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转身看了一眼我同桌,他一侧身,意思让我从她和桌子的空回自己座位上,免得还得去讲台那里绕一圈。而我在那一瞬间脑子跟短路了似的,正常回座位都会面朝桌子,背对椅子进,而我居然正好反了往里进。而且我进去的时候还是低着头的。那时候夏天,大家穿的也少,我正好看到了满园春色。她明显比其他女生发育的要好一些。这是当时给我最深的印象。

  而且在上面向下看她的样子,我觉得更漂亮了。其实人俯视看的话,都能看到最帅最美的样子,这也就是为什么那么多爱自拍的拿手机拍照一定要俯视着拍自己。你们懂的。

  我往里蹭着走的时候,她忽然抬头看了看我,而我的眼睛睁瞄着她的胸看着呢。刚巧被她看到了,当时我觉得特别的尴尬,赶快进去坐在那里了。

  当我坐下的时候,她跟我说:“你要有麻烦了。”我非常疑惑的看着她,问:“什么?”

  她说:“陈磊,他哥是初二的,混的挺不错的。叫吕哲。”在这学校我倒是认识一些人,但是初二的我还真没几个认识的,认识的基本都是初三的。跟我在旱冰场认识的一个干姐姐有关,这是后话。听她说完,我也没表示什么,指是“哦”了一生。就没再说话了。

  等到快上课了,陈磊还是没有来,我当时觉得这孩子估计是怂了吧。八成是逃课了。心里呵呵的冷笑。

  下午第一节课是代数,我们那会代数跟几何还是分开讲的,跟现在不一样,应该都叫数学了吧。代数老师是我们隔壁四班的老师,一个年仅60的老太太,讲课挺烦人。我不他喜欢听她讲课,但是没办法也得听,其实我并不是小混混。我是那种其实很喜欢认真学习,但是平时不能挨欺负的人,这跟家庭教育有关系,从小我爸就对我讲,出去别惹事,但是别人欺负你,往死整,出事爸给你善后。所以我打小就是已这种心态长大的。但是也正因为这样,我以后才吃了人生中最大的一次亏。

  由于刚开学,老师讲的东西都比较浅,而且我手里是有初中所有教科书的。那书都是从我干姐姐那弄来的,我平时放假除了玩,其实也还是很喜欢看书的。说句一点不吹牛的话,就初一那点东西,我在家看的。老师不教,我打个及格都没问题。

  一方面老师讲的浅,而且我也不喜欢听他讲课,还都是我会的。我带着没事就偷偷的看我同桌,也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就感觉眼睛拔不出来似的。那会刚初一,根本也没谈过恋爱。上小学的时候当然也没事就偷偷牵我那个同桌的手,那时候可能就觉得是喜欢吧。反正是不太懂。我就那么看着我现在的同桌,越看越痴,后来才知道,那可能就是一见钟情。

  可能长大了再有那种一见钟情的感情就特别的难,但是刚青春期的孩子,那种感情非常简单的就会来。

  我就这么看了一节课,直到老师说下课,同学们都站起来喊“老师再见”的时候,我才知道我居然就这么傻傻的看了我同桌整整一节课。

  下午第四节课,是自习。我正爬桌子上懒洋洋的看着书的时候,我同桌用胳膊肘子捅了捅我,我看了她一样,她对我往门口使了使眼色。我顺着看过去,看到外面站了能有7.8个人。其中就有陈磊一个。他一边用手指着我,一边跟他旁边的一个男生说话。那男生看起来要比陈磊高一头多,也比陈磊壮实的多。

  这时我同桌小声跟我说了句:“陈磊旁边的,是他哥,就是吕哲,二年六班的老大。”

  我依然没接我同桌的话茬,嘴角一丝冷笑。其实心里还是打怵的。相信被人堵过的人都知道。自己身边没人的时候,被7.8个人堵门口心里是什么样的压力。小学里些的那红一个打7.8个的都是放屁。真正打架,相应实力,打俩都困难。

  看g正M版s章;节f+上e酷匠网y、

  我回头看了一眼闫家光,这2B睡的都快打呼噜了。我随手撕了一张笔记团成一团就往陈家光头上扔了过去。这一下砸的还挺准,正好砸到他头上。随后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到我正看他呢。我就用手指了指门口。他也看到了门口有那么多人,随后递给我一个疑惑的眼神。我用他能听到微小的声音跟他说,等下课。然后继续回头看我的书。

  下课铃响了,同学们都开始收拾东西走了,我同桌这时候问我:“用我帮忙吗?”我对她笑了笑:“不用,你先走吧。”她看了看我,没说什么,背上书包走了出去。这时候我走到闫家光呢,小声对他说:“一会我出去,你从窗户跳出去,到咱俩中午聊天的大杨树那等我。”他当时就不干了,说:“那你咋整?”我搂住他的脖子对他说;“放心,在十中,能抓住你一哥的人还没出生呢。”随后他没说什么,就坐下了。

  我扭头向门口走去,外面陈磊他们并没有敢进班级,就在门口看着我往外走。到门口,吕哲就走到我面前,指着我问我,:“就你欺负我老弟呗?”我并没有正面回答他的话,而是看向陈磊,问他:“你哪找来这么个2B,知道还特么问我”,陈磊没说话,吕哲立马爆豆冲我骂:“CNM你TM骂谁2B呢?”我当时就笑了:“我说你2B,你就接话茬,你不是2B谁是2B?”这一下吕哲更要爆发了,但是他依然没敢直接动手,而是跟我说:“小B崽子,来,跟我出来。CNM的.”我说:“行啊,你等会,我拿书包。”

  没等他反应,我扭头就走进教室,当我刚进教室的时候,我一脚就把门给带上了,然后把靠门的那张桌子一横,档住门口。冲闫家光一吼:“跳窗户,跑!”

  闫家光听到后,把窗户打开直接就蹦了出去,我班里还有没走的学生,看见我俩这架势都看懵了。看闫家光跳出去了,我也跨着一张张桌子往窗户那跑。还没到窗口,就听到教室门被踹开的声音。我也没回头,顺着窗户跳了出去。

  我们初一的是一楼,初二是二楼,初三的是三楼,也不知道哪来的这不成文的规矩,已经很多年了。跳下窗户我和闫家光就往学校西边的铁栅栏跑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