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的,这个世界太疯狂了!王风,怎么又是你?”某所监狱大门口,一个值班的狱警指着一个头发剃得光光的刚满刑被释放的犯人惊讶道。

  “是我,怎么了?”被狱警指的王风面对狱警的惊讶,他满不在乎的说,“大哥,这里面很不错诶,管吃管住的,也许下次我还来!”

  “什么?下次还来!”狱警的下巴都快掉地上了,如果自己没有记错的话,这小子已经是第八次被刑满释放了。听这小子的口气,似乎已经把这监狱当他家了。

  “怎么了,你不欢迎么?”王风不满道。

  “随便你了,不过我还是照例奉劝你一句,多想想你的前途,别再犯事了,这次出去找点正经事情做吧!”狱警表面好心的提醒道,心里却想着:这小子纯粹就是社会上的人渣!这人渣大事不犯,小闹不断,每次抓住关几个月就释放了。而这小子出去之后仍然不思悔改,继续扰乱社会秩序,根本就是无赖一个!蛀虫一条!烂人一根!!!!

  “唉呀,做了那么久的坏人了,我就听你一回劝,做一回好人!不过大哥,我没有亲戚朋友,也没有生活费,能不能方便一下?多少借点。”王风厚颜无耻的冲狱警说。

  “什么,你还要借!”狱警的眼睛快要鼓爆了,“你这小子前七次总共借了我二百五,至今不但不还,而且还想借,没门!”

  “你这铁公鸡,每次抠抠嗦嗦的才借我二三十块,我吃顿饭就没了。如果你给我借个痛快点的,我还可能再向你借钱吗?”王风扯着歪理争辩道。

  “小子,有借有还,再借不难,这么浅显的道理你不懂么?”狱警气愤道。

  “咳,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哦,对了,是‘有困难,找警察’,这可是你们警察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诶,难道你想做个冒牌的或者不合格的警察吗?”王风严肃道。

  “你……”狱警一时间怒火胸中狂烧,这小子根本就是一无赖。一时忍不住,狠狠的踹了这小子**一脚,将他踢了个倒栽葱。

  “哎呀呀,救命呀,警察打人了呀,警察打人了呀,救命呀,大家快来看呀!”被踢倒的王风像个三岁小孩被人抢了糖似的在地上打滚哭闹。

  见此状况,狱警的脸色顿时变了。这门口可是有监控器,如果这小子真的把事情闹大了的话,自己这个饭碗算是丢了。狱警没有办法,只好走到王风旁边,咬牙愤愤的说:“算你小子狠,想借多少?”

  王风闻言,顿时,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似的迅速的爬起来,嬉皮笑脸的搓着手:“二百五,这次我要借二百五!”

  “二百行不行?”

  “二百五!”

  “二百一行不行?”

  “二百五!”

  “二百二行不行?”

  “二百五!”

  “二百三行不行!”

  “不行,一定要二百五!”

  “行,二百五就二百五,算你小子阴!”狱警没有办法,只好从身上摸出几张钱丢给这披着羊皮的狼。

  “呵呵,你真是个傻瓜二百五!”王风拿着钱后,飞也似的逃了。

  过了半晌,狱警回过神来,不禁破口大骂:,妈的,我又被这小子给糊弄了!

  今天的阳光可真是好呀,或许是个好兆头!王风迈出监狱后,四下晒了晒太阳,很快就觉得很无聊了。入狱前平时没事,王风喜欢去网吧上网,而且是几天几夜不轻易下线的那种。王风的网瘾发作了,于是想去上网。可惜一连去了三个大网城,里面爆满。见状,王风火了,妈的,正规网吧没位置了,我就去黑网吧!

