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号弹一发出,狱长急忙向军方,警方发出了求救。然后命令剩下的两个排一个去门口加上戒备,命令另外一个排看好牢犯。

  与此同时,在陈小鹏的带领下一行人很快的便到达了监狱的西面。

  抬头看了看这高达数十米的墙,且布满了钢刺头的墙,陈小鹏笑了笑然后把一只手贴在了墙上。

  “他这是要干嘛?想爬上去?这又不是岩石……”一位战士不解的说道。

  接着,陈小鹏向右边移动了起来,一直移动了十来米才突然停下:“赤狐,这边,这里的墙壁比较稀松。”

  听言,赤狐小步走了过去,而十人也迷茫的紧跟其后。

  来到了陈小鹏的身边,两人又对视了一眼,然后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

  虽然说陈小鹏以前根本就没和赤狐这样搞过,也没任何商议过,但在陈小鹏说到西边的时候,赤狐便已经清楚陈小鹏要干什么。在普通人眼里这打算无非是自残,但习过真正华夏武术的赤狐却非常明白,这只不过是小意思。

  “准备好了吗?”

  “好了。”

  说完,两人便面对墙壁。

  陈小鹏又指着墙上的一块地方然后说道:“这里,我数到3就开始。”

  “好的。”赤狐简单的回应道。

  “1”“2”

  而那十个人是完全不懂这两个人在商量什么。就在他们疑惑之时,陈小鹏的“3”便数了出来,发生了令他们想都不敢想的一幕。

  只听“3”刚结束,两人的拳头便同时向墙壁轰去,还没等十人来得及思考,伴随着一阵“轰”响,墙壁上便被砸出了一个窟漏。

  看到如此壮举,所有的人都惊呆了,那些人都在幻想,要是这样一拳能打穿十几厘米后墙的拳头打在了自己身上,那后果会是怎么样?被拳头贯穿?被一拳击飞?

  “走了,现在监狱里看守的人不出50人,你们先发制人,无人的把那些人给麻醉了,然后安我吩咐的去做,记住一定要特别的强调越狱的后果。”说完,陈小鹏顿了顿又开口道:“还有,如果监狱里有华夏人,一律带出明白了吗?”

  众人虽然都反应回来了,但还在惊恐之中,听了陈小鹏的话都点了点头。

  “好了,行动!”说完,一行人便向监狱逼近。

  路上,打晕了七个看守的人便顺利的进入了关押牢犯的房子。

  而沿途路过之处,陈小鹏都会用自己的方法,让监控摄像头短暂的失控几秒。到了牢犯关押的房子,陈小鹏又把视屏干扰的任务教给了赤狐,而赤狐把十人中的一员叫了过来。

  唯一不同其他九人的是那被赤狐叫过来的人也是一名特战队员,只是入选特种兵没三个月,专攻电子设备的技术员。

  在他的操作下,三分钟便搞定了室内的监控系统。倒不是因为他有多高明,而是三个月的时间里他对F国的防御系统已经掌控的差不多了。

  监控的问题已经搞定,为了能节省时间,十二人分成了七组行动。分别由两名队员一组,陈小鹏和赤狐各位一组。其中六组人向各区位走去,剩下的一组两人向门口走去把风。

  撂倒了所有守卫后,陈小鹏来到了H区,这里关押的牢犯约有七八十人。

  之前外面的爆炸声都很响,又看到一个个守卫晕倒,罪犯们早就注意了起来,大多人心里都明白肯定有事要发生。

  当陈小鹏大摇大摆的来到众人的眼前后,所有人都安静的看着他。

  环顾了一下四周,陈小鹏直接进入正题:“我!是某雇佣军的人,想从你们这里挑选合适的人加入我们!”

  一句话玩,不少人露出了不屑的目光,也有不少人露出了激动的目光,但没有一个人吭声。

  陈小鹏接着说道:“想加入我们的人,我们会把你们带出监狱,然后你们自行逃跑,到了指定的地点集合。”

  “在此期间,F国政府的人会派出军队,动员警察对你们全力的围捕,因为你们是越狱的逃犯,一旦,他们抓捕到你们,你们将会直接被判死刑,连继续生存的机会都不在有!”

