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在发生剧烈的变化,不仅仅是人与自然间发生了变化。人与人之间也发生着变化,强弱之差更甚。

  唯一没有变化的或许只有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

  这是一个大冒险时代,所有的人以探险未知的世界为荣,虽然目的各异。有人会为了体验生与死的界限而探险,有人为了寻找新的文明而探险,还有人为了最高探险者的荣誉而探险,但是更多的人是为了金钱名利而探险。

  不过,无论是以哪一种目的而探险,不变的就是所有的人都会在十四五岁的时候,加入各个居民区的探险者学校里面,由半年时间转变为一个探险者,并获得探险者学徒的称号。

  探险者的等级是以星级做划分,分别从无星的学徒到十星的探险者之王。。

  徐晋现在手上的护腕,就是他成为学徒那一天他的老师给他颁发的,每一个人一生只能领一次护腕,护腕消失,人死。

  他手上这个破烂的护腕,已经足足跟了他又两年半了,从初始的没有一颗星到现在的五星半(无星,护腕上不显示;一星,是一个实体的五角星;半星是有边框里面没有颜色的虚星),这期间他们一起经历过生死,从鬼门关走过。

  而徐晋本人,也从一个懵懂的少年变成现在这一个对冒险轻车熟路的探险家。

  虽然他的成就还远远不及比他星数高的人,但他并不在乎,两年半的时间,就把自己的星数提升到五星。

  这样的成绩虽然不及那些**式的人物,但是在寻常人面前,他们还是需要仰视的。

  然而徐晋并未因此而傲慢,他懂得自己还有很多不足,还会遇到很多危险的事情,如果太骄傲自满,太理所应当,终会遇到事情的。

  就像这次一般,如果不是他过度相信自己的运气,而接下这个超难度的任务的话,他根本不会遇见现在这样的情况。

  “对不起,拖累你了。”徐晋幽幽的注视这个与他生死与共的护腕,虽然护腕不会说话,但是徐晋在获得这个护腕的时候已经把他当做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这个世界的探险任务是并不可以随便乱接。

  每个星级都有他固定顶级的任务,每个人的升级依靠完成任务的数量。

  比如从无星升级到一星,需要完成10个无星的任务,而一星到二星却需要完成10个一星任务,换算成无星任务就是100个。(其他换算请看内容相关,太多,有点凑数字的嫌疑)

  》酷xR匠s网首O9发/

  当然任务的等级都是颁布任务的人订的,而有些定制任务的人却不按这种方式颁布任务。

  比如他这次接受的任务里面就与固定的任务不一样,这个任务挂着六星的等级,但是却可以所有等级的探险家一起接受。

  一般探险者都把这种没有等级限制的任务称作是“奶酪的陷阱”,为什么称之为“奶酪的陷阱”。

  被称之为奶酪是因为低星级的探险者做这种任务,根据任务星级换算,只要一个六星级的任务,就可以让四星级的探险家成长为五星级的探险家。

  而被说为陷阱,则是由于大多数这种没有等级限制的任务都是被刻意的压低等级的。

  探险者工会会对任务进行判别,他们会严格判定各种任务的等级,以防人们靠这种方式刷星级。

  一般像是这种等级,都是被降低一个等级的任务,比如徐晋接手的这个任务,他可能就是一个七星级的任务。

  在不久以前,徐晋曾经接手过一个同样等级的无差别式任务,那一次任务被降低了一个等级,那一次的任务虽然危险,却有惊无险,这让他变得有些肆无忌惮,认为以自己的能力已经足以胜任七星级的任务。

  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次的这个任务会如此的危险。

  他现在只能妄加判定这个任务可能达到了七星半这个等级,要不然他绝对不会像现在这般越级挑战。

  他违背了自己谨小慎微的本心,而做了一件愚蠢的事情,而这件愚蠢的事情甚至会终结他的声明。

  为了彻底的去除刷星的可能性(虽然不可能),探险者工会上面的任务,接受的人最低限制是十个人,而最高则没有限制。

  就像他现在接受的这个任务就是如此,无视等级,无视人数。

  所以这个任务从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充满了危险,要知道探险者为了竞争一个任务的优胜,他们甚至会谋杀自己的竞争者,并且顺便夺取对方的“第二生命”。

  但是徐晋一般不会害怕的这个,人与人的斗争,虽然明暗之间的招式层出不穷,但是终究还是有迹可循,如果小心点,还是能够避开的。

  比如不让人知道你的行踪,但是如果你和一个未知且实力超群的怪兽斗,那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胜算。

  在实力强你几倍的人面前,一切的谋略都是无力的。

  那一夜,徐晋就感觉到了这种无力感。

  他如往常一般为自己的周围设计好陷阱,任何一名探险者都不能忘记在自己休息的时候为自己的周围设上屏障,这是保护自己的最佳办法。

  不过正当他想要睡觉的时候,他却听到一声巨响。

  声音传来的方向理他并不遥远,所以他一听到这个,就立马潜行过去。

  夜晚,森林比任何地方都更显黑暗,越是靠近,他越是感觉到一种压抑感。

  强者用势藐视天下。

  单单只是前方的一股势,就已经让徐晋忐忑,并且心生拔腿就跑的冲动。

  但是他那颗充满探知**的心却把他拉住。

  徐晋小心翼翼的往前走,生怕踩到什么而引发前面那个恐怖东西的注意。

  心跳声开始变得微弱,整个人紧绷着,移动宛如机器人,越是往前,那股势越是强大。

  等到前面一棵树的时候,他分明感觉到前面立着一个巨影。

  他的感觉与他眼睛看见的并无差别,目光所及,直让徐晋目瞪口呆,心跳当即停止。

  这是什么样的一个怪物,身高几丈,宛如小山,四角立地,每一只脚都如同柱子一般,脚上有鳞,脚下踩幽兰火焰,双目瞪圆,如铜铃一般,鼻子如同猪鼻,却在呼吸之间喷涌蓝色火焰,嘴大舌紫,两边獠牙尽出。

  这分明是神话中的妖魔,此刻却真实的站在徐晋的面前。

  徐晋并非是胆小之人,但是见到这个异兽,也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脚下微软,差点摔倒在地。

  他不知道这怪物从何而来,实际上,这个世界已经有太多人们未知的东西,千年前的异变,即便是到了现在也才解开了十分之一,这世界有太多的东西常人还不知道。

  但是他知道一点,这个怪物绝非善茬,因为现在他的口中正咬着一个探险者。

  徐晋透过微光,可以看见那个已经死尽的探险者手臂上的护腕,和他一样,同为五星半的探险者。

  那怪物刚才嘴里还咬着那个探险者,下一刻已经把探险者整个人吞了进去。

  似乎在高兴自己享受到了这一种难得的没事,只见他仰天一啸。

  这一啸如同旱雷一般,振聋发聩,连带整个地面都颤抖起来,树叶不堪折磨,纷纷从树上落下。

  徐晋大概没有料到这怪物会突然一叫,此刻他首当其冲,连护住双耳的机会也没有,直接被这一声震得耳朵发嗡生疼,隐隐有掉落之势,鼻子里更是流淌出鲜血,心脏处也隐隐作疼。

  该是受了内伤了。

  徐晋如是想到,但是令他更感到害怕的是,那个怪物眼睛竟然往他这边看来。

  那摸样就像是发现了他在这边一样。

  这种感觉让徐晋冷汗直冒,他想立刻逃跑,但是整个人却好像被一只网笼罩住一般,根本无法移动。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徐晋冷汗直冒,心中不住的问自己怎么办。

  大地在震动,是那个怪物在移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