  可惜,王风去迟了,以前他知道的那片区域的黑网吧,已经全部被抄家了!看来自己这次的确是被关的久了些,外面很多事物都改变了。没有办法,于是王风又换了个地方,这地方还好,看样子这里的黑网吧没有遭到打击。王风轻车熟路的进了一家外表是照相管,实际里面是黑网吧。

  这所黑网吧设立的十分隐秘,这网吧老板是个六十多岁的干瘦老头,据说是某个特种部队退役下来的,身手十分的厉害。没有任何人敢在这黑网吧里闹事,就是那些监管黑网吧的工商人员也不敢打这老头的主意。别看这干瘦老头看上去毫不起眼,但是真正动起手来,一般七八个人根本就近不了他的身。

  看管照相管的是老头雇来的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孩,叫白雪,长相可还可以。很多来这黑网吧上网的网虫都认识这女孩。白雪一见王风,顿时向他开着玩笑道:“哟,这不是王大帅哥嘛,两年没见,是不是又去老地方(监狱)待着去了?”

  王风听了也不生气,如果说他真的有半个朋友的话,那就是白雪。其实白雪待王风也不是很好,只是偶然赊了王风几次帐而已。不过要是搁那干瘦老头那里,你一个子也别想赊!王风打着哈哈回复道:“是呀,许久没回去过,一不小心回去看了看,结果忘记了时间,这不,过了两年才记起,这里有个姐姐在想念着我呢!于是,我就回来了!”

  “贫嘴!小心唐爷爷揍你!”白雪嗔道,“哦,对了,我们这里的网管几天前走了,这几天一直没有招到合适的人选,要不,你来试试?”

  做网管?王风听了,觉得有机可乘。他试探道:“我行吗?我可是除了会上网外,其他什么都不会诶!”

  “唐爷爷说了,电脑和网络出了事情他负责,你只负责帮客人们解决上网过程中遇着的问题就可以了。”白雪好心的提醒。

  “真的?”王风欣喜道,自己别的本事没有,但是上网对自己来说,绝对小菜一碟!而且自己真的在这里待下去,不但有吃有住,而且跟这位美女朝夕相处,日子久了,嘿嘿!近水楼台先得月,向阳花木易逢春!好久没有碰过女人了~~~~“真的,你现在就去唐爷爷那里报到吧。”白雪乐呵呵的说。

  “行!”王风兴奋道,耶!

  王风哪里看到,白雪的嘴边浮着一丝若有若无的邪笑,似乎一只无知的羔羊被灰太狼骗了。

  王风在白雪的指引下,找到了正呼呼大睡的干瘦老头。王风接连叫了几声,都不见老头醒来。王风郁闷的小声骂道:老不死的!睡得这么死,是不是真想早点进棺材睡一辈子了?!

  王风的话音刚落,突然,老头一个鲤鱼打挺从睡椅蹦起来,凶狠的赏了王风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得他晕头转向,正分不清东南西北时,耳边响着老头炸雷般的吼声:“小子,居然敢诅咒我!皮痒了?是不是!”

  我靠,敢情这老头是在装睡!妈的,白吃了一耳光!王风待脑子稍稍清醒了些后,十分客气的说道:“老爷爷,听说你这里要招网管,我是来……”

  不等王风说完,干瘦老头一下子抓着王风的胳臂,两眼放光的说:“行,你被录取了!”

  这么快?王风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对了,我们把合同签了吧!”老头说完,像变魔术似的变出两份合同书和笔递给王风。

  签合同?这黑网吧还签合同??王风更加的惊讶了,但是惊讶之余,更多的是怀疑。这老头这样迫不及待的招人,莫非背后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别犹豫了,赶快签吧,不然我反悔的话,你就没有机会了!”老头不耐烦的催促道。

  “别急,容我先看下合同。”王风不慌不忙道,才不愿稀里糊涂的上当呢。

  “妈的,你小子到底签不签?”老头见王风慢条斯理的样子,顿时火了。他在王风面前将拳头捏得格格响。似乎王风胆敢说个不字,老头立即就会揍他。

  妈的,天下竟有比我还无赖的无赖!王风也火了,怒道,“你个糟老头子,牛B个鸟,我不干你这破网管了!”

  “什么?”老头一听,更加的发火了。猛然一拳击在王风的右眼眶上,免费赏了他一个熊猫眼。王风没想这老头玩真的,接着他也抡起拳头就砸。想想这些年,自己在社会上混,大架小架加起来不下几百起。而且在监狱里的打架更是恐怖,王风经常一个人单挑整个监舍的犯人,虽然说很多次都被打的喊爹叫娘的,但是毕竟还是挺过来了。而现在,不信打不过这老态龙钟的糟老头子!

