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我一定要晒死他。”

  其母不耐烦,上去拉他,“快回来。”

  刘易阳用力挣开,“妈,真得有鬼。”

  其母再拉,刘易阳再挣开,脸上的神情比哭还难看。

  其母的脸上终于换上了一副受惊的表情,她急急忙忙跑进屋里。刘易阳不禁连喘几口气,“妈终于相信了。但是不该吓着妈的。”

  过了一会,其母又出现了。她手里揣了一盆水,走了刘易阳身边,用手巾浸了点冷水,擦着刘易阳的额头,道,“易阳啊,你要冷静。”

  母亲关爱的眼神让刘易阳感到一阵温暖,“妈,你回去吧。我一个人就行了。”同时坚定了与鬼斗争到底的决心,理由非常伟大——“为了不再让关心我的,爱我的人担惊受怕。”

  其母边擦边道,“易阳啊,你要冷静。”

  看到母亲眼神中的担忧,刘易阳拍了拍胸脯道,“妈,你放心,我现在已经是个男子汉了,这点小事还难不倒我。”有亲人的支持,似乎马上就有了力量和勇气。

  其母又道,“易阳啊,你要冷静。”

  “妈,你放心。”

  “易阳,你要冷静。”

  “妈,你放心。”

  “易阳啊,你要冷静。”

  “妈,你放心。”

  ……

  k,酷Qe匠K网)L正@y版9首06发8O

  刘易阳终于感到有点不对劲了,其母怎么说来说去就是这句话啊。他心中隐隐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将要发生。

  突然,一阵救护车的声音传来,紧接着车子就停在刘易阳家门口,几个白大褂冲了下来。其母迎了上去,“医生,我家孩子老说有鬼,是不是头还没好?”领头的白大褂道,“把他带回去检查。”其他几个白大褂抓起刘易阳的手就往车上拖。刘易阳大叫道,“我没病,你们干什么?”

  刘易阳做梦也没有想到,他被带到了精神病院。医院的医生检查了他的头部后发现没有什么问题,决定让精神病的医生再检查一次。其母其父忍不住抽搐,“这孩子命怎么这么苦啊!”医生道,“放心,你们发现得早,你又已经按照我教你的在他面前说‘你要冷静’这句话,能有效地减轻精神病患者的压力,应该不会太严重。”原来其母给医院打了电话。

  精神病院里,医生给刘易阳做了一系列检查后,确定没有什么问题。刘易阳忍不住说道,“我不是说过我没事嘛。真得有鬼,我又没骗你们。”那精神科医生脸色一变,“留院观察一天。”

  “不要啊!”刘易阳发出了一声惨叫。

  刘易阳当然没有精神病,不过在精神病院里的痛苦的一天可令他一生难忘。回到家,他再也不在他父母眼皮下出去晒太阳了,但除掉那个声音的决定更加坚定。

  这几天那个声音也没有再响起,似乎过了一段安静的日子。但刘易阳知道,只在除掉那个声音后,太平日子才会来临。终于他等到了他父母都不在家的时候,天见可怜,伟大的时刻终于来临了。

  “你还在不在?”

  “在啊,怎么,你要行动了吗?”那个声音似乎知道刘易阳要做什么,不过听口气满不在乎的。

  “不错,你受死吧!”说罢,刘易阳急急忙忙跑了出去。

  此刻,正是正午,太阳处于高度兴奋点。刘易阳眯着眼睛,抬头看了太阳一眼,虽然以前很讨厌夏日的骄阳,但此刻他觉得太阳很可爱。

  站了一个小时,刘易阳轻轻问道,“你还在不在?”

  “在啊!”那个声音懒洋洋道。

  二个小时后,“你还在不在?”

  “在啊!”

  三个小时后,刘易阳头胀胀地,“你还在不在?”

  “在啊!你快不行了吧。”“是的。”江上游歪倒在地上.........

  睁开眼睛,刘易阳发现又到了医院。最近这段时间,估计医院赚了他家不少钱。又是住院,又是救护车的,能少吗?

