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样迷迷糊糊到了晚上,掐掐自己的脸,才发现自己没有死。迷彩服和草丛颜色十分接近,我才侥幸逃过一劫。借着皎洁的月光,扒开草丛,那只是个假雷,敌方希望武警搅不进来,救不出特种兵和人质,目的就是为了拖延时间。

  蝉叫声和狼嚎声划破沉寂的村庄。拍拍自己的脑袋,清醒了许多。望向远处的石岩,才想起秃鹰。

  依靠冰冷的月光,我朦胧迷糊,疲惫不堪地趴着石岩壁。在部队每个人都会谨记,枪就是生命。况且我背上的枪不仅是我的生命,还是飞鹰的生命。所以再苦再累也要贴紧它。

  我抽出刀,慢慢地探出头。一片死寂,我蹬到了岩顶。四周没有人,我趔趔趄趄地寻找着秃鹰踪迹。而望见的是脚下的一条血迹,一直通向岩顶唯一的平坦出口。

  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要么被埋了要么被俘了。一想到这结果我不禁打了个寒颤,十二个人里最大的也才三十岁啊,况且A组也差不多都二十出头啊!

  我狠狠地握紧拳朝岩石击去,岩石裂开,碎块似乎碰到什么东西零零作响。我寻声望去,那不正是飞鹰的鹰眼匕首!

  我不知道秃鹰什么时候得到的,并且当时撤退的时候也没考虑到飞鹰的刀。

  刀柄上有着斑斑血迹,想象不到的虐待更令我盈泪满眶。我用衣服擦去血迹,放进了自己的包里。

  没有什么留下的了。

  现在最要紧是找到其他九个战友。月黑风高,我小心翼翼地沿着他们离开的方向找着。

  忽然之间,村庄死一般寂静,我看到了一条手臂。若不是受过心理训练,肯定要被吓死在这荒凉的小路上。

  再相信科学不信鬼神的人现在也会打个冷战,冒出冷汗吧!我更别说,从小怕鬼,现在更是毛骨悚然。想到解救人质,找到战友,我硬着发麻的头皮踢了踢手臂。

  有响声!不是肉做的!我心理一阵释然,忽的想到飞鹰,我更加悲痛了。

  寒冷的月光下隐隐出现这十六个字:“我只想用你执行退役前最后一次任务”

  我的心凉了。随之而来的是一阵火热的愤怒。

  不管前面是不是天罗地网,也不管此行是否赴汤蹈火,我只是两手握着两把刀,一把自己的刀,一把鹰眼匕首。

  穿过小路,到了一片凄凉险峻的山谷。我找了一个制高点摆好了狙击枪,侦查着远处的敌情。终于,在一个山路转折处,我发现了一丝光亮。

  悄然走近,一阵喧闹声也越来越大。大概是庆祝今天的圆满胜利吧。我只能嘲笑他们的胜利并不圆满,今天的喜悦会在明天被中国人民特种兵消耗殆尽。

  凭着一点点光,我巡查着周围的明哨和暗哨。暗哨应该是要等明哨挂花再出现。

  我在一个小草堆里休息了一会,鸡就报晓了。我扒开杂草,前面匪穴的屋子灯已经关了,也没了吵闹声。山的那一边天空已泛鱼肚白,太阳露出了一点身姿。

  前面的明哨也抱着抢倚靠着屋子旁睡着。我把兜里的手枪装上了消音器。右手握着。左手拾起一个小石块向对方的一个明哨砸去。这一击不是很重,目的是看看暗哨在哪。

  那个明哨腾地站起来,屋子后面另个明哨问道:“怎么了?”

  “有人用石头砸我。”被砸的明哨说道,“自从昨天抓到十个特种兵后,我就一晚上睡不着,生怕报应。”

  屋后的明哨走出来,往一草堆提去。顿时,一个人被提了起来。

  呵~“是不是你丢的?”他问。

  “不是啊!”草堆的人连忙摆摆手,自己钻回原来的埋伏点了。一般两明两暗,我现在只剩一个暗哨不知道在哪。

  最新章节上G酷Lf匠网(

  我提起匕首,悄悄走向那暴露的暗哨。走到离他一米处,我却不敢下手。毕竟还没真正近距离拿刀杀人。

  想到救人我咬咬牙,扑上去,捂住了他的嘴,对着咽喉一划。我看都不敢看,在他不远处用手枪等另一个暗哨的出现。

  此时正值盛夏,扑在草丛更是汗如雨下,特别是周围的虫子让我烦躁无比。我不敢松懈,刀就放在身子边,生怕有蛇,蜘蛛爬过来。

  “啊!”远处草丛一声惨叫。我卸下狙击枪,透过狙击镜看见一只大蜘蛛爬在草丛上,似乎黏在了一个人脸上。

  天助我也,我立刻抓起手枪将两个明哨一一干掉,冲上那簇草,对着蜘蛛一枪过去,透过蜘蛛我看见他头顶多了个弹孔。

  屋子里有动静,似乎被叫声吵醒了。我不敢狙击,狙击枪消声器没有带。唯一办法就是换上他们衣服。

  先将明哨两具尸体拖到了草丛里,幸好血只流在了衣服上。平时训练训得我半分钟就把惨叫的人的衣服换了。其他三个哨身上都有血迹,只有这个身上没有,不过头上脸上倒是模糊不清。

  我迅速把迷彩服藏到一个小坑里。我想他们一进来我就抹了他们脖子。

  他们走出来了,大声问道:“什么事?”

  我躲在草里,不敢发自己的声音,更不敢出去。我捏着鼻子,学着刚才那人惨叫的音色:“啊!没事,蛇!”我没有说太多话,他们只是哼了一句,骂了几声就走了。

  屋子后是水库。中央又是一个用木桥连通的木笼子。在这看不到里面是什么,只有从屋子的窗户才望得到。

  或许屋子有什么陷阱,或者我已入虎口……我猜测小屋子就几个人,杀进去也不是很难的事我拔起手枪,咬着小刀,踢开了屋子门。

  霎时,窗户被远处的一发狙击枪子弹击碎。我翻了个跟头到床上。但是就在正门的那一面,几百发子弹从墙壁穿了进来。

  “妈的,后门……”我没想到水库那一面还有一扇门,更没想到他们狡猾地在观察我的一举一动,从后门绕到前门突袭。

  我猛地踩上圆餐桌,扒住房梁的吊篮,用脚勾住房梁。狙击枪暂时瞄不到我,就怕外面那伙狐狸哪个踩了狗屎乱射到了我。

  一轮过后我知道他们要换弹夹再来几梭子。他们不敢进来,我也不敢继续在这,出前门是死路,只有冲后门了。

  安全起见,我向后门开了几枪。血顿时飙进来了几滴,然后便是一阵乱射。看着唯一的出路,我想都没想,直接从窗户跳了出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武钢说:

大家有什么不懂的情节可以问我哦~一天保持两千左右更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