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学的时候,午休时间总是过得非常快,上课的预备铃冷不丁的敲响了。顾一明觉得上课时的铃声就像是追命的丧钟,活生生的把独属于晚秋的静谧和安详狠狠地敲碎了一地,撕裂得不成样子。有些古旧的欧式推窗撒下细细的尘埃,落在顾一明狭长的眼睛,细长的睫毛上。教室开始聒噪起来,女生高跟鞋的撞击地面的啪啪声,男生大力拖动椅子的声音,各种白花花的大腿在顾一明眼前晃来晃去,让顾一明有些眼晕。

  昏昏欲睡之际,顾一明的肩膀突然被狠狠地拍了一下,顾一明吃痛的回头的看来者,一张憨憨傻傻的脸映入眼帘,原来是同桌邹凯。邹凯掩饰不住脸上的兴奋劲,又刻意装的神神秘秘的样子趴在顾一明耳边说:“哎,一明,你知道吗?听说黑手党神秘领导人的侄子秘密转学到了我们学校,好像是为了他叔叔看住上高中学这个地盘的。”

  顾一明有些疑惑的问邹凯:“上高中学不过是一所私立高中,这块地盘有必要劳驾堂堂黑手党掌门人的亲侄子来管事吗?要知道黑手党势力范围基本覆盖了整个亚欧大陆啊。”

  W酷t匠y…网Y正}版S首G发Z

  邹凯猥琐的抓了抓自己黑黑的胸脯说:“这你就不知道了,你知道我爸吧,他只不过是A市的一个小小的道路运输局局长,而我不也被强制送到这里读书了吗?其实上高中学不止是一个贵族学校那么简单,上高中学还是一所A市所有有钱有权的人家孩子的集中营,我们都是黑手党手上的人质。如果我爸不为黑手党的黑色交易提供运输方面的方便,我将会是第一个被开刀的。”

  顾一明狭长的丹凤眼紧张的眯成一条缝,如果邹凯和这个学校的其他人是因为这个原因来到这里的,那他呢?一个便利店老板的儿子。为什么会在中考那年莫名奇妙的被改了志愿,又格外顺利的被上高中学录取了呢?

  “哎,这样的事不太好放在太阳底下说吧?”顾一明有些对未知的不安,略显紧张的问邹凯。

  “哎呀,这都是上高中学公开的秘密了,我说你可千万别惹到那个人啊,据说他来学校报到之前就下令强制学校所有染了金色头发的人把头发染回黑色。所有不染回去的现在还没出院呢,其中不乏什么政要的子女啊。”

  “什么!”顾一明差点惊叫出来,颤抖的说,“邹凯,他什么时候来报到的?”

  “昨天啊,我这可是第一手小道消息啊。”

  “你的意思是说,从昨天开始全校就只有他一个人染着金色头发吗?”

  “对啊,你紧张什么啊,虽然他是黑手党掌门人的侄子,但也是不会对老实人下手的。”

  “小凯,他是不是叫南宫?”

  邹凯的脸色变了变,说:“小声点,学校里到处都是他的眼线,不要直呼他的名字。”

  这是老师走进了教室,教室慢慢安静了下来。

  “不会吧,那天在废旧储藏室银发少年和ooxx的金发少年就是那个什么黑手党掌门人的侄子?”顾一明暗暗忖度,撞破了这么个狠角色的秘密到底是福是祸呢?

  顾一明努力去思考这其中的利害关系,整个下午的课都化作鸟语,他半个字也没听进去。

  傍晚,顾一明有些浑浑噩噩的走到停车棚拿车,脑中还在思考南宫的事情。忽的耳畔刮过一阵风,只见一台银白色的劳斯莱斯急速的在学校马路上来了一个潇洒的漂移,稳稳地停在顾一明面前。舒厉风有点痞气的摘下墨镜,又把修长的腿交织放在仪表盘上,轻蔑的看着顾一明。瞬间各路花痴女的高分贝尖叫充满了空气。

  “哎呀,他好帅啊!”

  “看啊,他那个劳斯莱斯是全球限量的!”

  。。。。。。

  “哟,这是谁啊,不是我亲爱的同学吗?”舒厉风把手中的墨镜伸到顾一明眼前晃了晃,企图引起他的注意。

  “舒厉风,你少阴阳怪气的,我还要回家呢,少挡我路。”顾一明丝毫不畏惧,虽然嘴角的淤青还隐约可见。

  “别介啊!”舒厉风拉开车门,走到顾一明身边,颀长的身材足足高了顾一明半个头,难免又引起一片尖叫。舒厉风把食指轻轻放在唇上队花痴女们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现场顿时只听得见舒厉风踞傲的声音。

  “顾一明,今天我们家有从北海道空运来的银鳕鱼,太平洋海域新打的虎鲨做成的鱼翅,法国现采的松露,你要不要来我家一起吃啊,省得我和妹妹吃不完,还要拿去喂狗。”舒厉风斜斜的靠在车门上,光洁如镜的车门上印出他充满邪气的脸,漆黑的瞳孔里都是难以名状傲慢光芒。舒厉风话音刚落,人群中不免又是一阵哄笑。

  顾一明抿了抿薄唇,用力的说:“舒厉风,我家没有银鳕鱼,没有鱼翅,没有松露,但我家的食物都是人吃的,不是用来喂狗的。”

  顾一明不再理睬舒厉风,骑上自行车离开了学校。留下舒厉风一个人在原地恨得牙痒痒。

  “顾一明,是谁给你的资本?”舒厉风狠狠的把墨镜砸在地上,无辜的雷朋限量版墨镜碎成了碎片。

  一身困倦的顾一明回到家中是,顾新已经在厨房里忙活开来了,袅袅的炊烟在窗口吹散,晕出一片万家灯火的斑斓夜景。看着父亲忙碌的背影,顾一明觉得在学校受再多委屈都是值得的,坏心情和疑虑一扫而光。

  顾一明换掉球鞋,像一个撒娇的小男孩一样问顾新:“老爸,我饿死了,饭还要多久才好啊!”

  “好了,快来吃吧,今天都是你喜欢吃的菜,饿坏了吧!”顾新把菜端上桌,宠溺的看着顾一明狼吞虎咽的吃完。

  “爸,你吃啊,你怎么不吃?”顾一明斜眼望了望顾新。

  顾新咳嗽了几声,一副有话想说的样子。

  顾一明看到父亲犹疑不决的样子,就安慰了父亲几句劝他有什么话就说吧!

  “一明,明天是周末吧,我想带你去见一个人,我儿子都18岁了,长得那么英俊挺拔,也是时候要去见见她了。”顾新口气有些迟疑。

  “见谁啊?我们家还有亲戚?”

  顾新拍拍顾一明的肩头说:“明天就知道了,乖儿子,洗完澡就去睡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油条蛋蛋兽说:

  大家觉得写的还不错就关注我一下吧,每天看书的是顺手点个撸撸,卖个萌,就是对我最大的鼓励了。这一章2000多字哦,我熬夜写了将近四个小时才写完,希望大家能支持和鞭策我继续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