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什么地方,越寂静就越充满危险。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所有的今日重复着昨日的时光,事情在日光下重复运作。

  而对于黑暗却不一样,暗即原罪,在日光所不能到达的那出,存在于光明之下的另一面得以复苏,壮大,并组成原罪恶。

  驱逐了日光之下的繁嚣,留下的黑暗的死寂。

  更!新最快上a3酷,匠R网i

  正如此刻一般,徐晋感觉到周围一片沉寂,树叶落到半空停止,风吹到脸庞戛然而止,连心脏也停止跳动。

  “轰。”巨兽只是往前走了一步,却掀起了轩然大波。

  只是一步,却如同大海巨啸,又如大山从天而降。

  原本如死海一般的沉寂,一下子被撞破,天地仿若巨变,晴天变到雷霆暴雨只是一瞬。

  正如此刻徐晋的内心一般,平静的湖水突然被搅的天翻地覆。

  这是什么样的一个巨兽,如此恐怖,单单是这一股势,我便受不了。

  徐晋感觉到自己嘴角一甜,却不敢往下去看。

  这样强大的生物,谁能够抵挡,徐晋这一次算是彻底的绝望了,自己逃不能逃,抵抗那就更不可能。

  以他的能力在巨兽面前只是螳臂当车,不自量力。

  有谁能够与这个巨兽一战,或许他能,或许不能。徐晋莫名的想到那一个身影,“沈荣关”的那次任务,如果没有那一个身影的帮助,或许他早已经死在了那里。

  只是这一次他已经没有了这种运气。

  巨兽往前走了一步,又往前走了一步,这一步,徐晋感觉到自己整个身子像是背上大山一般,双脚颤抖,眼睛变得通红,慢慢的流出鲜血,之后是双耳,两鼻尖。

  只是两步,就已经让他七窍流血。

  正当危险而来的时候,徐晋突然之间不在慌张,在远超自己的实力的人面前,等待和抵抗都只是徒增自己的恐惧,唯一能做的就是释怀和安乐死。

  徐晋已经在生死簿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对不起,妹妹,哥哥回不去了,哥哥爽约了,大探险家的称号太过高远,哥哥还没有希望得到,也不能带着女朋友去看你了。

  只希望你以后照顾好自己,照顾好爸妈,找个好人嫁了吧。

  你一定要安安稳稳的过一生,别在学我一样……”

  徐晋在自己的心中还有很多话要和自己的妹妹去说,却没有想到在他已经放弃自己的生命的时候,巨兽突然架空而去。

  巨兽没有翅膀,只是凌空几脚,踩在虚空,身影已经九天,它化作一道蓝色的光芒,一下子消失在整个星空。

  巨兽一走,压力顷刻间消失殆尽,徐晋在楞然中,跌坐在地上。

  他什么也没敢去想,什么也不愿去做。

  刚才死神与他擦肩而过,却因为疏忽而放过了他。

  徐晋如此安慰自己道,刚才他的心脏骤然停止,压力消失之后,有像是要补偿方才,疯狂的跳动,那摸样像是要钻出他的身子一般。

  他不住的喘息,不住的干呕,擦去血液,泪水由不得他控制,不住的往外流。

  “我为什么在哭,我不是还活着吗?我为什么要哭,我不是还活着吗?”

  徐晋跪在那里,声音带着抽搐,悄无声息的,泪水和血水交融在一处,然后血红的颜色越来越稀,越来越稀……

  我还活着,我还活着,我尽然还活着……

  徐晋不敢置信,他哭着,又笑着,这一哭一笑,近乎癫狂。

  如此过了许久,看将破晓,森林里面的暗光渐渐褪去,他才悠悠止住自己的癫狂,他整个人躺靠在树旁,漠视远方,脑海中还是巨兽的身影。

  等清晨的光芒渐渐笼罩住整个森林,林间重新布满如仙境一般的色彩,徐晋才慢慢站起。

  这一夜,他的心情从大悲到大喜,但是度过这一夜,他已经完全变得镇定,他要赶紧回去,要尽快,这个任务不是他现在的能力所能完成的。

  他看看曾经巨兽呆过的地方,地面有一处秃露,林被变成黑渣,显然就是那个巨兽开始呆过的地方。

  想到那个巨兽的恐怖,他是一刻也不想呆在这里。

  扣一星就扣一星吧。徐晋叹息道,这个任务凭他一个人根本完不成。

  如果继续保留这个任务,就意味着,他永远不能在接受其他的任务。

  探险者工会有一个规定:所有的探险者身上最多只用有一个任务,只有等这个任务消失了,才能去接下一个任务。

  而让任务消失的方法有三种:第一种是别人做完了,然后任务消失了;第二种是自己做完了;第三种便是发布任务的原主人取消了该任务。

  如果不是上述三种情况,探险家想要解除任务,就要从该探险家的身上扣除一颗星(无关等级)。

  这个规定的生成原因就是让人们不能刷星,且脚踏实地做任务,也可以大幅度的保证探险家的安全。

  如果探险家一次接受太多任务,容易造成仓促做任务。

  急迫对于探险家来说是完全不可取的,要知道探险家所去的地方都是充满未知,充满危险的,如果不能谨小慎微的进去,极有可能丢到自己的声明。

  徐晋是不可能让自己背着一个任务一直不能完成。

  他不知道其他人能不能完成这个任务,他不希望自己赌别人完成这个任务而解放自己,也不指望有人能完成这个任务。

  要知道像这种无差别的任务很少有超过这个星级以上的探险家去做,大部分做这种无差别任务的都是想他一样,想要快速升星的探险家。

  毕竟这种任务顶级有问题,虽然对低等级的探险家有利,但是对于高等级的探险家,就是鸡肋。

  一个无差别的任务,难度系数是八级,却被定级为七级,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任务,试问哪个高等级的探险家愿意浪费时间在这上面。

  所以这回即便是会被扣除一颗星,他也认了,毕竟星可以再赚,但是人死了却不能复生。

  想到这里他迈着艰难的步伐往森林的外围而去。

  昨天见识过巨兽的人不止他一个,但是亲身体验过这种恐怖实力的却只有他一个。

  但是即便是那些没有亲身而见过的人,却能从自己那微妙的第六感判定出巨兽的实力。

  毕竟任何人对于死亡,有种与生俱来的恐怖,以及预知。

  所以那些人也必定会怀揣着与徐晋一样的想法,取消这个任务,但是他们显然不会甘心自己平白丢失一颗星。

  所以他们会选择采取另一种方法抱住自己的这颗星。

  在这个大冒险的世界里面,“第二生命”有位珍贵,这种珍贵让探险者工会工会颁布了另一项规定:拿回那些因为原主人的自然死亡而变成无主之物的“第二生命”的人,可以在原基础星数的情况下加上一颗星,当然这只是七颗星(不包含七颗星)以下的探险者才可以。

  当然前提是自然死亡,但是探险者工会却不能去判定护腕的原主人是否是自然死亡。

  这也让很多刷星人钻了空子,更甚者,很多地下工会都以卖星以赚取高额的暴利。

  那时候,徐晋初次听到这种事情,还嗤之以鼻,直到这种事情发生在了他的身上。

  “小子,把你的‘第二生命’交给我们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