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市的天亮的很早,街道上灰蒙蒙的,来来往往没几个行人。顾新在厨房里噼里啪啦的准备着早餐,顾一明伸了伸懒腰,拿起桌上的吐司面包,睡眼惺忪的看着父亲打开了墙角一个上锁的箱子。小心翼翼的从中取出一份发黄的信笺和叠得整整齐齐的西装。

  "爸爸,那是什么时代的衣服了,西装怎么可以这么叠啊"。顾一明嘟囔着。顾新爱怜的拍了拍衣服上的灰说:"买这套衣服的时候,我们家,遇到了一些事情,急着去搬家啊,所以没有时候去讲究啊!衣服皱了没关系,你爸爸我那么一熨,保证又跟新的一样。"顾一明吃过早饭便径直来到衣柜前取衣服来换。顾新匆匆忙忙的提着熨好的西装拿给顾一明,让顾一明穿这件。西装的面料很好,颜色如新,那款式放在时下也不过时呢。顾一明有不解些,顾家向来没有什么亲戚朋友,父亲这是要带他去见谁呢?还特意拿出了压箱底的衣服。顾一明小心翼翼的换上了这件纯黑色的西服,虽然领口和袖口处略紧,却更好的修理出了他挺拔的身材。

  z酷匠网=1正版dg首{发#

  顾新的眼神变得柔软起来,细致的为顾一明整理好衣服:"一明啊,这是你妈妈和我结婚那年送给我的礼服,宜宁的眼光真好啊,那么多年了再看,也丝毫没有过时的样子啊!"顾新和顾一明乘坐一辆计程车在山路上拐了数不清的弯,才见到了一幢耸立在半山腰上的别墅。在别墅门口百米开外的地方,计程车被一帮黑衣人拦了下来,顾一明和顾新换乘一辆黑色的加长版奔驰进去了别墅大门。不像别的豪宅都是欧式的,这间别墅却是带着浓浓的中国风,檀木做的大门被四个家童分别拉开,发出吱吱的怪响声。顾氏父子由女佣带着走进了一间足有两百平米的客厅里。一整块红木里雕琢出来的家具,带着冰冷的手感,房间里燃着檀香,空气里有一股令人精神舒畅却又让人觉得有些诡密的气味。

  顾新明显不是第一次来了,比起顾一明的局促不安,顾新则细细的品味着刚沏的雨后龙井,有意无意的注视着偏门的方向。

  一声嘹亮的咳嗽声从门后响起,顾新有些紧张起来。顾一明和他同时望向门的方向,只见几个佣人簇拥着一个穿着棕色马甲,戴着金丝眼镜,头发梳得油光发亮,一丝不苟的中年男子,从门内出来了。中年男子俨然是一副土豪的派头,手上还端着象牙打造的长烟斗,半眯着眼镜,缓缓地入座会客厅中央的上座上。顾一明暗暗忖度,这一定是一个老奸巨猾的商人。

  顾新似乎有些顾忌他,料想住那么大别墅的主子肯定不是什么小角色。半晌,那男人开口了说:“好久不见,最近还好吗?”

  “好好好,一明,快来叫人,这是你妈妈的好朋友,叫叔叔!”

  “叔叔!”顾一明礼仪性的称呼了一声。

  “舒先生,你看我把一明也带来了,他今年也18岁了,要不你和一明好好聊一聊,我能先去看看小姐行吗?”顾新似乎有些迫不及待。

  那中年男人声音喑哑的吩咐了一声下人,下人示意可以了。顾新便匆匆的跟着下人往后院去了。顾一明留在原地呆呆的看着那个中年男子。中年男子背着手在顾一明面前来来回回的踱步,突然停下来说:“真是太像了,简直和你妈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只是这五官里又多了几分男孩子的英气,真像宜宁啊!”男人的眼光柔和下来,满是回忆的气息。

  顾一明闻着这个姓舒的男人身上的味道,除了一股淡雅的烟草味,还有一种顾一明很熟悉的味道。

  说话间,那个中年男人取下一条细细的链子交给顾一明,嘱咐他戴在脖子上,危机的时候可以救命。

  顾一明戴好项链,上面挂着一颗散发着绿色光泽的猫眼石,看上去价格不菲。

  顾新突然匆匆走了出来,满脸堆着笑。拉起顾一明就要像中年男子告辞。中年男子也只是对着顾一明和蔼的笑笑,安排人送走了他们。一路上,顾氏父子两人都没有说话,各自心里都对对方的事好奇却又不愿拿自己的秘密交换。

  周末很快就过去了,周一的天气很好,顾一明骑着脚踏车走在去往学校的路上。大老远就听见一串银铃般的笑声,不用说,又是舒奕。顾一明有些心慌意乱,飞快的略过女生们,带起一些发丝,仿佛吹进了顾一明的眼里。到了学校时间还很早,顾一明习惯性的掏出抽屉里水壶去接水。却摸到了一张纸条。

  “中午12点到天台来。”嚣张的字体,落款却是南宫。

  那个黑手党老大的侄子,那个储存库的强攻吗?

  ’'顾一明,舒少让你去帮他把他书柜里那两箱图书馆的书全拿去还了!‘’舒厉风的脑残粉军团又开始发号司令了。

  顾一明今天早上的课又不用上了,好吧,反正都会了,我看你还有什么把戏折磨我!

  把最后一本书摆上书架的时候,顾一明又看到了舒奕。舒奕拿着几本书正要去刷卡借书,顾一明有些猥琐的看了好久直到舒奕走远。

  摆好了,顾一明来到服务台交差,却发现篮子了有一个小小粉色的手机。刚刚最后一个走的是舒奕吧。。。。

  舒奕的手机闪起彩色的闹铃,不好了,12点了!南宫的约会要开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油条蛋蛋兽说:

  抱歉了,这两天遇到一些事情没时间写,从今天起每天都会更得,谢谢大家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