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阎馨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躺在床上闲聊着,有时我还故意跟她聊些暧昧的话题,有时还惹得她满脸羞红,期间我还又尿了一次,没办法,她只好像上次一样找了个瓶子,让我尿,不过这次没有上次那么紧张和害羞了。

  一直聊到十一点左右吧,阎香把店铺关了也进来休息了,因为平时姐妹俩都是一起睡,也没其他房间,就这么一间。

  阎香进来看到我和她姐姐躺一块聊天,还有点生气呢!不过碍于姐姐的威胁,也只能心里憋屈着。

  阎馨看到妹妹进来,于是把我往里边挪了挪,让出空位,然后招呼着阎香也上来,一起躺下。

  或许是鬼和人的观念不一样吧!阎香也不介意我姐妹俩一起睡,我本以为可以左拥右抱的,但阎馨却让我睡最里面,阎馨睡中间,而阎香则睡外边,但转念想想,我动也动不了,晚上想发生点啥也不可能,而且阎香那鬼丫头还恨我呢!这样子隔开也好,省得半夜阎香欺负我。

  我白天晕了一会又睡了一会,晚上也不觉得困,而现在阎香那鬼丫头又在一旁,我也不好意思和阎馨聊天了,更不可能聊些暧昧的话题,可是不说话吧,又太无聊,索性开始给阎馨讲起笑话来。

  S酷k匠u网永久{V免费看{小!`说|。

  我讲的笑话也不算很好笑,不过阎馨却津津有味的听着,还时不时的传来银铃般的笑声,偶尔也会传来阎香“呵呵”的小声娇笑。

  一直讲到十二点半左右吧,我有点困了,就没有再继续讲,打算好好睡一觉,谁知这时候阎香那鬼丫头一翻身起来,跨过阎馨的身子,两手抓着我胸口的衣服,拉扯摇晃着说,“你再讲一个,不然你就别想睡”。

  被那鬼丫头这么摇晃着,我顿时一个激灵,睡意全消,心说,“卧槽,原来这鬼丫头喜欢听笑话啊!看来我和她的僵局可以得到改善了”再转眼看看阎馨也两眼期待的望着我,怪不得看到阎香扯我也没出声阻止,靠,原来姐妹俩性趣相同啊!

  看着姐妹俩这样,心说,“得,看来今晚别想睡踏实了,再说也可以拉近我和阎香的关系是不是?”于是我强打起精神来,瞎编着一些笑话说给姐妹俩听,偶尔也夹杂着些荤段子,惹得姐妹俩脸红又想听。

  讲到凌晨两点半左右吧,这时鸡都叫了好几遍了,我实在是在困得眼皮子直打架,嘴里还犹自说着,“以前有个富翁和他的干女儿一块逛商场,富翁大方的说:‘好闺女,想要什么干爹给你买。’干女儿扑到他身上,用非常嗲的声音说:“干爹,我想要遗产~”,说完这个我两眼一闭,终于沉沉睡去。

  阎香还想过来拽我醒来,却被阎馨连忙一把拉住说,“好了香儿,让他休息吧!都快三点钟了,他是人需要休息,不像咱们睡不睡都行”,阎香听到姐姐的劝阻也只好作罢。

  直到第二天,耳里隐隐约约传来“大色狼,快醒醒,大色狼,快点起来,你个大色狼,你给我起来呀!”同时感到鼻子无法呼吸,我终于被憋醒了。

  睁开眼一看,靠,原来是阎香那鬼丫头爬到床上,用她那柔嫩的小手捏正着我的鼻子呢!

  由于她脚放床外面,趴着过来捏我鼻子,所以我一睁开眼,目光刚好从她领口望进去。

  或许鬼和古代人一样吧,所以阎香穿的是肚兜,而现在又是趴着,衣服和肚兜都受到地球吸引力的影响,所以都往下拖着,而两座小山峰就这么自由自在的晃荡着,犹如两只调皮的小白兔,虽然没有阎馨的那么大,只比拳头大一圈,但经过豆粒般大小的两点嫣红点缀,也煞是好看。

  看我两眼发直,阎香以为我憋得难受,连忙松开小手,谁知她小手一松开,顿时两股鲜红的鼻血从我鼻孔里流了出来。

  可笑的是,看到我两股鼻血后,阎香那鬼丫头还天真的以为是被她捏出血的,连忙歉意的说道,“对不起,可能是我太用力了,疼么?”

  我一愣,连忙收回目光说道,“没事,可能是我身体比较虚弱,经不起折腾吧”。

  “哦,没事就好,不然又被姐姐骂了,我去拿纸巾给你擦一下”,说着转身把床边桌子上的纸巾拿来,随手抽出几张往我鼻子抹。

  可是越抹却越流的厉害,因为她这样趴着过来帮我擦鼻血,胸前两只小白兔又呈现在我眼前,心想这样下去那能止血啊!这特么的是在无形中谋杀啊!

  睡了一天一夜,这时我手也能动了,于是抬手把她手上的纸巾抢来,对她说道,“你忙去吧,我自己擦就行”。

  阎香见我能动了,也懒得管我,索性把纸巾盒递给我说,“你自己擦吧!擦好了起来吃早餐,姐姐帮你煮好了面条”,说完转身往门口走去。

  待阎香出去后我才把鼻血擦干净,想起刚才她胸前的美景,我不禁一阵热血沸腾,刚止住的鼻血又在蠢蠢欲动,我只好强制把心里的欲念挥去,心说,有机会一定要揉揉,试试看弹性怎样。

  心里平静后,我才从床上坐起来,虽然情况比昨天好多了,不过还是没啥力,估计来阵风大点都能把我吹倒。

  虽然四肢无力,但躺了一天一夜,感觉腰酸背痛的难受,于是我下床沿着墙边,伸手扶着墙慢慢的朝外面走。

  阎馨看到我这样赶紧过来扶我,在阎馨的搀扶下来到了客厅,客厅里也没啥沙发之类的,就一张方桌和几张木椅子,桌上放着一碗面条,阎馨把我扶到一张椅子上坐下说,“我帮你煮了碗面条,趁热吃吧!”说完自己也拉了张椅子坐我边上。

  这时我也有点饿了,拿起筷子颤抖的挑起几根放到嘴里一吸。

  嗯,这次阎馨那傻妞知道放盐了,虽然味道不怎么好,不过凑合着还能吃吧!再看看面里还有俩鸡蛋,也算是她有心了。

  吃饱了面也没啥事,想起以前听别人说晒太阳可以驱邪气,心想或许晒晒太阳也能恢复阳气吧!

  而出了客厅就是姐妹俩的店铺,索性叫阎馨把我扶出去晒晒太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爱液馨香说:

球撸撸,求追书,至于打赏啥的不重要,我只是为了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