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犯们都有一丝不解,赤狐所跑的路他们都熟悉,那边除了牢房和一条被墙堵死的路外,连一个大点的窗户都没有。

  不过,即使不解他们也不得不跟上,谁让自己的命都已经掌控在这些劫狱者手中。

  跑了两分钟,已经可以看到前面的那堵墙了,陈小鹏他们依旧一脸平静,但罪犯们却是越来越担心。

  终于,跑到了墙角下,其中一罪犯绝望的呼喊了起来:“哦~不~我的天呐,我还不想死!”

  见状,附近牢房有些家伙幸灾乐祸了起来“哈哈哈……还好没把我带出去,这不是自找死路么!”一个刚才想出来却没机会的家伙大叫着。

  但是这人的话音刚落,墙壁处又传出一阵轰响声。是赤狐和陈小鹏再次发起攻击,再次把厚厚的石砖墙打穿。

  共同前来的十明队员已经见识过这非人哉的一幕,现在已经见怪不怪。

  而附近牢房里那些准备看好戏的犯人们清一色的歪着头,张着嘴,瞪着眼,跟看到了UFO似得。

  不说那些牢房里的罪犯,那些跟在身后的五十多人也全都惊的一动都不动。

  见状,赤狐大吼了一声:“喂……你们想死的继续留下。”说完便转身而去。

  这时他们才回过神,争先恐后的往外跑去。

  因为此时所在的位置是死路,在加上摄像头24小时监控,所以平时就完全的疏忽了防守。

  破墙而出后没有一个守卫,又向最近的围墙跑去,墙边后又直接砸穿,就这样轻而易举的带走了五十多名罪犯。

  不过最主要的原因还是F国多年来有遇到过越狱的,但还从没遇到过敢光明正大劫狱的,所以对此一直都比较松散。

  这也是X说通政府的原因之一,可以用这次机会让看守监狱的部队好好提神,不然等到真的恐怖分子劫狱拿后果就没那么简单。

  ●-酷-E匠网永r_久"免费bT看小#0说

  临走前,陈小鹏最后一次按下了遥控器,在刚才来的方向再一次响起爆炸声。

  那炸弹是陈小鹏和赤狐砸穿墙壁后才留下的,此时引爆只不过是为了把人引那边去。

  如今已经逃出了监狱的那堵墙,来到外面陈小鹏没有直接跑,而是停了下来对着人群说道:“现在不管你们愿不愿意,都成了越狱犯,即便是现在回去也是死路一条,所以你们别无选择。”

  众罪犯们没有在说什么,只是惊呆的,傻傻的看着陈小鹏。

  陈小鹏继续说道:“而想活下去的人,只有跟着我。现在全部人在一起目标太大,所有人都飞开行动,你们谁爱在一起谁在一起,但你们的目的地只有一个,那就是C镇!只要你们能躲避官方的追捕,成功到达C镇,那就算通过第一关考核。只要你们成功的通过了所有考核,我保证你们不但能够漂白,而且能站在世界的巅峰!”

  听着陈小鹏的话虽然不少人都觉得挺心动,但如果有的选,他们宁愿乖乖的回去坐牢。

  但是也有不少人却是再次的露出了兴奋的目光,这些人因为听到漂白这两个字而有了精神。

  “好了,所有人解散吧。”

  “喂,那么C镇在哪?我只听过却不知道怎么走。”其中一人问道。

  陈小鹏笑道:“C镇在哪?自己打听!这也是考核之一,当你们最后能成功留下后会懂得。”

  说完,又看向赤狐道:“走了。”说完便扭头而去。

  如果是那些冲动的人肯定会直接跟着陈小鹏他们走,但此时的都是会思考的人,所以他们都没有这样做。因为他们都明白,既然陈小鹏已经说了这是一个考核,所以肯定不会带上他们。

  看着陈小鹏他们离去,不少人还在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也有些人开始商议。

  突然,身后不远处传来呐喊声,还没等所有人反应过来,其中一人便喊到:“该死,警卫追出来了,快跑!”说完,所有的人都四处逃踹而去。

  而陈小鹏一行人离开罪犯们后,都慢跑前进,返回了车子。

  车子启动,依旧是赤狐在开,陈小鹏坐副坐。

  “你说他们会有多少人能留下?”赤狐问道。

  陈小鹏回答道:“我怎么知道,我要是知道他们谁能留下,我们也不用瞎忙活了。”

  “说的也有道理,我还真以为你小子什么都知道。”说着看着陈小鹏笑了笑。

  “喂……喂……前面……前面……路口!撞啦!”

