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哥哥一定会拿着最高探险家的名号回来的,相信我!”徐晋笑着说道,那一口洁白的牙齿,在阳光下闪烁,坚定的目光,仿佛世间没有任何事情可以难倒他。

  徐娇心中笃定,三年前分别的那一幕在她的脑海中挥之不去,她时刻会坐在两人分开的地方想着,哥哥现在拿到了最高探险家的称号了没有,可能即便没有,也应该无限的接近这个称号了吧…

  ……………………………………………………………………

  风萧萧,叶飞叶落。

  徐晋背部紧靠着大树,手轻轻的拿掉自己额头的叶子,这一片叶子刺挠着他的皮肤,正如他现在的心境一般,有些烦躁,想要宣泄。

  可是他不能任由自己心中的烦躁随意发泄出来,他需要冷静,需要理性,让自己适应自己现在的环境。

  局面很是糟糕,但是还没有到放弃的时候。

  徐晋如是对自己安慰道,对于活着的渴望,对于生存下去的决心,这一切的一切都迫使他的心慢慢的静下来,他就是如此的人,愈是在极端愈是冷静。

  周围皆是耸天的巨树,阳光不能直射进来,只能透过树叶之间的缝隙进来,但是这点光芒却经过缝隙的时候,被底下的树叶挡住。

  它们透过纹路分明叶面落下,却褪去原本耀眼的光芒,留下如同精灵一般的绿光。

  一抹抹的绿光从天而降,地表的潮湿让粗糙的树皮长满青苔,但是这斑驳在树皮的青苔却很好的与绿光相呼应,两者的结合让这里宛如爱丽丝的仙境。

  没有喧嚣,没有斗争,只有动物与植物之间两两相依的陪伴。

  是的,如果没有那些外来者的话是这里会是一个永恒的国度。

  但是这并不可能,只要未被开采,外来者就会充满兴趣,并且冒着生命危险去探寻,并且迅速的打破这片宁静。

  毫无疑问,徐晋是这样的破坏者,除开徐晋,这里面还有很多像他一样的人。

  他无意打破这片宁静,只是这里有引人前来的东西,这种东西被化作固有的符文,牢牢的刻在探险者的任务牌上。

  鸟为食亡,人为财死,亘古不变的真理。

  徐晋不曾怀疑过这句话的真假,却也没有想到这一次他会亲身碰见,独自面对。

  不过他心中还带着一丝侥幸,幸亏这次的探险地点是在这个未必开荒过的原始森林,要不然即便他再多上八条命,也不够他死,森林的危险与人心的叵测相得益彰,并且威胁到他的生命。

  索幸的是在这里,徐晋心中唏嘘,这里林被茂盛,单单是草,都疯长的犹如外面的小树一般,而他面对危险的时候,只要随便找个树,就可以把自己完美的藏匿起来。

  他是一个出色的探险家,这一点不是他自己的自我标榜,而是他的导师如此对他说的。

  他一直把这一段称赞铭记于心:你是一个天生的探险家,不仅仅对危险有着超乎寻常的预知,并且总能找到方法解决,虽然有时候做事情过于谨慎,但这份谨慎却是予以“活着”这两个字以最大的保护。

  要知道这一点很重要,探险家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寻找未知的宝藏,找到他人想要的结果。

  而这一切需要去未曾知晓的领地去探索,并用生命去获得任务品,要知道这些领地危险的系数参差不齐,有些地方一路坦荡,有些却不能走错一步。

  宝藏和结果都在哪里,只要未曾被他人夺取,所以对于一个人来说,只要一直活着,并且不断探寻,终究会找到自己想要的任何结果。

  所以徐晋会庆幸自己的谨慎,这份谨慎已经帮助他逃脱太多太多的危险,包括几个小时以前的那一次。

  虽然躲开了那次危险,但是现在徐晋的心中邹然升起的那抹紧张感并未消失,反而变得愈加强烈。

  他轻叹了一口气,心底这种越加强烈的紧张感,让他心生揣测,他终于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可以逃脱这次危险。

  现在,他只能把自己的注意力转向自己手上的黑色护腕,以暂时摆脱心中的那种紧张感。

  他手上的黑色护腕,有些破旧,漆黑的颜色在森林中附着棕色的泥土和墨绿的青苔,护腕的边际早已经被磨平,上面毛线长短不一,有些已经脱落,露出里面的白色的皮筋,看起来就好像要散架一般。

