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掠夺与交易

  树林像是往常一般,局部的吵闹并不影响整个森林的安静。

  风轻荡,叶子落的也缓,每一次落下,都如蝴蝶一般的飞舞,煞是迷人。

  徐晋立在原地,脸色有些苍白,这是昨晚受的内伤还没有好,所以连带整个人的精气都显得不好,神情更见颓废。

  “你在说什么,我不懂?”徐晋徐徐说道。

  他不是真的不懂,而是在伪装,他在留意着四周,他可不能相信对面的会只有一个人。

  要知道一般上了五星的探险者都已经算是探险者里面有经验,有实力的人了。

  而恰是这种人心中明堂的很,也明白如果一个探险者想光明正大的从另一个探险者身上夺得对方的“第二生命”是很难的一种行为。

  那些未被探索,未知的领地往往都充斥着危险,而经历过众多的危险的人最擅长可能不是克服各种危险,而是如何保住自己的生命。

  活着,才是走到对岸的先决条件。

  所以如果探险者明目张胆的走到对方的面前对他说--把你的“第二生命”交出来的时候。

  这多半是一种笑话。

  做出这种行为的人,要么说这一个探险者是个傻子,要么就是是摆下阳谋,周围埋伏着其他人,等到被掠夺第二生命的那个人产生一种自己只要逃脱这个探险者就能安全离开的心理的时候,让周围的埋伏者群起而攻之,杀死这个探险者。

  LJ酷(d匠网9#唯一&正$.版:,E2其…4他W都}I是,盗3版☆

  毕竟谁也不能知道被掠夺的那个探险者有多少种逃生的手段。

  很显然徐晋对面的这个人并不像是傻子,那么就只有后一种可能,那就是对面的这个人有同伙。

  “你没听懂,好吧,我再说一遍,把你的‘第二生命’交给我。”

  话音刚落,一种不和谐的声音当即响起。

  “轰”

  突兀的一下,徐晋想到对方不会是一名正大光明的人,却没有想到对方如此狡猾。

  所幸的是,他也不会傻傻的认为眼前的人会告诉我要开始进攻了。

  虽然有些出乎意料,但却在情理之中,这种情理之中的判定,足够他摆下防御的架势。

  他的右手腕凭空出现一点蓝光,对面的飞腿正好踢中蓝光,那一点蓝光原本并不耀眼,但是飞腿击中蓝光的时候,整个蓝光却像是被激活一般,化作一面光盾,抵消了对面狠戾的一招。

  当然蓝盾并不能抵消所有的伤害,如果徐晋身体在最佳的状态,蓝光可以抵去飞腿的六层左右的威力,但是现在徐晋的身子极度的糟糕,能抵消四成的威力,就算是超强发挥了。

  “轰,轰。”

  对面的攻击不会因为被抵抗了一下而停止,反而络绎不绝,且越来越快,到最后几下,飞腿已经变为残影。

  飞腿的速度越来越快,但是节奏却很规范,都是左面一下,右面马上再来一下,不落地,左右连环,如此连贯,皆是凌空,且快若闪电,一共九下。

  不过蓝盾也不含糊,东边亮了,西边也亮,对方的攻击多块,蓝光闪耀便有多块,如此,凌空九连环腿被尽数挡下。

  “你这蓝色的盾是什么东西。”那人见自己的凌空九连环腿被尽数挡下,不能伤害徐晋,当即明白徐晋的身上暗藏稀有的功法,见猎心起,便往后退了几步,忍不住问道。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毕竟你是要来杀我的,你认为我会传授自己的功法给要杀我的敌人吗?如果是,我得有多傻,有多贱?”徐晋冷笑道,蓝盾可是是他第一次做无差别任务的时候,一个组队的队友交给他的。

  只是一想到那一个队友,徐晋的脸色不免变得有些暗淡。

  那时候他们初生牛犊不怕虎,太过相信自己的实力。

  两人深入森林内部,自以为能获得最高的荣耀,却没有想到,两人里面有一个人永远的回不过来,再也不能听到世界的欢呼。

  其实当初他们两个已经完成了任务,但是却为了一个还不属于他们的东西而失去了生命。

  而这个蓝盾的功法就成了那个他已经可以生死相交的兄弟留给他的唯一纪念品,更为重要的是这个蓝盾在后来的探险中也多次保住了他的生命。

  有时候,徐晋都会去想,他会不会是上天派来他身边的守护神,要不然为什么会短短的几天里面就交给他这种神奇的功法。

  他当时说我们是兄弟,有什么功法能比得上兄弟之情?

