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妇贵带来了木棍我也放心了许多,于是我朝妇贵背后走去,想瞧瞧妇贵带来的这些家伙趁不趁手,等来到妇贵的背后,我把树叶子扒开,往里一看。

  这一看之下,我心里顿时鄙视妇贵这家伙比我还无耻,居然不知道从哪找来了四根手腕粗的山椒树的枝条,这枝条都有一米来长,而且最主要的是这山椒树的枝条上全都长满了一厘米左右长的小尖刺,就跟狼牙棒一样,这要是打在人身上那还得了!岂不是能把人给打的面目全非啊!

  虽然很鄙视妇贵的卑鄙,不过我还是伸手去把一根拿起来想要试试手感,这山椒树的枝条上虽然都长满了尖刺,不过一端的尖刺都被妇贵给削掉了,他削的很平整,拿在手上一点都不觉得梗手,大小也正合适,拿起来分量也刚好,心想这用起来肯定很带劲。

  我试了几下,又把木棍放回去后,转身对妇贵说道:“嘿嘿,没想到你小子办事效率还挺快的嘛,害得我们瞎等你,还以为你没准备好呢!没想到你小子倒先来了,不过你小子拿这玩意来打人,这也太特么狠了点吧?”

  妇贵听我问他,顿时一脸得意的说道:“嘿嘿,前几天我刚好看到有一家的柴棚里有很多这种木棍,当时我就想到要是拿这东西打人的话,肯定会很疼,而刚巧你又叫我去找家伙,所以我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些木棍咯!至于我为什么这么快呢,嘿嘿,其实老子是花了三十块大洋打了辆的士去的,你说能不快么?不过听说今晚你要请客,这三十块就不跟猫哥你计较了。”

  听到妇贵说想要跟我计较车费,我顿时笑骂道:”草,你小子还想和我计较这个啊?那晚上我叫个老鸠子陪你算了,我看学生妹不适合你呀!”

  妇贵听我这么说,急忙打住道:”别,我可不是重口味啊,晚上还是我自己点吧,就不劳你费心了。"我看镇住妇贵了就说道,”好吧,晚上你自己点,不过待会还是下手轻点吧,毕竟我们和他们也没多大深仇大恨,别把人家打的太惨了。”

  妇贵听我说别打太惨,于是回道:“好,那就听你的吧,你说打够了咱就停手。"这时朱国玉看我一来到这就跟妇贵偷偷摸摸的说着什么,一点没有要打架的样子,于是开口问道:“猫仔,你丫的是不是怂了?怎么磨磨唧唧的跟个娘们似的?”

  听到朱国玉催促,我转过身回道:“既然我都来到这了,你认为我会怕你么?”说完我又对法老他们几个道:“抄家伙,上!”

  法老他们几个听到我的发话,顿时都转身从小树丛里各自拉出了一条木棍来,妇贵把一根递给了我,我接过妇贵手上的一条木棍也大步朝朱国玉他们走去。

  对面朱国玉他们那伙人看到我们都拿着这带刺的木棍,顿时,朱国玉的那些小弟都被我们手上的家伙吓得傻眼了!一个个的扭头就想跑。唯有朱国玉只是愣了一下神,并没有像他的小弟那样扭头溜走,而是慢步朝我走来。

  法老他们见朱国玉的那些小弟想溜,也急忙冲过去追,现场顿时只留下了我和朱国玉。

  我和朱国玉两人对视着,心想这朱国玉也算是条硬汉了,居然不怕我手上的这“狼牙棒”,要知道这东西打人可不像普通的木棍。

  和朱国玉僵持了一会,我们谁也没有要先动手的打算,最后实在没法僵持下去了,于是我开口说道:“你TM的还要不要打了,不打就从我这爬过去,咱的恩怨就此一笔勾销。“说着我还张开了腿,做好了姿势,手指着跨下示意他从我跨下爬过去。

  朱国玉听到我这话,顿时被气得两眼冒火,不等我站好,直接一大步朝我走来,在离我差不多两米时,突然起身一跃,同时右手握紧拳头直朝我胸口砸来。

  他这一拳来势很猛,我不敢硬接,可我又还没有所防备,眼看他的拳头就要砸到我了,这时我如果蹲下的话,他这一拳可能刚好打中我的头部,要是我侧身让过也不行,这样他的拳头可能也会跟着我歪,所以我索性往后一倒,同时双脚往上一踢。

  我这一踢刚好踢到朱国玉的一条腿上,所以朱国玉并没有像想象之中那样落地站稳,而是朝我扑来。

  这时我已经躺在了地上,想让也让不了了,而朱国玉那一百多斤的肉就这样结结实实的砸在我的胸口上,把我压的差点接不上气来,等过了几十秒,我才从刚才的撞击中缓过劲来。

  缓过劲之后我看朱国玉还压着我,那情节就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男主角把女主角压倒在地上一样,那姿势还十分暧昧,而且感觉脸上还有点湿湿的,这时我才想起来刚才的情况,刚才我清楚的记得,就在朱国玉扑到我的身上时,他的脸同时也在接近我的脸,接着我好像只听到啪的一声,我两就撞在一起了。

  现在想来应该是朱国玉那家伙的嘴巴撞到我的脸上了,这湿湿的应该是他的口水吧,想到这里我不禁感到一阵恶心,而且现在身上传来的痛也让我清醒了许多。

  看着朱国玉还没缓过劲来,于是我一把推开朱国玉道:“操,你他酿的原来还好这口啊?老子可不搞基啊!你他酿的给老子滚远点。”

  推开朱国玉后,我急忙想用衣袖来把脸上的口水擦干净,不过衣袖刚碰到脸时,我感觉到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疼,我用衣袖擦了几下,感觉还是有点湿的样子,于是我把衣袖放下来一看,这一看之下,我有点火了。

  V看/》正d版/V章节上?酷匠%8网、

  我摸着脸恼火道:“玛德,都流血了!看来又得多块疤了,朱国玉!你他MD老子跟你没完!”

  说着我往朱国玉瞧去,只见朱国玉还躺在地上,嘴唇流着血,而两颗门牙以早已不见。

  看着他少了两颗门牙,我想笑,但是却又笑不出来,因为老子这时浑身也都好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爱液馨香说:

没人看就当作是练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