  但是,事情证明了。王风的想法是极其错误的,这老头简直他妈的就不是人。打了大半天,王风愣是没有捞着老头一根毛,而且还被老头揍的鼻青脸肿的。最后,王风实在是坚持不住了,只好喊停。

  “怎么了,小子,被我打清醒了,那就快签吧!”老头高兴的喊,没想这小子如此的软弱。自己还没热身呢,这家伙就求饶了。

  “如果我不签,后果会怎样?”王风小心翼翼的问。

  “呵呵,很简单,我剁了你的双手!”老头说完,立即从柜子里抽出一把军用的三棱刺刀!

  妈的,这老头还有这违禁的东西,看来今天算是栽了!王风愤然抓过合同书和笔,唰唰几笔签了,然后像扔擦**的纸一样丢给老头。

  而后者见状,一时间还傻眼了,这小子还挺爽快!

  “现在,你还要不要看看合同的内容呢?”老头留了一份合同书,另外递了一份给王风。

  “看个鸟!拿去擦**吧!”王风气愤道,看都没看就签了,现在再看,有个屁用!

  “很好,这合同书里有很重要的一条,我必须要告诉你,就是无薪水,”老头一脸的灿烂笑容,仿佛奸计得逞。

  “什么?没薪水!那我还干个毛啊!”王风眼睛顿时瞪得像鸡蛋。

  “别骂人,我这还不得管吃管住嘛!”老头活像个大灰狼。

  “去你妈的,你这个卑鄙小人!我不干,死也不干!”王风坚决的吼道。

  “我也去你妈的,快去干活,不然晚上没饭吃!”老头说完,猛地一脚将王风踹进了网室。

  娘的,死老头,你会后悔的!王风想了想白雪那娇好的身材,一个相当龌龊的想法涌上心头。自己在这里白吃白喝白住,最后再上了这白雪,这样算下来,自己也不是很吃亏吧?嘿嘿。

  可是,待王风进了网吧后,顿时明白上任网管是怎样离开的了,也明白了那老头为什么会威逼自己了。

  娘的,这臭老头简直就是天杀的,把自己拉进了一个深深的陷阱。

  这网吧的客人,98%都是他妈的傻B!!!!!!

  开机不会!?????????

  输入法切换不会!~~~~~~~字母大小写转换不会!!!!!

  玩私服登陆器怎么用不会!***QQ开语音不会!*******进了游戏不会退出!!!!

  私服服务器关了说我机子问题!~~~~我草,我真想一把捏死他们,捏死再揉成一团,再搓成麻花,放油锅里炸,再拿出来一脚踩的粉碎!!!!!!!!!!!~~~~~~~~~~~~~~~~语音聊天不会开MIC,说网吧耳机是坏的。

  看电影嫌不是普通话的!问我:“网管,有没有毛片看?”我说没,他怪电影不全!

  QQ登陆不上说机器不好!我跑过去一看,结果是密码不对,那丫的还问我密码多少~~!

  还有一个更厉害的傻B小妞,接了一个不认识的网友的视频,喊我过去,问我视频里的人是谁!!!,我草,我还有这本事???~~???

  甚有一个国际傻B,打个CS别人放颗烟雾弹,他遭闪了,他狂喊:网管,死机了……

  一个傻MM聊QQ,问我怎么打字的。我问她,你不会打字吗。她说会。我说,那你打字就行了(同时帮她调好输入法),一会又叫我。说:网管,我怎么打不出来字啊。我说你要打什么字打不出来,我帮你打。她告诉我说:你先打个""你好吧"",我帮她打了。然后你们知道她怎么说的吗?她说,大哥你别走了,就坐在我边上帮我打字吧。全然就是一个侏罗纪公园里的超级母恐龙!

