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曼曼吃痛,皱了皱眉说,“是真的,你家人都没有告诉你吗?你抓得好疼啊,快点放开手啊。”

  刘文龙赶忙担负起护花使者的责任,用劲拿开刘易阳的手,嘴上说,“快放开,你别抓痛了曼曼同学。”同时心中不由又忌又羡,“这小子真他妈的会选时机占美女便宜,我也得找点机会。”“天啊,为什么和我过不去啊!”猛得听到刘易阳大喊一声,吓了刘文龙一跳。街上的人纷纷投来莫明其妙,神经病之类的眼光。林曼曼揉着手臂,有点不知所措地看着刘文龙。刘文龙不由得心中一阵得意,“我在这美女心中蛮有地位的嘛。唉,你自己揉手臂多累,要不要我帮忙。”刘文龙这一句话当然不会说,心中想想可以,任刘文龙倜傥不凡也不敢提这种要求。

  “曼曼同学,我们还是走吧!他可能受了点刺激,不过马上就会好的。”

  林曼曼见刘易阳的脸色怕人,连连点头。走了几步,回头见刘易阳还是一动不动,忍不住道,“他这样会不会出事啊?”

  刘文龙轻轻一笑道,“林曼曼同学真是关心人啊。你放心,他不会出事的,他又不是神经病啊。再说,他离家应该不远,会有熟人送他回家。也许过会他就会自己回家了。”

  “哦”,林曼曼回头又看了刘易阳一眼,那眼光真有点像担心某个神经错乱的人回不了家,如果刘易阳看到恐怕一辈子也忘不掉。此时,刘易阳正沉痛地接受着不可接受的事实及路人甲乙丙丁异样的眼光。

  正如刘文龙所说,刘易阳在路人甲乙丙丁异样眼光的攻击下终于回复了神智,自己回到了家。

  “易阳,我给你报了高复班,这是听课证。”刚回到家,其父就递上一张盖“中华学校”字样的红印的硬纸片。刘易阳“哦”了一声机械地接过。其父见儿子并不怎么热心,忍不住道,“儿子,我可是好不容易给你报到的。现在高复班要求很高,又要托关系,又要花钱……,唉,不说这个了。总之,你要挣气,好好抓住这次机会,考一所名牌大学。”是的,虽然由于中国大学实施宽进严出的教育政策,但是每年落榜的人还是不少,而现有的高复班又相当重视自己的升学率,所以往往只收一些分数差上20分以内的学生。虽然其他一些单位看到高复班的市场不错而加入,办了几年学,但由于好的生源被老牌高复班吸引走了,所以在每年的升学率都在10%以下的压力下跨掉了。剩下的老牌高复班有鉴于此,更加重视生源的质量。因此,现在除了成绩尚可的人外,其他人一次高考没考好,基本上没有翻身机会,除非是通过超越常人的毅力自学成材。像刘易阳这样,高考成绩没有出来就搞定了,可见其父是运用了很大的关系网。

  不过,刘易阳问了他最关心的问题:“老爸,我是不是在大晴天被雷劈到的?”

  刘易阳希望是刘文龙听错了,但老爸的答案证实了他心中最不情愿接受的事实。“不错。以后就不要再提这事了,过去的就过去了。”

  “你们为什么不告诉我?”

  “大晴天的被雷劈到,毕竟比较邪门,还是不让你知道的好。”

  “你们太迷信了。”刘易阳气冲冲地回到房间,“如果早点告诉我,我也不会在林曼曼面前出糗了。现在林曼曼会怎么看我啊。”

  其父施施然跟了进来,“易阳,这事很重要吗?”

  “重要,重要。让我静一静。”强行将其父推出门外,“啪”地关上门,冲刺似地跑到床边,一个后跌朝床上落去。不禁思绪连篇。

  吃完饭,再躺到床上,思绪不止。

  “其实也不能怪老爸老妈,其实自己也很迷信,不然怎么会听到那个消息后会那么失态。真是的。”

  “林曼曼和刘文龙是什么关系啊?他们拍拖了没有?”

