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双版纳离金三角木噶村挺远的,早晨七点钟出发坐军车起码要到下午六点才到的了。我们和猎鹰D组坐在一车,车轰隆轰隆地响着,他们一排我们一排,面对着面睡着了。

  直到廖志伟晃了我一下,我又从梦中爬出来:“干嘛啊,死伟哥!”

  因为部队都这么叫着他,他习惯了也就不生气了。

  “看对面那人的包。”

  “爱马仕?”

  “不是啦,里面一条红三角哎。”

  “你想干什么?”

  “哎呀也没什么啦。”说完他看了看四周,全闭着眼睛,不知道是看他的好戏还是真睡着了。

  他掏出口袋的一条小虫放到了裤子中间,还包的死死的。我立刻明白这伟哥想恶搞了,自己伟还要拖别人下水。

  午饭依旧是在梦中吃。下午我们A组的人都饿得像个小孩哇哇抱怨。唯独对面D组的沉默不语。估计这也是多年被训练成傻子了。

  伟哥先搭话,:“诶,兄弟当兵多少年了?”

  他对面的人答道:“八年。”

  伟哥哦了一句似乎又在想怎么打发无聊吧,他问:“这次的毒贩厉害不?”

  “对于谁?”

  “呃……好吧再见。”

  伟哥转过头对我轻轻地说:“他妈太傲了,不就八年老兵麽,靠什么让他这么**……”

  对面的老兵笑了笑,继续抱着枪闭着眼睡了。

  “让他傲,看他今天换什么……”伟哥憨笑着,“呵呵呵呵呵呵……”

  “呵呵呵呵呵呵……比我还幼稚。”

  傍晚夕阳西下,两辆皮卡军和一辆军用吉普在离木噶村两公里的地方停下。吉普下来的是鹰眼大队长大校和中队中校,还有一个向导。

  “隐蔽前进,注意脚下和旁边草丛。”大校命令,“现在每两组一行动,每组分一个组长。”

  R,酷匠网+e唯一s正版.,M其他T%都0#是Y《盗版

  我最不希望当什么组长,从中学就是,什么问题都要亲自解决。

  “D组由飞鹰……A组金雕。D组带A组,我们跟B.C,向导留车。”

  金雕是A组年龄最大的陈正华,二十一岁,国家射击队的,但因为选拔赛上眼睛偏焦而落选。当然他也是格斗擒拿的好手,而我也是散打赛上的冠军,我一直想找机会和他比试。

  “出发!”

  四组队伍形成两只老鹰,浩浩荡荡地进军木噶村。

  从草丛匍匐前进,放眼望去,只是“枯藤老树昏鸦”,一片萧条之景。

  飞鹰是这里资历最老,经验最足的特种兵,所以他命令的话大家就算不服也不敢讲出来。

  “现在两人为一组,两组分别左右侧包抄村子,一组排雷,一组佯攻,还有一组原地掩护,我带东青直面侦查,行动。”说完便在十秒钟各自分好工呈进攻态。我没工夫考虑他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并且在十一个人里抽出了我。

  “换狙!”

  我懵懵地点点头,不清楚他这个老兵怎么让我用狙击,自己用好掌控的步枪。但是战场必须服从长官命令,于是迅速换了一把重狙击枪。

  “一会冷静些,没我的命令不许擅自开枪。”他冷冷地说。

  “啊?万一……”

  “用刀。”他打断了我的话,抽出那把跟随了他八年的鹰眼匕首,咬在牙齿间。斑斑锈迹却不遮刀锋之锐利。那是一把拥有着至高无上荣耀的匕首。

  我掏出一把军用匕首,学着咬在嘴里,笨笨地恩了一声。因为我学过武术,所以丢石头飞刀什么的特别准又狠。

  “走!”他以极快的速度跟上远在前方的排雷组。

  我端着狙击枪有些摇晃地跟上去,他倒挺轻松,右手拿着步枪飞奔。转眼排出了三颗雷,想想这飞鹰挺细心,要没排雷组我们都死翘翘了。

  我们跟在排雷组左右侧,一边掩护他们一边搜查旁边的民居。房子里一片狼藉,衣柜什么的全倒在了地上。

  走遍村子也没看见一个人。村子后是一座山谷,是人都想得到恐怖分子被当地武警包围,因为携带太多人质躲到山谷。武警警力移到毒贩上了,所以请求了特种兵支援。左右两组也都和我们汇聚。佯攻的在小路穿来穿去也穿到了村口。通过无线电另一边掩护的也赶来了。村里一片寂静,不知道怎么的总觉得有人在暗处监视我们。

  “滋滋滋滋……”无线电发出了不规则的音频。

  “村口有人,无线电也屏蔽了,现在没有外界支援,靠自己了。按原来队形分开行动!”六组迅速各自隐藏在了不同地方。

  耀眼的夕阳下,出现一条人影,服饰是当地的。

  “是土噶人吗?”我轻声问。

  “不知道,向导留在了车上。”他依旧注视着那群人,“如果是……”

  “嘿!乡亲们,我们是来救你们的!”伟哥唰地站了起来,大声喊道。

  “*@**~”一堆鸟语全传了过来。

  “趴下!”飞鹰丢下枪,如离弦之箭扑倒了廖志伟。

  “妈的!”我轻嘘一句。

  “啪~”对面草丛里射出一道光直接冲向飞鹰右手臂。

  廖志伟脸上,手上被飞鹰的血染红了。

  “干掉!迷惑,会陷害B.C组的……”飞鹰依旧注视远方。

  子弹击中了他的手臂之腕,廖志伟欲扶他右手时,“嘎吱~”一声,手臂脱落。

  那只是一个假肢,上面刻着“我只想用你执行退役前最后一次任务”。

  “坚持!散打王!我先走了,属于你的。”他硬撑着将重狙挪到了我的脚下。

  夕阳霞光让鲜血散发着金红的光芒。枪林弹雨之下,敌人的步步紧逼,我们的节节撤退,跨过的只是一具未腐朽的尸体和那一块红色三角形的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武钢说:

马上是激烈的战斗,根本停不下来。最近没什么时间更,一天也就两三千字。还有考虑一些和网站驻站签约之类的事,所以慢些勿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