  最后还有傻B问我:网管,我这里怎么没有QQ币呢?你帮我下载点QQ币……我*TM的那玩意要是能下载~!我他妈地就不用上班了~操的,我去找上帝喝茶了……

  好不容易折腾到凌晨零点了,从现在至第二天早上的八点钟,属于通宵时间,终于有时间休息了。王风刚刚眯着眼睛,网室里面有个网虫就扯着大嗓门狂喊:快,大家都来看,爆炸新闻!

  好不容易有机会休息,他妈的遭天杀的又叫嚣了。王风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起身去看看。

  这网虫打开了一个BBS网页,网页上横批四个鲜红的大字——世界末日!下面一大篇文字描述说,凡是注射过天伞公司的T病毒疫苗的人,都会变丧尸。而且上个星期,世界各地都不断的在出现丧尸,只不过还处于少量状态,而这些消息都被当地政府死死的封锁了。这篇文字说很有可能,在这个星期,注射过T病毒疫苗的人,都会变成丧尸!到时,就是世界末日的到来!

  “呀的哦,这天伞公司是什么破玩意,我怎么没有听说过?”王风疑惑道,“我看八成是那些闲得惟恐世界不乱的家伙的恶搞!”

  “怎么,你连天伞公司都不知道,你吃屎啦!”一个混混模样的网虫指着王风说。

  “妈的,我今天刚从监狱里放出来,在里面待了两年,我怎么可能知道这天伞公司到底是个什么玩意!”王风郁闷的说。

  “哦,这也难怪!”那混混醒悟道,然后介绍说,“这天伞公司研制出的T病毒三个月前通过了联邦最高生化科学院、联邦最高生物科学院的检验,他们研制的T病毒疫苗大量的进入市场,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天伞公司就成了全球实力最强大的公司!”

  “T病毒?什么是T病毒?”王风像个白痴似的问。

  “这T病毒是他们秘密研制的,除了他们内部的少数人外,没有人知道该病毒是怎样生产的。这T病毒可不得了,可以治愈任何疾病,就连癌症、爱滋病以及各种疑难杂症都可以迅速的治愈。而且不论受多重的伤,只要命还没丢,这T病毒都可以马上令人起死回生!一个月以前,我跟人打架,胸部被扎了一刀,送到医院都快咽气了,但是医生把T病毒疫苗注射进我的体内,才一个小时,我就出院了,而且身上没留丁点伤痕!”说话者说完撩起胸前的衣物给众人看,果然一点痕迹都没有。

  “我也是,前段时间风流快活时,忘记戴套子了,结果感染上了爱滋病,可把我吓坏了。但是我注射了T病毒疫苗后,这T病毒居然把我体内的爱滋病毒都给杀死了,你们说这T病毒厉不厉害?”另一个网虫得意的说。

  接着又有几个网虫纷纷说着自己注射T病毒疫苗的事情,更有一个猥亵家伙,居然用T病毒疫苗来壮阳!

  草,这里居然有一半的人都注射了T病毒疫苗,看来这东西或许真的很有效。可是,说他们会变成丧尸,这就太离谱了吧?

  Do最,新`\章N节上酷匠网$

  王风稍稍安慰一下网虫的情绪后,准备继续睡觉。

  可是,正在这时,异变突起!

  刚刚那些说自己注射过T病毒疫苗的网虫,突然全部倒地昏迷了,脸色十分的苍白,嘴唇乌黑,呼吸困难。见此状况,旁边的网虫们全部慌了神,纷纷蹲下观察着那些昏迷者。

  “他们怎么了,不会真的要变丧尸了吧?”一个瘦瘦的家伙胆小的说。

  “草,闭上你的乌鸦嘴,别胡说!看样子,好像是中毒了,我们应该立即打120报警!”另一个网虫建议道。

  “别忙,现在情况都还不明,先暂时不要轻举妄动,看看再说!”说话者是王风,现在他巴不得这几人是中毒,最好立即就死掉。出了这么多条人命,这老头的黑网吧就别想再开下去了。嘿嘿,这样,自己的苦日子就结束了。王风一时间为自己的运气感到十分的高兴,殊不知道,这些昏迷的网虫们,他们的身体里面,病毒正在快速的控制并改造他们的身体,一场无形的危机悄悄的酝酿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