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晋千算万算之下,唯独疏忽了对方竟然有一个精神能力者的同伴。

  6酷XW匠D网首发z(

  情况开始变得有些复杂,开始的时候,他只以为对方只是有同伴藏在森林里面,他只需要为自己设计好路线逃跑就好。

  却没有想到,乍看之下,他已经算计好了一切,而对面也如他预想的一般着了道。

  只是他的想法有些太过美好。

  而这种美好的想法有些让人不敢直视。

  正面对抗的两人,都在各自算计着对方,也都以为自己计高一筹,尤其是徐晋这边更是如此。

  他绝对没有想过,也不会料到,这计中计之中还有一计,这也恰恰印证了一点,黑暗滋生罪念,而未知则是改变计划的x因素。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已经迟了,他已经被这股无形的精神力量束缚住,无能为力了。

  风吹沙动铜铃响,森林是原生态的,没有铜铃随风响动,只有树叶随风发出沙沙的声响,阳光则借由这个声音经过层层叠嶂的叶面,然后化作两束光芒。

  徐晋的的身子被这两束光芒照耀,影子化作两个,并构成六十度的夹角,把他的身子拉扯住。

  这样的画面,远远的望去,就像是人被魔鬼无情的禁锢,影子是锁链,锁住整个身子不能妄加动弹。

  徐晋现在的感受也正是这样,他想要移动,身子却被无情的禁锢,思维在脑海中,却无法传到控制身体的大脑中枢,他的身子已经被精神能力者所操控。

  而且现在操纵他身子的那东西,就在他的身子里面,是一条光波,还是一个声音,它不断的对他精神进行拉扯,并且试图进入他的大脑控制住他的全部,偏偏他还无力反抗。

  “哈哈。”焦阳看到徐晋现在的窘态,不由的大笑,他想要的情况终于出现了。

  他是从一开始的时候就打算这样的,如果只是想要徐晋的“第二生命”,他大可以群起而攻之,直接在黑暗中击杀他,只是只要“第二生命”的这个想法是多么的幼稚!

  因为每一个富有经验的探险者自身所蕴含的宝藏都是巨大的,他们不仅仅是有经验,更有与经验相辅相成的探险功法。

  这些功法大多是探险家在危险中靠自身求生的意志领悟到的,或者是在绝处逢生中所获得的。

  无论是因为那种方式获得的,这些功法都是至高无上的存在,这些功法有些是逃跑的秘技,有些则是无上的攻击法门,都是每一个探险者赖以生存的本领。

  相对于那注定不会属于自己的——需要上交换星的“第二生命”,如果能够窃取探险家身上的功法为自己所用,这对自己来说,便是巨大的财富。

  但是没有人会把自己赖以生存的看家本领交给自己的仇人,所以这时候精神能力者就可以派上用场。

  精神能力者有独特的功法可以窃取到别人脑海中不让人知道的东西,这其中就包括功法。

  但是并不是所有的精神能力者都有窃取别人功法的能力,毕竟强行阅读别人的思想,或者窃取他人的功法有伤天和,这种招数是被严令五申禁止的,凡是会这种功法的人,都如过街老鼠一般。

  但是这并不妨碍一些精神能力者私藏这种功法,比如焦阳的同伴里面就有一个,他的名字叫做杜岩。

  焦阳笑完,慢慢的走到徐晋的面前,他知道现在徐晋已经被杜岩牢牢的控制住,身体已经不能动了。

  当下一个左勾拳慢慢的运起能量,就在徐晋的面前聚集。

  有什么比明知道会受到攻击,却不知道攻击什么时候会冲过来更让人心里不安呢?

