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阳醒了,易阳醒了,医生,医生……”。刘易阳清醒过来听到的第一个声音就是其母歇斯底里的叫唤声,映入眼帘的是其母激动不已的面孔。接着,一位白大褂带着数名护士出现在他的面前,对着他又是摸又是抚了一阵,然后伸着手,在他眼前晃了两下,“你能看清这里有几根指头吗?”。“五根。怎么啦?”刘易阳道,突然发觉自己的声音竟然有点嘶哑。

  “嗯,还不错。”白大褂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对着刘易阳的母亲道,“他基本上没什么问题。”“太好了,太好了……”,其母转身向外跑去,“我给他爹打个电话去。”刘易阳到现在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自己好好的为什么会在医院里,忍不住面带疑惑向白大褂望去。白大褂显然明白他的意思,道:“你被闪电击中了,已经昏迷了五天,能活下来真是奇迹啊!”他脸上带着几分真诚的笑容,眼中略显得色,似乎在对刘易阳说,“你能保住性命全靠我医术高明”。几个护士也为这个奇迹惊叹不已。正当白大褂估计自己依靠这个病例能在医院提高多大地位时,猛得看到刘易阳突然坐了起来,几个护士发出声惊叫。他的声音中带着急促:“你说我昏迷了五天?”

  “是啊!”白大褂有点怀疑刘易阳不会算日子。

  “那高考呢?”

  “高考啊,当然已经结束了。”白大褂忍不住冒出想法:“难道他是个考生?”

  “结束了啊,完了……”刘易阳重重的跌回床上。

  白大褂好心的走上去,“小心脑震荡,你的头部现在相当脆弱……,咦!”

  这时,刘易阳的母亲正好回来,看到儿子躺在床上,双眼紧闭,脸色可怕,吓得连忙拉住白大褂,“医生,我儿子怎么了,医生,可要救救我儿子啊,我们夫妻可是只有这棵独苗啊!医生,我给你下跪了。”白大褂连忙拦住,道:“你不用急,他只是受到刺激再度昏迷,很快就会醒的。”

  刘易阳的母亲愣愣地自言自语道,“他受什么刺激了?”

  白大褂道,“可能和高考有关吧。”看着其母瞪着自己,白大褂连忙道,“我不是故意的,这不关我的事。”

  清醒后的第二天,医生检查后确认没什么大的问题了,刘易阳就回到了家里。虽然身体上的创伤在家补了两天基本上恢复正常了,但心理上的创伤就一时难愈。刘易阳是上海市崇明中学高三的学生,为高考他已经辛辛苦苦准备了一年的时间,结果在高考第二天被闪电击中,提前落榜了。这意味着,他还需要再辛苦一年时间。更让他难受的是,他爱慕的对象——高三班的女生林曼曼基本上100%能上上海的大学,他和她将会被滔滔长江水相隔至少一年。在这一年里,其他几个追求者大有机会,而他却不得不再啃那些老生常谈的破书。老实说,就算能跟着林曼曼进入大学,他的机会也不是很大,现在就更不用说了,你说他能不难受吗?

  正当他唉声叹气的时候,其母进来了,“易阳,刘玉玺他们来了。。接着,四个高矮不一,各具特色的男生施施然走了进来。他们是刘易阳同班同学兼好友。个子高高瘦瘦的,带着眼镜,一脸帅气的就是刘玉玺,这人成绩非常优秀,只是有点呆气,他们都叫他书呆子。如果不是从小玩到大,这人根本不可能和刘易阳与其他三人交上朋友,也可以说是他们这一小群体中的一个异类,也是刘易阳父母为其定的学习榜样。个子高壮的一个叫白月,他两眼很大,不过长得还不错,但看上去不太像高中生,更像个练武的。不过他还真挺能打的。个子中等的那个叫李威,学习一般,不过泡妞一绝,往往是其他人的情感问题的请教对象。还有一个叫王永强,身材矮胖,是几人中刘易阳唯一从长相上比得过的人。不过这家伙偏偏心灵手巧,手工做得绝对一流,连电子游戏也打得最好,而且注意不少。大家都怀疑其智力可比刘玉玺,只不过其不太用功而已。刘易阳本人呢,可用不高不帅来形容,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非常的平凡,这也是他追求林曼曼长达三年,还没有一点结果的原因之一。

  刘易阳知道他们是来劝慰自己的,连他们的劝慰方式刘易阳也知道的很清楚。刘玉玺会一本正经得拍一下他的肩膀,对他说,“跌倒了再爬起来才是男子汉”,然后再“脉脉含情”地盯着他的双眼,直到他受不了为止。有时候他忍不住想:“怎么这么倒霉,交了个同性恋者作朋友”。其他三人则要么叫他去打游戏,要么去打篮球,要么去看美女,反正都是些户外活动。果然,刘玉玺坐到他面前,拍了他肩膀一下,道,“跌倒了再爬起来才是……”。刘易阳马上站起来,拉着李威朝门外走去,“我们去看美女。”这个时候,也许“天涯何处无芳草”这句古语加上点美色刺激最能安慰人了。白月和王永强大声叫好,刘玉玺愣了一愣,马上叫到“我也去。”“窈窕淑女,君子好求”这是刘玉玺几秒中内做出决定的唯一理由。

  也许是烈烈的太阳把许多美女关在了房里,也许是他们运气不好。他们五人在八一路上站了两个多小时,每人吃了将近十根冰棒,但收获甚微。李威首先撤了,理由是“由于身体失去过多水份,有损美好形象。”既然有人带着,其他人散得很快。

  刘易阳垂头丧气地往回走。今天这个提议可真是失败,白白浪费了自己及好友们宝贵的青春。他也明白,之所以呆了两个小时,完全是朋友们因为这是他这个安慰对象所提的建议。想到这,他心理还真有点感动。忽然,他眼睛一亮。

  只见前方一位美女向外走来,正是林曼曼。她穿着蓝花格的连衣裙,撑着一把粉红色的遮阳伞,在大街上就像草原上一朵会移动的鲜花。她露在外面的皮肤就如玉缎一般,骄阳的强光不但未造成任何不协调,反面衬托了她的皮肤之美。她瓜子脸型,扎着两条辫子,随着她的走动一起一伏,衬托着她的唇红齿白和娇好的面孔,显得她是如此地清纯可爱。她的笑容如阳光般灿烂,但对着的人却不是刘易阳。

  ?R酷匠网…首0@发

  刘易阳不得不将视线移向旁边。原来是高三五班的班长刘文龙。这个家伙倜傥不凡,成绩优异,一向是老师们的宠儿,崇明中学2014届毕业生中的天才,据说当他填报华东师范大学时引起了全校的轰动,因为以他的实力绝对有把握上清华和北大等名校。正当刘易阳不停地在叫“怎么会是他”时,两眼被他们两个一起上街的景象刺激得充血时,林曼曼和刘文龙看到了他,林曼曼道,“咦,这不是刘易阳同学吗?你的头没什么事了吧。”刘易阳脑子中一片混乱,“他们是不是已经拍托了?”,根本没听见林曼曼说什么。林曼曼见刘易阳没反映,转向刘文龙道,他是不是还没好。”刘文龙接口道,“不是被晒坏了吧!他也真是倒霉,大晴天被雷劈了。”“大晴天被雷劈了!”,这句话对刘易阳的刺激太大了,刘易阳抓住林曼曼的双臂,大叫到,“他的话是不是真的?是不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