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年,印象中那些年乱七八糟的事挺多的,但是印象最深的肯定是发大水了,各种大兵去抗洪抢险啊什么的。那时候自己还有个想法也去当兵拯救劳苦大众,现在想想都觉得2B。

  那一年的9月,我开学了,要上初中了,我初中要上的学校叫鹤城十中。我家就在学校旁边。上学不用2分钟。上小学的时候上学天天都要路过这个学校。那时候就幻想自己什么时候能到这里上学。那就证明着自己已经长大了。

  国际惯例,9月1号开学。就记得开学那天乌泱泱的全是人,开始是分班,所有初一新生都站在操场上。开始是校长先讲话,然后就说要分班。接着就有好几个老师拿个纸板站在人群前面,一年一班到几班那时候没太细看。

  然后就是教导主任一个挨一个念之前的学校和名字去分班。后来才知道我们学校的分班是从一班到九班,大概那时候每个班要有80个人。是按照入学前的分班考试的成绩来分的,一班全是拔尖的学生,然后是二班。

  教导主任念到,海明小学,五年五班,刘一。一年三班!听到念到我自己名字的时候,我就去找我们的班主任了。当时非常认真的看了一下我们的老师,很年轻,很漂亮,就是个子不太高。看样子当时就感觉20多岁,后来才知道那一年,我们老师27岁。

  回当我们班分的差不多的时候,老师就带着我们往教室走,在教室的走廊上。老师突然站住,让我们按大小个站好。男生左边,女生右边。我记得我当时候好像是站在第五个。站的差不多了后,我看了一下有多少自己小学的同学跟我分到一个班里了。一个女生叫王巍。一个男生叫侯勇,还有一个是我小学时的死党,叫闫家光。这小子性格极其猥琐,但是打架真心特别的狠,脑子里永远只装两件事,下流,打架。

  回过头来的时候,刚好看到站在我旁边的一个女生。不是那种特别漂亮的女生,但是却看上去让人觉得很沉迷的感觉,或者只是我沉迷吧。后来老师开始分座位,我坐在第二排,而她,是我的同桌。

  第一堂课其实根本屁都没讲,就是各种自我介绍,先从班主任开始,我们班主任叫李金荣,把自己的大名写在了黑板上,说一些有的没的,大概意思句是我们是她带的第二个班,之前她带了一个班,在学校带出的成绩是最好的怎么怎么的。然后就让我们自己作自我介绍。譬如叫什么名字啊,之前哪个学校啊。学习成绩啊,理想啊。什么的。

  那时候学生都还很腼腆,可能是刚开学互相都不认识,基本上都说说自己叫什么。理想什么的就完了。

  C酷匠mz网~永C久s@免费`看$W小1说3

  到我的时候,我说我叫刘一,理想是想当兵,做一个为人民服务的兵。到时候抗洪抢险我也去。那是我小时候的愿望。虽然长大后事与愿违。但是多年后的汶川地震的时候,我毅然的背上行囊只身一人去做了义工,这是后话。

  但是当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我听到的确实异常刺耳的哄笑声。我说话的时候,面对这的是我的老师,我看的出,她的嘴角也有着一丝不屑的笑。而坐在我前面的一个男生,叫陈磊。却是笑的最甚。

  我没说什么,坐下后,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会笑?还有老师不屑的笑容,已经那个叫陈磊的男生笑的就跟在看一部喜剧片似的。

  我正胡思乱想想的时候,一个轻柔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路“我叫刘佳,我的愿望是作一名老师”。然后就赶忙坐下了。我以为这女生很腼腆很老实啊。后来我才发现我这种想法是多么的错误。

  这就是我的同桌,让我看着就觉得沉迷的女生。这时候我仔细的看了她,她的头发并不长,是短发,但是不是男生那种卡尺,毛寸什么的。留海到眉毛。还有点碎。漏的耳朵尤其的性感。最重要的是她说话间都会喽酒窝,还有两颗小虎牙。

  大概介绍完了,老实接过话茬,说什么我们班的学生都是成绩非常优秀的学生。以后要好好学习,考上鹤城一中。这里要说一句,鹤城一中是我们当地非常非常牛B的学校。

  牛B到譬如中考满分650。每年都有录取分数线的,我记得基本每年的录取分数线都要在600以上,扩招一些的时候,也就降低那么1-2分。如果中考差分1分1万。差几分就说什么都不要了。虽说当地还有个四中叫省重点。连一中都么评上。但是在当地人眼里,一中句是神,四中就是渣了。

  其实我的性格从小就不是个稳当的孩子,小时候我淘气,那时候我也就5岁左右,天天“撩骚”,打架。追着我家邻居打,那孩子比我大两岁,被我欺负的直哭。可能有人不懂撩骚啥意思,简单点说有点类似惹是生非的感觉。后来我爸看我太淘气了,就给我扔到我姥姥家了。我姥姥家在大兴安岭。一个林场,全林场也就几百户人家。小的可怜。给我关了一年多。回家后就老实多了。后来一淘气,我爸就给我送那边去。在那边也闹出过很多不省心的事。譬如在仓房里亲小姑娘,还让我弟弟给我把风之类的。和我弟弟偷烟抽差点把仓房点着之类的。以后有机会再说。

  我们班主任是教语文的,上午句给上了一节课。教的啥早就忘了,反正不是论语,学而时习之什么的都是后来了。中午回家吃饭我句郁闷今天学生笑我的事。越想就越生气,中午草草吃完饭我就去找闫家光了。就是那个特猥琐又能打的。卤煮第一次看“大片”就是后来这哥们在网吧给我发的。

  到他家的时候这货刚吃完饭在那逗狗呢。见我来了,就跟我说:那么不想跟你一个班,偏偏跟你分一起了呢。

  我说“草,当我愿意跟你一个班呢”

  然后他傻笑了一下就问我咋大中午找他来了。

  我就把我上午被人笑的事跟他说了,尤其是我前面那个陈磊的。咋就那么想干他呢。

  没想到这货当时句表示同意,还说一夏天了,都忙着升学的事,都没打架了正难受着呢!

  于是我跟他约定好了,下午到班就要找茬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