  这回第一时间出现的居然是王永强。

  “你小子怎么搞的,居然会中暑,还好我到你家找你,发现得早,不然就严重了。”

  “哦,我现在没事了吧?”

  “医生说没事了,走吧,我送你回家。”

  “好!你等我一下,我去下卫生间。”

  卫生间里,刘易阳心脏激烈地跳动着,如果现在用仪器测量一下的话,可能会以为他得了心脏病。

  看到四下无人,刘易阳小心翼翼地问道,“你还在不在?”

  “你问我吗?当然在。”那个声音还在。

  “啊!”刘易阳绝望地、痛苦地闭上眼睛。

  “与天斗,与地斗,不和鬼斗。”这是他离开卫生间时抛下的一句话........晚上,刘易阳躺在床上,想着面前面临的难题。

  “既然硬的不行,就来软的试试看。”他决定改变策略。

  “喂,我们聊聊吧。”

  “没问题。你想聊什么?”那个声音倒是随叫随到。

  “求求你不要附在我身上啊!”这声请求凝聚了刘易阳这段日子的不辛,声音低沉,凄凄凉凉,催人泪下。

  那个声音似乎被吓了一跳,隔了一阵才道,“没问题。”

  刘易阳眼睛一亮,“那你快点走啊。”

  “我现在没有办法离开你的躯体。”

  “为什么?”刘易阳急急道。

  “一方面,我离开你的身体就会消失……”

  “你不是已经死了吗,消失就消失啦。”刘易阳忍不住插嘴。

  “闭嘴。”那个声音中透露着一股威严,虽然刘易阳不太情愿,但不知怎么地还是没反驳。

  那个声音见刘易阳不吭声了,顿了一顿继续道,“另一方面更是问题,我现在根本没有办法离开你的身体。”

  “啊!没有办法了吗?”刘易阳如斗败的公鸡,垂头丧气。

  “这也不是。”刘易阳不由一振。

  “如果你有足够的力量的话,就可以将我排出体外。”

  刘易阳不由连忙念念有词,“快离开,快离开,……”

  那声音不由笑道,“没有那么简单的,我不会笨得在没有足够把握前把消灭自己的方法告诉你的。嘿嘿,就算告诉你,你也做不到。”

  好奇心人皆有之,刘易阳也不例外,“为什么?”

  “很简单,你没有足够的精神力量发动这个咒语。”

  “咒语?嘿,想不到还有人这么迷信,相信有咒语这个玩意。”

  “当然存在了,我之所以还能存在,就是因为我在身体爆炸前运用了‘魂飞不散’这个咒语。”

  刘易阳嗤之以鼻,“那你还有没有精神力量发动这个咒语啊?”

  “当然有。”

  “那你为什么还不走?”

  “这个……”

  “哼,说什么没有办法离开呢,还不是怕死?”

  “怕死?”那个声音怒道,“我周成林参加过大小数百场战役,几时怕过死了。”

  “哼,吹牛吧。要是真的不怕死,为什么赖在我这个无辜少年的身上不肯走?”

  “我现在想不出办法!”

  “你反正有能力念什么咒语,念一下不就出去了?”

  “是啊,我虽然不能自己送自己的魂魄出去,但把你的意识赶出去还是可能的。”

  “什么?”l刘易阳的脸吓得铁青,“那不就是把我杀了,还要占着我的身体?”

  “嗯,不错。以前怎么没想到呢?”

  “不要啊”,刘易阳心里为自己口不择言后悔得几乎把晚上吃得全吐了出来,“求求你,

  不要杀死我啊,我还年青,还有很多事没错呢,呜……”刘易阳直挺挺地跪在地下,声泪俱下

  ,虽然不能向那个声音下跪,但这样一来也能表达他几百份的诚意。

  “哈哈哈”,那个声音大声笑了起来,“你放心,我死也不会要你的躯体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浮生丶说:

  新书,求大家的推荐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