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就是,我这么手脚无力的怎么上厕所?就算她把我背到厕所,我也站不起来是不是?

  唉!不管它了,先把阎馨叫来再想办法解决吧!

  于是我叫到,“馨姐,馨姐,你进来一下,我有急事”。

  叫了四五声吧,阎馨才在外面应道,“好的,我马上来”。

  等了两三分钟吧,阎馨才从外面进来,进来后问道,“什么事?”

  我寻思着再这么逼下去,我就得尿床了,于是羞射的说道,“馨姐,我尿急”,说完整个脸都红了。

  阎馨看到我脸红红的,想到我可能憋了很久,赶紧过来说,“那我扶你去厕所吧”。

  我动了动手指头,无力的蠕动着说道,“可是我站不起来,怎么尿?你还是找个瓶子来吧,我快忍不住了”。

  阎馨听我这么说,想想也对,于是转身出去外面找来了一个冰红茶的空瓶子,放到床上对我说,“好了,我出去一下,你尿好了叫我”接着转身往门口走去。

  我见她都快走到门口了,赶紧喊道,“等一下”。

  她回头问道,“还有什么事么?”我只好红着脸说,“我动不了了,你能不能帮我”。

  她疑惑的问道,“怎么帮你?”

  “我解不了裤子,你帮我解开吧”。

  看她犹豫的样子,我又说道,“快点吧!我快尿裤子了”,于是她似乎下了很大决定的走回来,闭着眼睛摸到我的裤腰,摸索着拉了几下,没拉下来,看她这样,我只好跟她说,“你先把我皮带扣解开,然后再脱”,她按我说的的把我皮带解开,然后往下一拉,我的小伙伴顿时欢呼的跑了出来。

  按理说裤子脱了,鸟儿也出来了,该行了吧?可是新的问题又来了,我手脚动不了,怎么才能尿到瓶子里?于是结结巴巴的道,“你,你能不能,把瓶口对到我尿尿的那里,不然我会尿到床上的”,阎馨听我这么说,脸色红扑扑的闭着眼睛摸索着把瓶子抓来,可是又看不到我的小伙伴,于是只好伸出左手摸索到我的小伙伴,这时我也是急了没啥感觉,她一手拿着瓶子,一手拿着我的小伙伴,对准瓶口接上。

  我看接好后,全身一阵放松,顿时传来尿水冲击瓶子发出的咚咙咚咙的响声。

  更新;最●☆快《=上?酷9\匠网

  这时身体放松了,小伙伴感受到了阎馨的柔嫩小手,顿时调皮的长大了起来,想控制都控制不了,我心说,“不好,这家伙早不硬晚不硬,偏偏这个时候硬,你叫我们情何以堪啊!”

  阎馨也感觉到我的小伙伴在变大,也知道我有了反应,脸都快红的滴出血来,可是奈何我还没尿完,她也只有继续抓着我的小伙伴,不然手一松开我那小伙伴就会到处乱跑了。

  这样尴尬的持续了差不多两分钟吧,我才把尿放完。

  尿完后还习惯性的挤了挤,把最后几滴也放尽,不过我这么挤几下,小伙伴一跳一跳的,倒是把阎馨弄得心里扑通扑通的乱跳,等彻底放尽后,阎馨听到没有声响了就问我,“好了么?”

  “好了”,阎馨听到我的回答,赶紧把抓着我小伙伴的手松开,闭着眼睛摸索着把满满一瓶的“冰红茶”放到地上,放稳后,又转过身来摸索着把我裤子提起来,裤链也没顾得拉上,皮带也没帮我系上,睁开眼看到我看着她,脸红心跳的一转身拿起地上的“冰红茶”就往外走去。

  虽然场面很尴尬,不过想到刚才她抓着我小伙伴的时候确实很舒服。

  我等了几分钟,看到她还没回来,估计是因为刚才的尴尬,所以她不好意思回来了吧!

  想起她那羞涩的的样子,我发现我越来越迷恋上她了。

  一直到傍晚她才回来,见到我,她还有点害羞,而这时也该煮晚饭了,姐妹俩也不需要吃阳间的东西,所以她忙着帮我煮粥,也没空搭理我。

  煮好后还是和中午一样一勺一勺的喂我,待我吃饱后她把碗拿出去洗,又去帮阎香看店去了,等到晚上七八点时才回来。

  看到她回来了,我心想现在也没什么人来买东西了,她也要回来休息了吧,那待会岂不是可以和她同床共枕?但转念一想今晚她可能会和阎香那鬼丫头一起睡,我不禁感到一阵失望。

  阎馨看到我一脸失望的表情,疑惑的问,“你想什么呢?怎么一脸失望的表情”。

  听到她问,我怎么可能跟她说,“我想和你一起睡”呢?只有傻逼才会那样说吧!于是我瞎扯谎道,“没什么,只是昨天老师布置的作业没有完成,感觉愧对老师”。

  “没想到你还挺爱学习的啊!”

  她还天真的以为我是真的爱学习,我心里好笑,草,老子爱学习?爱学习就不会整天上课睡觉了,也不会有“猫哥”这名号了。

  想到她可能会和阎香那鬼丫头一起睡,于是我试探着说,“不好意思,我今晚睡你床上了,只能委屈你跟你妹妹一起睡了!”

  没想到她却一幅无所谓的样子说道,“没关系啊!我和妹妹就在这一起睡呀!反正这床这么宽,三个人睡也不挤”。

  听到这话我一愣,随即心里乐开了花,脑子里yy着无数个美妙的画面,幻想着左拥右抱……

  于是我强压心里的激动说道,“你也忙了一天了,快过来休息一下吧”。

  “嗯,好吧”说着她往床上躺了下来,挨着我躺着。

  阎馨刚躺下来,我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于是开口说道,“你身上喷的什么香水,好好闻啊!”说着还把鼻子往她那边嗅了嗅。

  她说,“我这不是香水味,我这是在我刚刚出生的时候,爹娘看我是个女娃,就用冥界特有的珍贵香料液把我泡了一年,所以我才会有这种香味,这香味永远都不会消失的”。

  我笑道,“哦,这么说那算是你的体香咯”。

  “这不算体香啦,这只是香料散发出来的香味而已”

  “虽然是香料散发出来的香味,但也是从你身上散发出来的,不过我喜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爱液馨香说:

好难,很难,特别难,极度难,再难我也要坚持写下去,不管有没有人看我都要写,就算两三天写一章,我也要写,这是我的梦想,我不会轻易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