  可以看出,这只护腕已经有了一些年限,但是对于徐晋来说,这个破旧的护腕却弥足珍贵。

  这个护腕代表了他的身份,无论这个护腕破成什么样子,只要里面的芯片没有掉,徐晋就不会放下这个护腕。

  护腕有个别称,名为“第二生命”。不仅仅是徐晋的,这个世界所有的探险者都有这一个护腕。

  也许别人的不是这个颜色,不会这般破旧,但是无论怎么样,他们的学名都是一样的。

  这种护腕产生于这个世界的异变之时。

  一千年以前这个世界并非如此,那时候天是灰色的,钢铁建筑一个高过一个,人们出门需要带着口罩,呼吸需要借助氧气筒。

  然后再一千年前的某天夜里,在所有人的睡梦中,这个世界悄然发生了一场巨变。

  这一场异变,那时候所有的热*兵*器都消失殆尽,而在世界的中央却出现一种神秘的科技。

  这种科技可以帮助人们制作飞行的能源汽车,可以为人们开发出匪夷所思的空间传送阵,唯独不能制造出任何的热*兵*器。

  千年前的这场异变带走了令人恐惧的热*兵*器,却带给人们无限的未来,同样也改变了整个星球的地貌。

  原本灰色的天空,浑浊的空气,钢铁建筑,全都在这场异变中消失殆尽,却而代之的是蓝色的天,清新的空气,以及因为草木疯长而化成的一座座原始森林。

  整个星球除了世界的中央没有被取代以外,所有的地方通通被林被所替代,世界重新变成了原始国度。

  不仅如此,空气所蕴含的的能量也发生突如其来的变化,人们渐渐的发现自己的身子产生了异变,有些能够在月圆之夜变成狼人,而一些人则能释放出冰火之类的魔法。

  便是最差的那些人,也能利用能力改变自己的基因去强化自己身体的某一部分。

  这种变化最开始的时候带给所有人莫名的恐慌,要知道自己原本睡在床上,一夜醒来却发现自己睡在了树梢之上,这种突如其来,又真实无比的情况,几乎让所有人都崩溃。

  国家不在,所有的人宛如重新变成村民,而这个无比巨大的村落,俗称地球村。

  人是一种适应力极强的物种,所以这个世界的人们会在惊恐世界的巨变时候,也开始欢喜自己平白获得的能力。

  而在人们逐渐适应了自己的能力以后,便重新开始开拓领地。

  可惜的是,这一次人们没有开辟出自己的天地,几乎他们在砍下一棵树的时候,这棵树在瞬间便长了回来,而被砍下来的树木,也迅速的变成腐朽。

  过往的侵略行为被异变的世界所淘汰,但是也正因为这一种情况,一种远古的职业悄然升起,探险者。

  人们永远不会满足自己的生活面积被减少,只是想要重新像过去那样开发这个世界,无尽的剥削这个世界已经是不可能了,世界已经被锁定,而钥匙却无人拥有。

  直到后来有一个叫做秦王的人,才重新让人找到开启这个新世界的钥匙。

  秦王是一个掌握六元素魔法的人,据传那一次他被仇人追杀,无意间进入后世被称作秦王陵的地方。

  即便是书上也没有写过,只是有记载,秦王获得了一个神奇的器皿(后世称这个器皿为玉玺),当秦王拿着这个器皿的时候,他所在的地方猛然发生巨变。

  原本茂密的丛林,苍天古树连绵的地方,顷刻间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所有的古树开始变小,以器皿为界,方圆几公里的树木尽数褪去,高屋拔地而起,这个原本的秘境变成了一个适应人的居住的乐园,洪荒怪兽皆去。

  他,秦王是第一个获得这个荣誉的人,在他之后又有几人拥有如他一样的逆天运气,也获得这一密器,建立了让人得以生存的土地。这种现象的发生,让这个世界为之疯狂,更让所有的人对未知领地蕴藏的东西趋之若鹜。

  更f,新%y最3快.上*O酷匠a网

  而探险者这个职业就是在这种大背景之下,袅袅升起,并延续千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