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看到我用这柔情的目光注视着她,她有点害羞的说道:“不好意思,外面没有粥卖了,我只好买这些东西来煮,你等一下吧”,说完她就开始拆开包装箱把新电饭锅拿了出来,开始准备为我煮粥。

  忙了七八分钟吧!她把那些东西都弄好了,又走过来坐在床边和我闲聊。

  当聊到我是怎么得到冥丹的时候,我就告诉她我撒尿冲到,看到奇怪就捡起来,还被她笑我那么脏也挖出来,我白了她一眼说:“那么脏你还不是伸舌头到我胃里去舔,你怎么也不嫌脏?”

  被我这么说,她脸红的把头低下去,狡辩道:“我那是为了冥丹才那样的”。

  看到她那像个做错事的小女孩,还有点可爱,我也懒得跟她争论了,于是问:“对了,跟你聊了那么久,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嗯,我叫阎馨,阎王的阎,馨香的馨,我妹妹叫阎香,你呢?”

  “我叫张夏生,弓长张,夏天的夏,生活的生,你叫我夏生就可以”。

  “嗯,好的”

  我又问:“你妹妹呢,怎么没看到她,那丫头今天早上踩我头现在还有点疼呢”。

  她假装生气又有点脸红的说:“她在看守店铺呢,活该,谁叫你偷看我的,她没把你眼睛挖出来就算不错了”。

  听到这话,想起那丫头剽悍的样子,而且又是鬼,幸亏阎馨心地善良,不然阎香那丫头铁定把我折磨的不成人样,想想都觉得害怕。

  我们又聊了会,问她一些关于阎香的事,听她说我才了解到,阎香其实本性也不坏,只是那时看到我偷看阎馨下面,还把手放在自己腿间活动做着龌龊事,她忍无可忍才对我施暴的,我想换作是我,我也会那么做吧!所以我不再纠结阎香的暴力行为,毕竟咱理亏是不是?

  这时粥也煮好了,阎馨起身去找来了碗筷,装了大半碗粥来。

  看我这样躺着不好吃粥吧,于是把碗放在床边的小桌上,走过来弯腰把我扶起往床头边挪了挪,还顺手拉了个枕头让我靠着,见我靠稳后转身把桌上的碗端起来,用筷子挑起一点喂我,我也配合着把嘴巴张开,像个待食的幼鸟。

  当她把粥送到我嘴里时,我抿了一口,皱着眉说,“唉!好淡,你没放盐么?”

  “呃,我忘记了买了,你将就着吃吧!”

  想到她姐妹俩不用吃饭,不记得买盐也很正常的,于是说,“好吧,不过你能不能把筷子换成勺子,用筷子挑起来的那一点点连塞牙缝都不够,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吃饱啊!”

  “嗯,好的,你等等”说完她又去找了把勺子来。

  这次用勺子吃比刚才用筷子吃爽多了,不过没盐还是觉得很难下咽,虽然不好吃,可是这么美的鬼儿亲自喂我,怎么好意思埋汰她呢?所以只好装作很好吃的样子一口一口的吃着。

  看着她这样一勺一勺的喂我,感觉好像个温柔的小媳妇一样,我不禁心里感叹“如果她是个人该有多好,我就可以泡她,娶她做老婆不知该有多幸福,唉!可惜她是鬼啊!”

  想想今天对她做的龌龊事,她不仅没有责怪我,还对我这么好,我不禁感到很羞愧。

  正当阎馨抬手把最后一勺粥送到我嘴边时,门开了,阎香走了进来。

  阎香看到阎馨对我这样,气鼓鼓的对阎馨说,“姐姐,这色狼都醒了,你怎么还不把他丢出去啊?”

  听到阎香的问声,阎馨转过身对阎香说,“他现在身体还很虚弱,咱们不能不管他,况且他体内的冥丹还没有完全融合,如果出去被其他鬼遇上,强迫把他体内的冥丹取出他就会魂飞魄散而亡”。

  “哼,让这色狼死了更好,省得以后再祸害他人,既然姐姐你下不了手,那我把他体内的冥丹取出来吧!”说完还朝我走了过来。

  阎馨赶紧拦住她说,“香儿,你再胡闹我把你送回家去”。

  阎香一听说要把她送回去,顿时一改刚才的凶态,拉着阎馨的手可怜巴巴的说,“我不要回去,我会好好听姐姐的话的,姐姐你别送我回去好么?好不容易才求得爹地同意我跟你上来一次,我不想回去一个人待在府里,没人陪我玩很无聊的”。

  阎馨看着她那可怜样,假装生气的说道,“那你就听我话,不然我以后不带你出来玩了”

  听到这话,阎香只好乖乖的说道,“姐姐你别生气了,香儿听姐姐的话,不胡闹了”。

  8酷K匠q;网永久免{C费看小说*3

  阎馨看她服软,对她说道,“那你先回去看铺子吧”

  估计是小丫头贪玩,怕回家无聊吧!所以只好乖乖的出去了。

  看阎香出去了,阎馨过来把我重新放平躺下,对我叹道,“唉!阎香这丫头调皮不听话,不过还好,每次拿回家威胁她准会乖乖的”。

  我说道,“阎香贪玩,不想回家也很正常嘛!”

  看我躺好后,阎馨转身把桌上的碗筷收拾了一下,对我说,“我先去把碗筷洗洗,然后去帮香儿看看店铺,你自己休息一下吧,有什么事再叫我”。

  “好吧,你先去忙吧,有什么事我再叫你”。

  看她出去后,我一个人无聊了起来,躺在床上胡思乱想的。

  古话说的好,饱暖思淫欲,如今饭也吃饱了,一个人躺在她床上也无聊,想着我这样浑身无力,今天晚上看来要在这里过夜了,而房间里又没有沙发什么的,阎馨可能会和我同床共枕,虽然她是鬼,不过相处了这么久,我也不怕她了,想想她那脸蛋,那身材,而且又那么温柔善良,如果晚上再发生点啥浪漫的事……我是不会介意她是鬼的。

  想着想着我又无耻的硬了,脑子里浮现出一幅幅我和她的淫荡画面,只可惜现在没力伸手去撸,不然我肯定会畅快淋漓的撸一发。

  脑子里YY着她,渐渐的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直到一阵尿意把我逼醒。

  醒来后,我意识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爱液馨香说:

唉!初中没毕业,文化实在低,文字功底差,只能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