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快停车!”大卡车开到半路,四个人站路央,挥舞着手臂大喊,一脸的振奋。

  “大家听着,把家伙都准备好,没有我的允许,不许让任何人上车!”王风将车停下了,那四个幸存者连忙跑到车旁边,一脸期望的说:“大哥,求求你,救救我们。”

  酷;m匠网(G唯V一(H正版,yn其(%他都%$是盗。=版

  四个幸存者,一个十多岁的老头,一男一女两个三十多岁的年人,一个十来岁的小孩。

  “我为什么要救你们,对我们有什么好处呢?”王风冷不丁的这样冒出一句,不仅这四个幸存者都惊呆了,就连车上的众人也惊呆了,王风居然说出这样的话。

  “大哥,你救了我们,我们会报答你的!即使这辈子还不了,下辈子我们当牛做马来报答你!”老头连忙王风跪下了,老泪纵横道,“我这把老骨头也活够了,我走不走都无所谓了。你把我的儿子和儿媳妇以及孙子带走,求你了!我给你磕头了!”

  老头说完马上就将身子蹲了下去,王风连忙制止道:“慢,起来说话,不然我立即走了!”

  老头闻言连忙站得很端正,而两个年人连忙扶着老头,替他拍打着裤脚的尘土。看着两个年人对老头一脸的关切神情,车上众人有些悲伤。想不到,末日世界,还有如此孝顺的美德。

  “你们以前是做什么的?你们怎么逃出来的?怎么又会出现这里?”王风面无表情的问。

  “我退休以前是个厨师!我儿子和儿媳妇是机械厂的工人。十天前的晚上,我们正看电视,突然,我老伴了病,活活的将我一个八岁的小孙女咬死了。这还不算,老伴似乎谁都不认识了,我们怎么喊都没有反应。老伴满屋的追杀我们,于是我们四人连忙跑了出来。想报警,可是却现,整个城市的人似乎都疯了,于是我们赶紧开车逃了出来。十多天了,我们躲躲藏藏的开到了这里,眼看食物和水也没有了。这时,这里突然有人招手想搭车,我儿子好心的停下车,谁知道这些人居然把我们都从车上赶了下来,抢了我们的车开走了,把我们丢弃这里!”老头满脸的泪水,声音都嘶哑了,年妇女赶紧用袖子给老头擦眼泪。

  见状,车上很多人都落下了眼泪,该死的丧尸,破坏了无数的家庭,制造了无数的惨景,扭曲磨灭了人善良的本性。这时,王风能够确定这些人忠实可靠了,于是语气缓和道:“老大爷,刚才实对不起,我是试探你们。现我可以真正的告诉你们,你们可以上车了!”

  “啊,谢谢!”老头连忙将自己的孙子抱起,由车上的人接住抱上车,接着年人让老头先上,老头摆摆手道:“你们先上,你们先上!”

  “爸,还是你先上!”两个年人十分的孝敬。

  王风让旁边的罗鸣转到后面货厢里,把老头换了上来,接着两个年人也上了车。

  “老大爷,你们的车被什么样的人抢了,什么时候生的事情?”王风痛心的问,如果逮到这些家伙,一定要好好的教训他们。世界已经变成这样子了,正是应该团结的时候了,这些人渣居然……

  “就生刚刚不久前,五个长的十分壮实的年人,他们持着两把带血的锄头和一把菜刀以及两把斧头,硬生生的把我们赶了下来!”老头愤怒道。

  “依你的意思说,我们还有可能追上他们?”王风计算道。

  “应该能追上,那车的动机有毛病,不能跑太快,顶多只能跑到七十码!”老头回答说。

  “那行,我们现马上追上去,看看到底是些什么样的人,我要好好的收拾他们!”王风说着将速提到了一二码。

  果然,追了不到十公里,一辆白色的qq车停路央。开车的估计不知道车的动机有毛病,车开快了,结果动机坏了,五个大汉垂头丧气的坐路央抽着烟。大卡车的出现,五个大汉浑身似乎触了电似的爬起来,连忙跑过来拦车。

  “就是他们,是他们抢了我们的车!”老头一眼就认出了这几个心狠的家伙,连忙指认。

  “很好!”王风将车缓缓停下了,突然一个大汉跑到王风旁边,一把带着鲜血的菜刀架他的脖子上,对方恶狠狠的说:“快,赶快给我下车,不然我杀了你!”

