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更新《最快j上n酷《?匠网

  窗户残留的碎片划破了我的后颈,同时对面的狙击枪的子弹打在了我的腿上。我跳到了水里,杂草丛生。潜泳到了木笼子下面,借着木头间的空隙呼吸。

  疼痛和死亡,我选择了忍着这钻心的痛。水面的涟漪消失,敌方还是对着水里乱射。头顶的阳光照着火辣辣的。

  直到我清醒才发现,那木笼子里坐着一个人——廖志伟。他的双脚双手被铁链紧紧锁在了木头上。全身都是血,身上爬着虫子,看来他已经饿了一天。

  我心里隐隐作痛,若是没狙击手我有把握干掉岸上的握着冲锋枪的人。

  忽然我想到怎么干掉狙击手了,只希望成功……

  我现在出去肯定要被乱枪扫死,刚刚跳出窗,我就找到了狙击枪的开火点。

  岸边一梭子打完后,我迅速掏出鹰眼匕首,举出水面,借着刺眼的阳光反射到了狙击点。鹰眼匕首光滑无比,闪闪发亮,加上耀眼阳光,刀尖的威力更加无与伦比,对付狙击手是最好不过的。

  估计那隐蔽的狙击手的眼睛伤的不轻,同时岸边的人也发现了我。我又快速潜泳到了岸边,狙击手看不见我了。我露出眼睛,枪口浮出水面,藏在杂草后面,对着岸边的人“点名”。我知道自己还在他们掌控之内,不然怎么一个特种兵被锁,九个失踪。

  不知道猎鹰C.D组有没有找到另一个匪穴。现在指望不到他们来救我们了。解决了岸上的几个人后身上子弹也差不多用完了,从衣服口袋捡到了一发。看了看笼子里的秃鹰,半死半活。

  现在找不到狙击手了,也不能潜水救人检枪。身上就两把刀,一把只有一颗子弹的手枪。身上的痛苦无人体会。

  我坐在这又饿又疼,还动弹不得,想在或许我又要在黄泉路路口徘徊了。

  渐渐地,天黑了小屋子那边出现一队人影。疲惫不堪的我也懒得跑了,直接滚下了水,待在了廖志伟身边。我扶着笼子,脚上的伤口愈来愈疼,或许被污水感染,或许是恐惧。

  小屋子那边有人提着手电,在水里射来射去。有几个穿军装的问道:“有没有人?”

  其中有人在窗户用手电看到了木笼子,于是惊喜地喊道:“队长!”

  那其中一个穿军服的走来,用手电照了照,看见了里面穿着迷彩服的廖志伟。

  “救人,鹰眼大队的!”那人命令道,他应该是那个队长了吧。

  我精疲力竭地招了招手,他们游下了水,几双手一起把木笼子解开了,用枪打掉铁链后,我们被拖上了岸。近看原来是武警。

  武警队长向我们敬了个礼:“武警支队野狼突击队队长程鹏!受鹰眼特种大队大校精鹰雷英辰之托前来支援!”

  看来猎鹰B.C组还安全。廖志伟依旧昏迷不醒,我无力而勉强回敬了个礼:“雷队,我兄弟昏迷,麻烦请个医生。”

  我顿了顿继续说:“我的腿中弹了,不灵便,给我把枪,你们去找找其他九个兄弟吧。”

  “嗯,也好。你们好好养伤,我给你们留些食物和水。”说完他把一步枪,一些子弹和一手电留下了。

  “谢了……”我喝了口水。

  他走了两步,忽然回头问:“诶对了,怎么十一个人?不是十二个人吗?噢~堂堂威尔曼大赛冠军林峰怎么也会被抓?”

  “牺牲了一个……林峰?”我说。威尔曼大赛就是威尔曼国际侦察兵大赛。

  “什么!牺牲了!”程鹏看起来十分愤怒,“林峰呢?就是你们代号飞鹰的?”

  “原来他叫林峰…还是侦察兵王…他死了。”我低下头愧疚地说,并掏出鹰眼匕首。

  “死了……死了……一年不见,”他的声音略带哽咽,漫漫黑夜,看不见他的泪水,“去年他获奖的时候我还在……”

  “抱歉……”我更有些自责了,虽然他的死不关我什么事,但是他是为我兄弟而死,如果我能扑下秃鹰,结果就不会是这样了。

  “兄弟,不怪你……”顿了顿他命令,“我们自己人和人质可能关押在那片山上,所有人跟我搜索前进。”

  “保重!”我知道哪里都可能是埋伏,只有祈祷他们能够带着人质和战友平安归来。

  靠着程鹏留下的食物和水我熬过了漫漫长夜。他们没有回来,廖志伟醒了。

  “这就是阎罗殿?”他揉着眼睛望着四周问道。

  “嗯,我们都死了。”我接着他的话。

  “你怎么死的?”他本来就迷信鬼神,这样一逗更不得了。

  “被你害死了!”我假哭着说。

  他没有再回答我,痴痴地望着远处的山。

  程鹏带来的军医还在睡觉,我将子弹装在了手枪里,放在了他口袋。然后我一瘸一拐地走到原来藏衣服的草丛那边,把原来的狙击枪捡了回来。

  “鬼,鬼,鬼……”廖志伟依旧呆呆的,我想他头脑是不是不清醒还是吓着了。

  “哪里有鬼?”我问。

  “那里。”他用手指了指对面的山,“我昨晚梦见了……”

  我问他:“我们去看看好不好?”

  他连连摆摆手。

  我对他的懦弱感到了愤怒,但想想他遭了许多难以令我想象的罪,我又感到同情了。

  “那我一个人去了。”我对他说。

  “不要,这下面也有鬼!”他似乎更加恐惧。

  “那你跟不跟我一起?”

  “好……”他勉强说道。

  他背着步枪,我扛着狙击枪,一路遮遮掩掩,也没什么陷阱。我们终于到了他所说的那座山。

  山上的确很凄冷阴森。我的腿受伤了,爬这么多路更酸了。我说道:“休息休息吧!”

  他脸上忽然露出了痛苦的表情,我问:“怎么了?”

  他指了指身后,我唰得滚到他一侧。看到眼前所景,寒意顿时扑面而来。

  树上挂着一具白骨,一晃一晃的;树旁是一具尸体,身穿军装,他不是鹰眼的人,但他已经腐烂了,看来剿匪失败;再放眼望去,每颗树都是挂着尸体,腐臭味让我的胃里翻江倒海。

  走啊!我毛都竖起来了,只有这个想法。我拉着廖志伟连滚带爬地离开了这片小树林。若是被人看见两个特种兵这样狼狈,岂不令人笑死!

  我和廖志伟来到了这座山的山顶,放眼望去,看见了一幢大房子藏匿于山中。

  廖志伟指着那房子喊道:“鬼!鬼!”

  我硬拉着他往房子那边跑去。走到半路我才发现有些不对劲了。

  小时候我看过一些有关风水的书,对于这里的山本来就穷凶极恶,这房子建的更如一座凶宅。谁在里面待久了,阳寿也要减个两三年。虽然我看风水局书的时候不太信,但报纸上一些报道还不得不让我有些信了。

  前面三百米就是那凶宅,进去倒不怕折寿,就怕是敌方故意设的局,让我碰上霉运;不进去又怕战友们被关在里面受到非人的虐待。

  忽然,背后穿来一阵脚步声,随之而来便是一阵阴风。我瞥过眼睛瞄了一眼,只有一个人。没错,他是一个赶尸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武钢说:

突发奇想,灵异,军旅的结合会不会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