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小酷的话:这次完全改了,要是还不能通过,那算了!)

  听到阎馨说她等的人就是我,我顿时高兴了起来,就问道,“真的么?观音娘娘真的告诉你在这里等我?”

  阎馨依然羞涩的回道,“真的,你就是我要等的人。”

  听到阎馨的回答,我激动的又把头低下,嘴巴又狠狠地印在阎馨的小嘴上啵了一下,心说,“观音娘娘你真的太给力了!”

  看她那害羞的样子,我又问道,“这么说我就是你的爱人喽?”

  阎馨听到我的问话,小声地应了一声,“嗯”。

  而这时我还丫着阎馨,心里平静下来后,胸膛传l来阎馨的l柔软,让我想起了刚才的初衷,于是我延着脸问道,“既然我是你的爱人了,那么我可以……(这一段没办法通过,经过修改)?

  ……

  想起刚才M她那里暖暖的,于是我问道,“你们鬼不是没有体温的么?怎么你那里暖暖的,好像还有心跳的感觉呀?”

  阎馨害羞的说道,“我已经修炼出了肉身,有血有肉的跟活人差不多,能不暖么?”

  听到这话我又好奇的问道,“鬼也可以修炼出肉l身么?那你修炼了多久才这样的?”

  “嗯,我修炼了两千多年才有肉l身的。”

  “啥?两千多年?”我以为我听错了问道。

  阎馨看到我惊愣的表情,于是说道,“你以为修炼出肉l身那么容易啊?像我这样算是很快的了,其他鬼至少要修炼五千年才能修出肉l身的。

  听她这话想想也对,若是个个鬼都能修炼出肉l身,那阳间岂不是到处有鬼了?

  于是我又问阎馨,“那你现在多少岁了?”

  只见阎馨犹豫了一下才不好意思的回道,“我现在有两千三百八十八岁了!”

  我一听到阎馨这话,一时脱口而出道,“操,那你岂不是老牛吃l嫩草了!”我这话一出口,心说完了。

  果然,阎馨听我这么说她,顿时小粉l拳又向我砸来,不过她这小粉l拳砸在身上还挺l舒服的,虽然觉得挺l舒服,不过我也得反击是不是?所以我又和阎馨“切磋”了一下

  虽然阎馨两千三百多岁了,不过她是鬼嘛!看起来也只有二十三四岁的样子,而我也十九岁了,那方面的知识也懂了不少,而且更重要的一点是……这样的御l姐我最喜欢,嘿嘿。

  我和阎馨既然都已经坦白了,所以我一有机会就占一下她的便宜,而阎馨也如掉进了蜜罐子般,和我每次都趁阎香不注意偷偷的牵一下小手啦,亲亲小嘴啊之类的,至于我有时候想ll揉l揉l她那l里,她都推脱说等晚上,再让我揉,而我也只能干等着,心说等就等吧,心急是吃不了热豆l腐滴……

  到了晚上七八点的时候,我就找了个理由让阎馨陪我去房间里聊聊,让阎香自个看铺子,然后我就和阎馨回房间里“聊天”去了。

  由于我和阎馨都处于初恋期,特别甜蜜,而我俩老是这l么偷l偷摸l摸l的,最终,纸还是包不住火的。

  正当我啪在阎馨的l身)上亲吻着她时,谁知道阎香突然进来了,看到我这样子呀着阎馨,阎香二话不说,直接过来一把抓住我的后背衣服,把我像拎小鸡一样拎了起来,直接往墙角扔去,只听“嘭”的一声闷响,顿时砸得我眼冒金星。

  而这时醒悟过来的阎馨才急忙起身跑过来扶我,等她把我扶起来一看,只见我两眼无神的跟个傻子一样,脸皮都擦破了好几块,而且嘴巴鼻子都在流着血,于是回身对阎香冷冷的厉声吼道,“阎香!看你干的好事,把他都摔成这样子了!你给我马上滚回家去,以后再也别想我带你出来了!”

  阎香没想到姐姐会这么凶的对她大吼,小嘴一憋,“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看到妹妹被自己骂哭了,阎馨想想刚才自己那么大声的骂她也觉得不对,毕竟阎香不知道我俩的关系,于是阎馨把我扶到床上躺下,抽了几张纸巾帮我把脸擦干净后,转身对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阎香柔声说道,“好了,香儿别哭了好不好?对不起啦,姐姐不应该那么对你吼啦,乖,别哭了,”说着还把手伸到阎香的头上安慰着她。

  阎香听到姐姐的话,抬手抹了抹鼻涕,抽蓄着说道,“那大色狼那么欺负你,你还帮着他,哼呜呜……”

  看阎香还是哭得这么伤心,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样子,阎馨只好又安慰阎香道,“香儿别再哭了好不好?是姐姐不对,姐姐不赶你走了行么?”

  阎香听到她姐姐说不把她赶走了才微微止住了哭声,抬起那满是泪痕的脸委屈说道,“那你刚才干嘛那么凶?”

  “呃……”

  阎馨被问的脸色一红,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总不能说正在和我享受爱情的甜蜜,被你丫的给打扰了!而且还把自己的男朋友弄成那幅惨样,任谁都会发火的吧?

  所以阎馨只好比较隐晦的跟阎香解释,而阎香那傻丫头听了半天也没理解过来,最后阎馨急了,只好红着脸跟阎香明着说道,“哎呀,你个傻丫头怎么老是听不懂呢?他就是你未来的姐夫啦!”

  这下阎香终于明白了,想起刚才看到的事也能理解了,所以不禁为刚才的鲁莽感到惭愧,于是跟阎馨说道,“姐姐对不起啦!下次你们两个要亲亲的时候,记得叫我不要打扰你们就是了啦。”

  $酷j!匠网b◎唯t一(正$版◎,其J2他都3E是U盗a版u

  阎馨听到这话,心说,“死丫头,我要跟他亲亲的时候怎么好意思告诉你!”不过这话可不能说,于是阎馨只好说道,“好吧,”

  阎馨跟阎香解释清楚后,阎香也不再恨我了,我们又恢复了原先融洽,而且我知道阎香那鬼丫头害怕被她姐姐赶回家,所以仗着有阎馨撑腰,威逼利诱的让阎香叫我姐夫,而那傻妞有时候高兴也叫一声,我自然是乐呵呵的应了。

  就这样,我完全忘了我还是一个高二学生还要读书,却和阎馨热恋着,每天逗逗阎香那傻妞,小日子别提多逍遥了,而我却不知道家里已经乱了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