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罗圈的大舌头话,我想说的是,快喊你的兄弟来,帮我把那妞绑床头,然后你们都滚蛋,剩下的哥哥自己来!

  现实嘛……

  燕子笑的有些不尴不尬,施琳面色通红,站在门口出来不是,进去也不是。

  我则是歪着脑袋,一声不吭。

  这个时候,无论我说什么,都肯定会让施琳恼怒,甚至惹的她不快。

  好在,罗圈的逗比到此为止。

  话说完,罗圈也发现气氛不对,于是就推开了燕子,摇摇晃晃地走了出去,朝自己家走去,结果没走几步,膝盖一软,居然趴在了地上。

  干脆,罗圈翻身一趟,“你们,你们,慢慢聊,我躺会……”

  燕子居然出乎我的意料,没有去再管罗圈。

  我手里,还拿着罗圈给的那个盒子。

  半晌,施琳才低着头,走了出来。

  “你跟我来。”施琳对我说道。

  我看向燕子,燕子对我挤了挤眼睛,示意我快跟着去。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了院子,来到外面。

  “你喜欢我?”施琳问道。

  开门见山的方式,让我略微有些吃惊。唤作往日,我肯定打个哈哈,说那是肯定的,必须的,但今天喝高了,加上前面又抱过这丫头,刚才罗圈也把话挑明了。

  “我喜欢。”我点了点头,“能娶回家更好。”

  施琳闻言,轻轻摇头,“不可能。”

  “你出来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个?”我问道。

  “不是。”接着,施琳沉默。

  回答不是,就是我还有希望,但是我不知道现在,到底该说什么,该做什么。

  趁火打劫,抱在怀里?甜言蜜语安慰?还是道歉……

  似乎做什么,都可以,又都不合适。

  最终,还是施琳打破了沉默,“你这个盒子,有古怪。”

  我点了点头,肯定有古怪。

  “阴气很重。”施琳说道。

  闻言,我微微皱眉。

  “里面的东西,很不错。”施琳继续说道。

  盒子里面,一根银链吊坠,还有小三千块钱。吊坠什么的,我估计也就是值个一两百块钱,撑死能上一千。但是那些钱,却是货真价实的好东西。

  名利名利,利不是好东西,还有什么是?

  “你喜欢的话,我可以送给你。”我打开盒子,拿出了那银链吊坠。

  看到银链吊坠的瞬息,施琳仿佛传说中鬼见到太阳,吸血鬼碰到了银器,居然连忙抬起手,挡住了自己的视线,“快把那东西收起来。”

  不明所以然,不过女神的话,我还是要听。

  良久,施琳才放下遮住自己视线的手,面色苍白,“你的这个东西有古怪,我碰不得。”

  这么一说,我倒是有些奇怪了。

  我和罗圈,都可以碰,为什么她碰不得?

  “我猜的没错的话,你这个盒子,和里面的东西,都是走了的人身上带过的,而且阴气那么重,很有可能是下面上来的……”施琳说话的时候,语调、神情都很不自然。

  猜测的没错,盒子是地里弄出来的,但是银链吊坠,我就真不知道了。

  “你喊我出来,就是说这些?”我略微有些失望。

  本来,两个人私下相处,说什么都无所谓。

  可偏生,我有些想进一步发展关系,对于这些没营养的话题,着实兴趣缺缺。

  “我要说的是……”施琳停顿了下,才说道,“你能不能别来找我了?”

  这个……肯定不行!

  “为什么不能?”我理所当然地问道,“男婚女嫁。你没嫁人,又没男朋友,我为什么不能找你,再说了,就算是嫁人了,也不一样能出柜、搞婚外恋什么的。”

  有些话,平日里我是不会说出来,但是喝高了,脑子清醒,嘴巴却不受约束。

  简称心有余力不足。

  “你!”施琳有些愤怒。

  Z5酷匠网Z2永E?久|,免@E费看$小说

  “开玩笑咯。”我倒也不是真的想惹恼她,“要我不找你,那是不可能的,至多,以后我不会抱你,也不会把你推在墙上。”

  施琳脸一红,狠狠地跺了跺脚,扭头就走。

  谈判崩裂,不过我倒是无所谓。

  燕子暂时不会走,施琳就肯定不会因为这点事,提前离开。

  回到燕子家的院落,罗圈还躺在地上,望着天空,神情怯意。燕子则是小声劝着施琳,时不时狠狠地抬眼瞪我。

  直到罗圈躺不下去,自地上爬起来,燕子和施琳都没和我再说过话。

  “走吧走吧。”罗圈拖着我,走了出去。

  再呆下去,已经没什么意思,我也就准备离开。

  不过,显然罗圈不大想让我走。

  “小胡,你知道不知道,那个女的,有问题!”罗圈压低声音,小声说道。

  “什么问题。”我皱眉。

  罗圈说的有问题的,肯定是施琳。

  “我怀疑,那个女的身上,有不干净的东西。”罗圈声音更低,即便是只有我们两个人,他说话的时候,依旧恨不得死趴在我耳朵边上,“你们出去的时候,我悄悄的观察过她,腿很长,腰很细,胸很大,走起路来脚不沾地。”

  前面几句,我听着恨不得揍他,可最后一句,让我打了个激灵。

  脚不沾地!

  踏雪无痕什么的轻功我没见过,一苇渡江的达摩老祖年代我没赶上,可是我现在疑神疑鬼,有什么略微稀奇的事情,都会被我归纳在鬼怪一流。

  “你的意思是……”我牙床略微有些打颤。

  甚至,我开始回想起,在小溪边,我摸着的小手,冰凉冰凉。

  “对啊,我怀疑啊,燕子的那个同学,是个鬼——”罗圈声音低的好像是底下钻出来的。

  啪——

  我一巴掌拍在了罗圈的头上,把他推的离我远了点,“罗哥,口水都溅我脸上了。”

  这一巴掌,把刚才古怪的气氛破坏的一干二净,罗圈见状,只是微微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很明显,我是不会信他那一套的。

  “兄弟,本来我也不信鬼。”罗圈定神,拍了拍我的肩膀,而后又指了指自己的眼睛,“知道么,小时候,我就能看到一些东西,但是我不相信这些。再后来,我看到的次数越来越少,再后来,我就当作是我眼花或者做梦。可是,你给我带来的东西,让我相信了一件事……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

  我冷笑。

  “你笑吧。”罗圈也是冷笑了声,“那个盒子,是我奶奶的葬品,那根银链吊坠,是我爷爷当年被山洪冲走的时候,脖子上挂着的。我打捞起我爷爷的时候,那根链子已经不见了。”

  不见了,就是被山洪冲走了,不大可能找回。

  蓦然,一阵剧烈的晃动,周围的视线开始变的模糊起来。我的脚下,裂开了一道缝隙,把我掉了进去。很快周围就漆黑一片,只有呼啸的风声在耳畔响起,不知道要坠往何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