  待赤狐听到陈小鹏叫唤之时就立马转头,只见前方……准确的说眼前有辆车几乎就要和自己的车撞到了。

  没有半点犹豫,赤狐急忙把方向盘360度的旋转,但为时已晚。

  “轰”两辆车头在一个三角路口撞在了一起。

  还好这是转弯口,车子几乎是最慢的行驶状态,当相撞后除了车头有些变形外也没多大伤害。

  “还好撞的挺轻,让你小子开车不专心,看你以后还敢瞎搞!”坐在副坐的陈小鹏稳如泰山,没有丝毫动摇,车子停住那刻便吐槽到。

  赤狐也差不多,虽然稍微向前扑了一点但也没丝毫损伤,还笑着回应陈小鹏:“得了吧,要不是和你小子说话我怎么可能会撞……”

  说到这,对面车子的驾驶员已经下车了,走上前来敲了敲车窗便用F语破口大骂:“怎么开车的,给老子滚下来!”边说还边使劲的敲着窗户。

  如果是三年前,赤狐肯定会直接下车,二话不多说直接一巴掌拍过去,管对面是商业巨头还是官方大佬。而如今的赤狐依旧是一脸的微笑,把此当成放屁。

  当然,赤狐从一个暴力的人成为一个讲道理的人不代表他就变成胆小怕事的人。“嘿,伙计,没看到我们是从什么方向过来的吗?”赤狐一打开车门就笑道。

  那司机还是那副模样回应道:“我管你是从哪个方向来的,反正你怎么的也得给老子个交代!”

  “我的老大可不是什么善类,我这不是刚从监狱里把他带出来,告诉你吧,他之前就是因为捅了几个人才进去的,刚打通了官方释放的。”说完指着陈小鹏。

  陈小鹏对这家伙是想当的无语,瞎掰的本事如此了得。

  而对面司机刚想回应,对方车子副坐上的人把头伸了出来说了句:“诺克,回来。”

  那一脸凶相的司机听到赤狐玩笑恐吓的的话没有一丝畏色,但一听到副车座那人说的话便立马老实了下来,回答了一声“是”然后便乖乖回去。

  在司机转头的同时,那副坐上的男子也打开车门走了下来。一下车便笑道:“司机不懂事,不知伙计怎么称呼?”

  赤狐随口的乱报了一个名字回应道:“我叫杰克,怎么!”赤狐在这男子下来的第一时间便紧缇了起来,倒不是因为这男子有什么恐怖的,但赤狐感肯定这人绝非普通人。这普通人所指的对方不是某国特种兵那也是当过特种兵的雇佣兵。而境外国家来到本国赤狐肯定会得到消息,既然上面没有消息那只能证明对方是雇佣兵。

  “不,不,不……我不想怎么样!你刚才的意思,你刚才监狱里出来?”那男子微笑着说道。

  赤狐点了点头配合道:“那是,是为了接我的老大!”

  “你老大?”回应了一声然后看向副坐上的陈小鹏。看了一眼后又微笑道:“那你这黄皮肤的老大是菊花国人?”(日为太阳,太阳如菊花般灿烂,用菊花国举例日本人在合适不过。)

  “我靠你NN个腿,你M才是菊花人。”一听到这老毛子说自己是菊花人,没说脏话习惯的陈小鹏出口成脏,用华夏语骂道。

  见状,那男子露出了一副迷惑样:“你老大原来是华夏人?他那么激动的在说什么呢?”虽然听不懂陈小鹏在说什么,但他却听出了这是华夏语,所以也敢肯定陈小鹏是华夏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