他走的尤为轻松。

  所以在焦阳几人还在探讨他们困住的是真人还是木头化成的人的时候,徐晋已经走了很长一段路。

  不过他走的时候,也并非自顾自的一路向东,而是一边去除他残留的逃跑痕迹,一边逃离,且悄无声息。

  他害怕的就是对面有一个强化在耳朵上的人。

  如果被听见,他所作的一切终将功亏一篑。

  树欲静,草木皆无声,唯有风吹草叫。

  手上的伤让他有些憔悴,甚至不能继续的跑下去。

  “应该离他们足够远了,应该没有事吧?”他如是想到,背靠大树,重重的喘息,手上伤口一阵阵的刺痛他的神经,但是他却只能忍住,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或许是他的愿望太过美好,美好到让人忍住不敢去看。

  树的高大雄伟,掩住了他的视线,耳朵却传来未知的声响。

  这边很安静,而森林的那边窸窸窣窣,徐晋绷紧神经,他没有想到那几个人竟然还能够找到这边来。

  难道是自己逃跑的时候,痕迹清的不彻底。徐晋如是想到。

  只是这个想法刚从他的脑海中浮现,又立马消失。

  他痕迹清除的很彻底,而且走路的时候几乎没有发出声音,这都能让他们找到,这只能说明了一个问题。

  那就是说他们当中肯定有一个强化在嗅觉上的探险者,那个探险者凭着气味找到他,因为他唯一留下的破绽,就是带血腥的气味残留在空气里面。

  徐晋眉头紧皱,这对他而言并不是一个好消息。但是他能做的却只有凝气闭神,侧听远方的声音,让自己更好的做出反应。

  另一边焦阳七人似乎无所忌惮,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响,可能是他们认为,受了伤的徐晋也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也不可能再有办法逃脱,尤其是陈冲说完那句话以后。

  陈冲闻到的气味越来越近,且不在远离,这让他说了一句话,“他好像停在那里了,估计是伤势太重了。”

  陈冲刚说完话,这边劳尔就开口说道,“老大英明,知道他会逃,就把他打残,让他逃不了多远,好让我们玩猫捉老鼠的游戏。”

  “哈哈,我原本想的就是如此。”焦阳大笑。

  看到焦阳大笑,劳尔也笑道,其他人也跟着轻笑起来,不过他们看劳尔的眼神都略显异样。

  焦阳七人已经普遍认为徐晋已经认输,放弃抵抗了。

  哪怕是徐晋自己,心中也闪过这么一个念头。

  焦阳这边是一组七人的小队,从已知的几个职业来看,他们的小队很是平衡,所以对方既然有一个强化在嗅觉上面的探险家,肯定还会有一个强化在听觉上的探险家。

  毕竟鼻子和耳朵不能分家。

  所以他现在不能继续逃,倘若他一个不小心慌不择路,到时候因为这而发出的声音,绝对会被对面强化在听觉上的人发现,这才是他最不利的地方。

  不过无论徐晋如何去想,留给他的选择已经没有几个。

  难道只能用那个功法吗?徐晋在心中想到。

  他千万个不愿意去用那个功法逃脱。

  这是他最后藏着的武器,也是最不想使用的,毕竟这种功法很是强大,但是副作用同样惊人。

  龟息功,施展此法可以匿去自己的身形,让自己变得无色无味,与大自然同体三天,而且等醒来以后恢复自己的全部力量,但是其副作用是,失去自己的一段记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