  徐晋虽然也承认自己与他的一见如故,但是却决然没有像他一样,一见面就拿自己最好的东西给别人。

  蓝盾对于徐晋来说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即便是相识很久的人也未必会教,更别说是眼前这个一脸奸邪的人。

  “呵呵,要不这样吧,我们做个交易吧!”这个人先是冷笑两声,然后说道,只是他说话的语气依旧显得强硬。

  毕竟主动权还在他这边。

  而且他很聪明,明白自己先前的行动惹怒了徐晋,但是他并不怕徐晋会不接受他提出的交易,毕竟眼下的形势还是他站着绝对主导的位置,这个位置已经足够他摆出一副上位者的模样。

  不过他又觉得自己现在有求于人,这个表情可能会换来别人修改的功法,所以他还是把自己略显嚣张的神情掩盖起来,试图显示出自己的真诚。

  “什么交易?而且我拿什么去相信你?”徐晋明白这个人的狼子野心,也知道现在对面的和善只是为了得到蓝盾秘密的伪装而已。

  不过他还是摆出一副疑惑的神情,那样子就像是被对方的话题吸引住一般,毕竟形势如何,他自己心中很是清楚。

  “我叫焦阳,你可以去不死郡问一下,我的名讳,那里的人都知道,焦伍是我哥,我用他的名字作为保证交易的公平性的信物。”焦阳信誓旦旦的说道。

  “额,没有想到竟然是焦伍的弟弟,失敬失敬,焦伍大哥的为人我还是相信的。”徐晋开口说道,他特意把相信两字咬的很重,且脸上满是惊讶,似乎有些不敢置信眼前的人竟然是自己仰慕已久的焦伍的弟弟。

  只是在这张惊讶的表情的背后,他的心底却在呐喊:谁能告诉我这个焦伍是谁,我真不知道。

  当然徐晋并不会把自己心里的话说出,去说明自己不认识什么焦伍。

  他不是一个蠢笨的人,他需要拖延一些时间,所以他需要将计就计。

  他必须利用自己夸张的表情告诉对面的人,我认识焦伍,我上套了。

  徐晋人在弱势,只能这么做,也必须这么做。

  示敌以弱,才能在对方的理所应当中找到死里逃生的出口。

  确实焦阳被徐晋夸张的表情骗过,真就认为徐晋认识他哥哥,且如花痴一般的仰慕他的哥哥。

  “你相信我的哥哥,那我们的事情就好办多了,你知道的,他是诚信之人,绝对不会骗人的。”

  “嗯。”徐晋狂点头,同意焦阳的看法,心底却依旧在狂骂:这人的脑子似乎有些问题,你哥哥诚信又不是你诚信,不说你哥哥在这,我能否相信你,现在你哥哥都不在,我拿什么相信你。

  难不成我被你杀死之后,鬼魂去问哥哥,你弟弟杀了我,他用你的名字作保证,他不会杀我,你知道吗?

  “那就好,那我说出我的要求了,我想要你教我使用蓝盾的方法,而作为交易,我可以安然的送你出去。”焦阳以为徐晋同意了,开始慢慢的提出要求。

  无疑现在焦阳所说的这个交易,是对他最有帮助的,现在他的身子受了重伤,需要太多的时间去调养,而且森林中危险众多,太多意外事件不能防备,有人陪伴是最安全的。

  但是这个提议虽然诱人,但是眼前的人却实在不能相信。

  他现在还需要争取一点时间。

  “额,可以,但是你一个人能够保我出去吗?这个森林的危险系数,你应该明白的。”

  “哈哈”焦阳狂笑道,“你以为我一个人可以抓住你吗?我当然是有伙伴在暗处的,而且有六个。”

  “那就好。”徐晋说到,“那我就不怕了。”

  徐晋说完这句话以后,他和焦阳两人突然之间的气氛突然变得沉默。

  两人的心中都各怀鬼胎,谁也不说出,这就像森林里面的景象,看起来平静,其实暗藏汹涌。

  时间差不多了。徐晋心里想到。

  万事俱备,只欠他的下一刻的移动。

  他已经做好了离开的准备,只是却在他将要离开的那一刹那感到身子一麻。

  “这是怎么回事?”徐晋惊讶的说道。

  “成功了,哈哈。”焦阳突然狂笑道,“你想知道怎么回事?哈哈。

  我告诉你吧,你中了精神攻击。”

  精神攻击,徐晋楞然,千算万算,竟然没有料到对面有一个会精神攻击的人。

  百密之下终有一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