  “根据李威的定律,如果一男一女手拉手走在一块,那个肯定是拍拖了;如果一男一女走在一起,但没有拉手,就可以凭他们之间的距离看出他们之间的关系亲密程度。见鬼,当时怎么没有留意。”

  “就算他们隔得还算远吧。”

  “他们是约好一块出来逛街的呢,还是偶尔碰到的?”

  “就当他们是偶然碰到的吧,但他们一起走了多长时间?也许才一会吧?”

  “就当他们刚碰到的。咦不对,说什么也遇到10分钟了吧。”

  “没这么长,只有五分钟。”

  “也没这么长,只有三分钟。”

  “可能只有一分钟吧。”

  “这家伙怎么可能和林曼曼一起那么长时间,最多一秒。”

  “一秒也不可能啊,他们在一起有多少时间。”

  “烦死了,不想了。”

  ……

  “奇怪,大睛天的怎么会有闪电啊?”

  “难道天降斯人以重任,必先苦其心志,劳其体肤……,嘻嘻,难道我要成为大人物了吗?”

  “还是老天故意折磨我,让我心灰意冷之下去自杀,然后再给天堂增添一个天使?会是天使吗?”

  忽然,一个年轻又充满磁性的男音响起,“都不是,是我击中了你。但这不是我的错,我也是身不由己。”

  刘易阳跳了起来,警惕地环顾四周,“谁,你是谁,你在哪?你是不是盗贼?我家没什么好偷的,你快走吧。”

  那个声音道,“我不是盗贼。我是一个精神体,现在寄居在你的身体里。”

  刘易阳迷糊道,“什么是精神体?”

  那个声音道,“用你们星球的词来说,就是魂魄.....”

  对魂魄这词刘易阳还是有点了解的,“你是说,你现在在我身体里?”

  B`酷|:匠●网y首_L发'

  那个声音笑道,“不错,用你们的话来说,你现在被鬼附身了。”

  “鬼啊!”刘易阳用尽力气大叫一声,昏了过去。

  第二天刘易阳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对着镜子左照右照。虽然他对镜中的模样并不满意,但身体毛发皆受之父母,天生如此也无可奈何。不过,令他高兴的是,镜中的模式并没有改变。他长长舒了口气,“还好只是做梦。”

  “既然我已经决定和你打交道了,我们就坦然交流吧!”还是昨天那有点磁性的男性声音,刘易阳的脸突得绿了。

  猛得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一阵风地冲到外面。由于刘易阳有睡懒觉的习惯,此时已经是上午10点多了,太阳已经开始向高峰迈进。夏天的太阳又毒又辣,但刘易阳以惊人的毅力硬是晒了一个小时。“鬼怕阳光,晒死你。”原来如此。

  吃完中饭,刘易阳洗了一把凉水脸,朝着镜子“嘿嘿”一笑,“应该解决了吧!”为了确认一下是否功德圆满,刘易阳轻轻地道,“喂,你还在不在啊?”

  “当然在啊,我能上哪去?”

  “束”得一声,刘易阳百米冲刺到了外面。其母刚收拾完餐具,见状追了出去,“易阳,快回来准备功课。”追到外面一愣,“易阳,你站在太阳底下干什么?”

  刘易阳急急道:“妈,我被鬼附身了,站在太阳下好驱邪。”

  其母骂道:“胡说八道,你读了那么多年书,怎么还这么迷信,快回来。”

  “晒太阳很舒服啊?”那个声音又出现了。

  “妈,”刘易阳大叫,其母吓了一跳,“妈,你听到了没有,鬼说话了。”

  其母努道,“我什么也没听到,你别瞎说了,快回来。”

  刘易阳急得满头大汗,“妈,真得有鬼啊。我要晒死他。”

  “你怎么不听妈的话,快回来,当心中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