  说道这,陈小鹏没有在说如果成功会怎么样,而是看接下来的人会怎么选。

  这时,原本那些看似激动的罪犯们立刻减少了五分之一。

  “我跟你干!”

  “救我出这该死的监狱,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只要你能救我出去,让我自由,我给你十万法郎……哦不……一千万法郎!只要你能把我安全的救出……”

  一个个罪犯们用F语呼喊道。

  而在此期间,又有一半的人思考了一番后陆续的退缩。对于这些人,陈小鹏牢牢的记住了。

  “现在,我要打开牢门,没有我允许敢乱来的人别怪我手下不留情。没被我指明的人也休想企图逃跑,没有我的带领你们一出门便会被乱枪打死。”说完,直接走到牢门前。

  其中,坚持到最后也没退缩的一个牢犯说道:“钥匙!钥匙在守卫的身上。”也许这人已经确定陈小鹏会带着他们这些站到最后的人,所以激动的提醒到。

  陈小鹏笑了笑,没有理会那人的话,直接用双手抓住了相邻的两根钢柱。

  这一幕看的牢里的人是非常不知所措,这个自称雇佣军的黄种人要干嘛?

  就在他们疑惑之时,陈小鹏突然大吼了一声,然后直接把两根钢柱给掰歪了。

  这让牢里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让那些原本打算不安分的家伙顿时静下了心。这正是陈小鹏要的效果。

  然后看着不敢说话的罪犯们,陈小鹏面无表情的在人群中指了起来。

  “你……”

  “你……”

  “你……”

  “……”

  “都跟我出来!”

  听言,不少罪犯都忘记了刚才那惊人的一幕不解的发问。

  “为什么?我已经站出来了,为什么没有我?”

  “有没有搞错?我们不是都退出了吗?我可不想死!”

  “……”

  陈小鹏又面无表情的说道:“有意见的可以和我单挑,当然也可以一起上。”然后又看向那些不愿意的人说道:“如果你们不想出来,我现在就干了你们。”

  “伙计们,这黄皮子不让我们出去,我们跟他们拼了,自己逃……”

  本来有个人开头,不少人都有相同之意,但还没等那人把话说完,陈小鹏直接一脚踹了过去。

  伴随着一声“轰”响,那人直接被踢飞,还撞到后面那人身上。顿时,两人同时向后飞去,直到撞在了墙上才停止。

  能蹲在监狱里的人可不是什么善类,一半以上都是因为打架杀人什么的进来的,所以多多少少也比普通人有些能耐。

  此时看到陈小鹏的一脚如此果断,如此暴力,没有人认为自己受到了这样的一脚。

  于是那些原本蠢蠢欲动的人又收起了乱动之心。

  “好了,不想和他们一样刚才被点上的人都给我出来。”

  言毕,那些躲在墙角的人为了保住性命,不得不跟出来。

  一行十二人,包括两个华夏人在内都出来后,陈小鹏又把牢门给掰回了原样。

  “都别乱走,跟在我后面,不然出事了别管我。”说完便大摇大摆的往外走去。

  s◇酷m匠《p网b《唯一“u正;《版,。,d其◇;他都VX是盗5r版

  来到刚才分散的地方,已经有三组的人已经回来待命了,各自都带着十人左右。

  等了两分钟左右,又有一组回归。但是在这个时候,外面突然响起了青蛙的叫声,于是在场的队员也都发起了青蛙的叫声。

  因为这叫声是信号,叫声起说明外面有情况。而房内的人听到信号也跟着发信号让还在行动的人马上撤退。

  蛙叫了三十来秒,剩下的三组人和两个把风的人相继赶回。

  而那迟来的三人也不是没有收获,虽然不如前三组,但也带回了二十人左右,总共加起也有五十多人了。

  “赤狐,带路,我殿后。”虽然陈小鹏已经看了一遍地图,依稀的知道了方位,但他知道相比肯定没赤狐熟悉。

  “全部人都跟我走。”说完带头向刚才来时相反的方向跑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