  他这时候用这种戏谑的眼睛关注着徐晋脸上的表情,希望能在徐晋的脸上透露出一丝害怕,一丝恐惧,好让自己更得意一些。

  只是结果让他很失望,这种失望让他一拳直接轰打在徐晋的脸上。

  “轰”的一声,势大力沉的一下直接把徐晋轰飞出去。

  他这人呲牙必报,刚才他的凌空九连环腿,被徐晋一一挡住,心中早已经积怨,再加上刚才徐晋大无畏的表情更是惹怒了他,当即直接无所顾忌的打过去。

  当时焦阳不攻击转而谈判,是因为知道自己无论进攻多少次,攻击都会被蓝盾挡住,从而做无用功。

  所以他才不再攻击,而且他对于徐晋身上的功法也确实很感兴趣,顺便也拖延一下时间。

  杜岩的精神攻击需要完美的藏匿好自己,让人不能防备,而且最重要的是,他需要施法的时间。

  但是此刻徐晋已经被控制,他就没有那么多的顾虑了。

  他左勾拳把徐晋击飞,接着整个人直接跟了过去,顺势一脚直接踢在徐晋的肚子上,让徐晋擦着地面飞到了树柱上。

  “咔擦”一声,参天的古树被巨力打的颤抖不已,树叶纷纷落下,落在徐晋的身上。

  徐晋吃疼,刚才的咔擦声,明显是他身上的肋骨断了,昨天的旧伤,今天的伤上加伤,让他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来。

  焦阳看到徐晋的惨状,裂开嘴来,只是这个样子,在徐晋的眼里如同恶魔一般。

  “咳咳。老大,不要打了,我的身子块承受不了。”一个褐色头发的少年口中留着鲜血从森林深处走了出来。

  他就是杜岩,他并不是想要为徐晋求情,而是现在他的精神力控制着徐晋,等于说他的生命和徐晋的生命连在一起。

  徐晋受到攻击的话,他也会有连带效果,跟着受到攻击。

  焦阳看了杜岩一眼,冷笑道:“杜岩,你应该去锻炼一下了,你这单薄的身子,以后怎么继续和我混啊。”

  “咳…是,回去以后会好好修炼体术的。”杜岩轻咳的说道。

  “算了,你这句话说的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每一次做这种事情,一受伤,你都要说一遍。”焦阳无视杜岩向着徐晋走去。

  他慢慢走过去的时候,特地扫了一下地面,五条血印,再看看徐晋的手指头满是血渍,且手指甲全往外翻,看来是刚才他用手抓地面了,真是一个愚蠢的人,竟然想用如此的方法抵挡攻击。

  不过看来我的力道还是很足。他不免对自己的力量有些得意。

  “告诉我那个蓝盾的功法,我可以给你留一个全尸。”焦阳走过去,慢慢的抬起徐晋受伤的那只手,轻轻的擦拭上面的鲜血。

  “哼。”徐晋冷哼一声,目光扫过另一边,藏着的六个人全都出来了,一个身体强壮,估计是一个肉盾,有一个穿着法术衣,没猜错的话,是一个元素法师,剩下的四个人,都穿着普通的探险装,看不出有什么特长,除了拿一个褐色头发,嘴角流血的那个人。

  “很漂亮的手,不是吗?”焦阳把徐晋的手,里外翻了一下,接着从旁边拿来一个尖木枝,直接插进徐晋的手指与指甲的缝隙里面,并且狂笑道。

  “哈哈,你说不说,你说不说,哈哈哈哈哈……。”

  手指连心。

  “啊……”徐晋和杜岩同时痛苦的尖叫道,他们两人心连心,突然遭到这种酷刑,疼的头疼欲裂,只一下便已经昏死过去。

  焦阳看的眉头紧皱,看着昏倒的两人,冷笑的说道:“这么点痛就受不了。算了,这一个就不用叫醒了,把杜岩用水泼醒,毕竟要获取那人身上的功法需要用到杜岩。”

  说完,焦阳就往一边走去,再也不看昏倒的两人,同伴在他的眼里,真就不算东西,纯粹是利用的货物而已。

  其他人看看倒地的两人,面无表情,他们早已经看的麻木,这样的事情发生的次数太多了。

  从第一次的惊诧,到后面,已经变得无所谓了。

  风一吹,水一泼,杜岩就已经醒了。

  他不管自己身上满身湿润,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指,没破,不流血,虽然有些隐痛,却已经没有了大碍。

  接着立即走到徐晋的身边,这套动作早已经纯熟,只是对象不一样而已。

  原本他以为,这次的情况会如过往一般的顺利。

  只是事情总有意外的时候,周围的人算是第一次看见杜岩这种惊愕的表情。

  以前他都是兴高采烈的去邀功,而这次他没有,只是喃喃说了一句,“他的脑海里面竟然什么也没有,就像是,就像是…。”

  焦阳也看到杜岩的神色有变,连忙跑过来,拉住杜岩的衣领,把他拉到自己的身边,大吼道:“就像是什么,你给我说清楚。”

  杜岩被这么一下,有些一愣,在看到焦阳那几乎要杀人的眼神以后,才楞然说道:“他现在就像是一个木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