  由于这大卡车后面的车厢侧板有些高,再加上里面的人都是坐着的,五个大汉一时间没有现里面有人,纷纷凑驾驶室两边,而另一边的罗成的脖子上也架了把带着鲜血的斧头。

  几个大汉认出了老头,只是随意的诧异了一下,便不觉得奇怪了,肯定是这车把老头捎上了。

  “出了什么事了?”后面有人问。

  “没什么事,你们继续休息!”王风朝后面喊,“等会自然有人来招呼你们。”

  后面还有人?五个大汉有些吃惊,立即有三个连忙用锄头猛敲着车厢板,大声吼道:“里面的人,赶快给我滚下车!”

  “谁这么狠,不像是我们自己人的声音呀?”一个奇怪的声音过后,车里的人全部站了起来,结果现,是几个拦路的强盗。既然是强盗,那么就不客气了,陈龙第一个就跳下车,接着第二个第三个……

  后,除了那两个年人和小孩外,十名武装人员全都跳了下来。见着这些人全部武装到牙齿。顿时,五个大汉傻眼了,大水冲了龙王庙了,惹上了一帮硬茬子。五个大汉连忙丢掉手里的垃圾,双手举得老高,个个神情惊恐。

  “他刚才是哪个狗日的叫我滚下车来着,马上站出来再给我喊一遍!”陈龙骂咧咧的对着五个大汉的脚下就是一梭子,吓得几个大汉浑身直哆嗦。

  “妈的,刚才不是叫的很凶吗,现怎么个个都熊了,吃**拉!”陈龙揪住一个大汉的衣领恶狠狠的说:“要不要试试这个东西?”

  陈龙将一颗高爆手雷大汉眼前晃悠着,吓的那名大汉面如土色。凭着一把菜刀,两把斧头和两把锄头就敢拦路抢劫,这些家伙的思维似乎有些太简单了!

  王风慢悠悠的下了车,将老头扶下车,然后带着老头走到大汉的面前问:“怎么,眼熟吗?”

  “眼熟。”一个大汉老老实实的说。

  “既然眼熟,那么接下来该知道怎么做了?”王风冷冷的说。

  “老大爷,我错了,求求饶了我,我再也不敢胡作非为了!”顿时,五个大汉连忙双腿跪地,不住的给老头磕头。

  “现才知道错,或许当初你们就知道错了,明知道是错的,还一错再错,你说我能饶了你们吗?”老头寒心道,“世界生了这样的变故,能平安的活下来就是上天的恩赐。你们不知道珍惜机会,还胡来,随便认个错就完了吗?”

  “老大爷,我们本来是老老实实的庄稼汉,这样做也是迫不得已!我们全村人被咬死了一半,其他的都逃跑了,但是后来都被追杀死了,只剩下我们这五个人逃了出来。如果不是我们当过兵,会些防身的东西,恐怕连我们也难逃一死呀。我们被那些怪物追怕了,到处都有这东西,走路太慢,而且又十分的危险,正巧碰上了你们,于是才起了一时的邪念,都怪我们一时糊涂,求你放过我们?”几个大汉跪地上十分的可怜,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如果这些人说的是真的,那么这些人应该可以留下,但是不能重用。王风吆喝道,“你们都把手张开伸出来,快点!”

  五双手连忙伸了出来,王风一一的检查了一遍,果然五双手上都布满了老茧,看样子是庄稼汉没错。不过王风还有些不确定,于是一一的问了每个人五种庄稼的播种与收割的方法。虽然王风不懂得种庄稼,但是五个大汉都说得头头是道。看来,他们的确是庄稼汉了。不过庄稼汉也分好人和坏人,王风这见几把斧头和锄头上还残留着鲜红的血迹,而丧尸的血迹是黑色的,王风一时不能确定他们到底干了些什么,可不可靠!看来只有试试了,毕竟人心隔肚皮,知人知面不知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