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窕躺床上无奈的叹口气,昨晚出去唱歌嗨一夜早上起来脑壳都恍惚,收拾收拾准备出门收拾完了走到楼下听听力的耳机又给忘了,赶紧折回去拿耳机,一来一去累的李窕直在心里想骂娘,奄奄的顶着太阳去考试,默默打气,虽然姐是去裸考的但是还是要认真做题的万一感动了考神,我就这么顺当的过了呢。

  但是现实就是坐在考场上,看着作文脑壳又恍惚了,抓起笔把脑袋里装的单词快速组装好,唰唰唰往上填,三十分钟的卷一写好后,李窕抓着笔开始转圈,愣神,盯着卷子上的英文字母,它们就在转转转,拆开来ABCD都认识啊,组合起来就不认识了,无奈能干吗,蒙呗~唰唰唰,答题卡都填好了,剩下来的时间干嘛呢,这是个问题,抓起笔转转转,李窕心想为什么这种我花钱报名考的试不能提前交卷呢,抬头看看监考导师,四只眼的导师也像感应到了一样盯着李窕看,李窕连忙转头,吓!

  一惊一乍没有悬念的四级裸考就这么过了,饭点到了,李窕真是无奈,试考的不咋地自己还是那么的有食欲,买份饭打个电话给张君君,这货不爱考试过了B级就不想往上考了,天天宅宿舍和修仙一样,不,不对是宿舍蹲着三个仙,都一窝一窝的宅。

  “君君,你们吃啥?”

  “你吃啥我们就吃啥!”

  "我吃屎,给你捎一份?“”滚!“带份饭回去,爬着五楼,李窕心里想,老娘天天爬五楼,教室在五楼宿舍在五楼每天来来回回怎么就不见瘦呢,怪哉怪哉。推开门,新装的宿舍空调呼呼的吐着冷气,踢掉鞋,吆喝着”懒货们起来吃饭!“”zzzzz....“一片沉默”还吃不吃饭啊,不吃我一个人包了哈!“一阵颠簸:“女侠,手下留情~”

  李窕那个汗啊,敲敲饭盒:“哎哎哎,我说你们能不装睡么?能不能有点创意,这些老埂天天拿来玩,真是落后!““才没有呢,你还不是有时候被骗到,嘿嘿”猥琐的笑声,左上铺韦娟儿卷毛狮子一样的鸟窝头钻出被窝揉揉眼带上博士伦笑嘻嘻的说。

  李窕大白眼飞过去一个:“咦~真堕落,太阳晒屁股还不起”

  摸摸对面床铺的被子,空的,问娟儿:“荔荔呢?”

  b/酷匠;网%首l+发

  “出门了,她男人找她出去吃饭饭谈谈人生理想抱负。。。。”

  “打住打住,知道了哈”赶紧打住这货的话,拿起筷子撕开包装翻翻饭盒,李窕牵起嘴角,嘿今天打饭阿姨给了好多肉,瞬间心情明媚了哈。

  “哎哟,老子要下来吃饭啦,吼吼哈嘿~”君君拿掉耳机爬下上铺饿狼扑虎的来拿饭盒“我去,君君,哈个屁啊,练葵花宝典呀!”

  “滚,你们这些凡人不懂我君君的世界~”双眼略带浮肿一头草绿色头发的君君傲娇的捧着饭盒傲娇的说,说完就又嗖的爬上床戴上耳机开撸,游戏佘毒的花季少女啊。

  啧啧啧,李窕嚼着排骨,嘎资嘎兹的想,其实我还是很刻苦的嘛,虽然我也宅,虽然我是裸考,总比这三个熬夜嗨爆起迟了索性不去考试的三货强。orz

  吃完饭,睡觉的吃完继续睡,打游戏的吃完继续打。出门的荔荔同学还没回来,正午的太阳爬的老高了,李窕扔了饭盒洗洗手躺床上开始捣鼓手机,现代人的手机好忙,每天起床开机起来要先上一遍qq再去刷下微博接着逛下校内还要留意着微信朋友圈像李窕这么八卦的还要再去上会天涯,这一套流程下来就已经过了小半天。所以说吧现代人都是手机上瘾症,等车排队吃饭什么的都要拿出来摸摸,不过吧也有一类人吧他们就像被隔绝在21世纪的科技发达圈子之外,比如说韦娟儿,这货到现在qq连个头像都没有,丢人,每次看她弹出来的对话框李窕总觉得是在和腾讯客服聊天,多次威逼利诱下,她还下了个微信算是略微的跟上了现代人的步伐。

  刷着朋友圈,刷累了,闭上眼准备歇会的李窕在呼呼的空调声中就这么睡着了。

  “叮铃”手机消息的声音震醒了熟睡中的李窕,眯着眼还没从熟睡中缓过来的样子,抬手刷屏,手机短信,“时雨:什么时候放假呀,猪!”

  时雨是李窕高中最好的朋友,高中毕业后,时雨去了W市追随她男朋友方俊一起报考了W大,每逢放假,李窕都要和她出来聚聚,这么宅的李窕可以让人叫出来聚聚也是不容易啊,都是真爱。

  “要到26,7才能放假吧,手头还有两门课没考!别太想我哈,回去电你”李窕连忙给时雨过去。

  刚发过去,那头的时雨直接就打过来了冲击炮一样的突突突:“嘿,小样,我们后天就放了唉,回去我没得歇两个月了呢,这次咱们导师给我们安排了实习,真是兴奋又不想去~”

  “姐姐,说这么多别噎着啊,别嘚瑟咧,实习要努力啊,也就是说你只放一个月咯?”李窕把头缩被子里嘿嘿笑着说。

  '“嗯,对呀可能更早吧,方俊也要实习了,我七月就走啦,所以呀你放假的时候我都会W市了,咋办?来看我啊!”

  “报销路费吧,不报销我不去啊”

  “好咧,你丫太坏了,不给路费不来是吧,伤心!友尽了。。。”时雨气急败坏的哼哼道。

  “你那么想见我必须报销路费,要不你来看我哈?如果你们家方俊打算放人的话!”李窕一脸臭屁哈哈道。

  “恩恩,这话待会和你好好理论,再和你说个正事啊,前两天我看见乔薇了,她说祁权要回来了唉,怎么样,激动吗?”时雨口气都带着点三八的气息。

  拿着电话,李窕有点愣,祁权,那个笑起来能让太阳失去颜色的白衣少年,不是风动不是幡动而是心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三青说:

写小说好累,码字好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