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9 洞……房

  这个吊坠,是用银子打造出来的,中间镶嵌着我不认识材质的蓝色珠宝。

  做工很惊喜,即便是我这种外行的人,也能看得出来应该是好东西。当然,我不觉得它是那种两块钱一根的地摊货,最大理由是……罗圈哭了!

  罗圈哭,是因为看到这根吊坠。

  能让他哭,这根吊坠应该和他的爷爷有点关系,那么,至少要追溯到十多年前。

  十多年前,我们这边那种地摊小玩意还真很少见。

  “这个坠子,叫海洋之心。”罗圈抹了抹已经没有眼泪的眼角,可能大概是有眼屎,“是以前我爷爷送给我奶奶的定情信物。”

  海洋之心,好熟悉的名字。

  “你觉得耳熟也正常。”罗圈声音有些压抑,“在那个泰坦尼克号里面,螺丝的那个就叫海洋之心。不过我爷爷送给我奶奶的这个,和那个不一样。”

  我洗耳恭听。

  想不显示自己有多愚蠢,最大的原则之一就是少说话,甚至什么都不说。

  “这个,是我爷爷年轻的时候,出去外面闯荡。有一次,跟随别人出海,遭遇风暴后,在一座孤岛上捡到的。捡到的时候,只有这颗蓝色的珠子……再后来,我爷爷回来后,把这个珠子拿银子镶嵌了起来,就是现在看到的这个样子。”

  “我爷爷结婚的迟。十五岁出去,三十岁的时候,才回来落户结婚。”

  “再后来,我奶奶补贴家用,这个坠子就不知道去那了。直到后来,我才知道,原来爷爷害怕奶奶把这个坠子也当出去卖掉,就悄悄的把它藏了起来。”

  至于藏的位置,罗圈没说,我也就无从得知。

  原来是往日老一辈很有纪念价值的东西,难怪这家伙会哭的如此伤心。

  旋即,我又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

  罗圈他奶奶,是在他爷爷走后才走的,这个吊坠……

  “这些事儿,都是我爷爷告诉我的。”罗圈又开始抹眼睛了,不过这次是真的有泪水,“我说了你可能不相信,这些事儿,都是我爷爷在梦里告诉我的。”

  我嘴巴张了张,左顾右看,浑身有些冷飕飕的。

  做梦的时候,梦里的人是会说话,我们自己也经常会喊着某些人的名字,然后从睡梦中醒来。譬如我,我丝毫不会怀疑,晚上回去后,会做把施琳娶回家的梦,甚至再来一发洞房花烛夜的曼妙,也绝对是我喜闻乐见的,但是……施琳在梦里说什么,我肯定很难记得。

  更不消说,如罗圈这样,清晰地听到一大圈闻所未闻的事情。

  “我知道你不信。”罗圈一看就看到了我的疑惑,“我自己都不信。可这他妈的就是真的,我没看到这个吊坠的时候,我自己都不知道梦里到底梦到的是什么。”

  前面的时候,我还依稀记得,罗圈说他回来,是因为梦到了他爷爷。

  但,当时他说的,是他爷爷絮絮叨叨,他完全听不清楚老人在说什么。

  突然,罗圈打了个哆嗦,压低声音对我说道:“胡来,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我觉得有些奇怪。

  “这个坠子,你拿走。”罗圈声音颤抖着,“我爷爷给我托梦。我想了想,我也有两年没回来了,应该去给他们整理整理老坟,烧点纸。但是这个东西……我是生意人,有些地方比较迷信。这个东西,我就送给你,当作你陪我喝酒的报酬。”

  我连忙摆手。

  开玩笑,你爷爷给你的,你都不敢要,我那里敢要。

  “你真不要?”罗圈一咬牙,居然伸手摸出十几张红彤彤的毛老头,拍在了桌子上,“兄弟,够义气就把这钱和那坠子都拿走!”

  _酷$!匠网I首发●

  我略微一犹豫,他又多拍了十来张出来。

  “我……”我有些眼红。

  在村里,我家的条件不算差,但是也就是不差而已,真要和城里那帮牲口比,肯定没的比。所以我在学校用的花费,并不多。

  这差不多小三千块钱,够我用很久。

  最主要的是……现在有钱了,完全可以乘着这两天假期,约燕子和施琳出去玩。

  “好兄弟,干一杯!”罗圈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思,哈哈一笑,把钱放小木盒里面,和那个吊坠一起塞给我,“以后要是有什么困难,可以找罗哥。”

  这话,倒真不是吹的。

  罗圈的小名不好听,可这家伙却是十里八乡远近闻名的生意人。

  一个字,有钱!

  当下,我也就不再推辞,收下了那东西。

  酒过三巡,两人本来就喝的七七八八,结果又轮了几圈,几乎都是东倒西歪。我看了看桌上,差不多一人干了一瓶白的。

  “不,不,不能再喝了。”我舌头有些大,摇头晃脑地说道。

  白酒喝多了,最开始不咋的,越到后面,劲儿越大。

  更要命的是,这玩意喝到最后,是甜的!

  尼玛,再让罗圈开一瓶的话,我都觉得我还能喝好几瓶……乘着最后的一丝理智,我拒绝了他再开两瓶的好意。

  “不喝就不喝!”罗圈一抬手,大大咧咧地说道,“走,罗哥带你找妞去!”

  说着,罗圈已经东倒西歪地站起来,朝门外走去。

  我连忙扶住了他。

  虽然我自己也快跌倒了,但还不至于和他那样两眼迷蒙,脚步虚浮。

  两人相互搀扶着,就差没躺地上。

  罗圈带我去的,是燕子家。

  人老成精,罗圈也知道我对燕子没企图,可对燕子家的另外一个妹子有想法。

  燕子看到我和罗圈的时候,先是吃了一惊,连忙过来搀扶。

  罗圈手勾住燕子的肩膀,几乎整个人的重量都压了上去,“燕子啊,罗,罗,罗叔告诉你,我们家胡,胡来,对,就是那个胡来,看……看,看上来你家的那个小妞了。”

  我顿时恨不得一脚把罗圈踹的去见他爷爷。

  大伙都知道但不说出来,和捅破那层窗户纸,完全是两回事。

  “我知道,我知道。”燕子一面笑着,一面给我打眼色,示意我过去帮忙。

  罗圈不算胖,但是那体重也绝对不轻,燕子有些快扶不住了。

  虽然不大情愿,但我还是走了过去,把罗圈拽了过来,解救了燕子。毕竟要搞定施琳,还必须燕子帮忙。要是燕子给我背后穿小鞋,那真没戏了。

  正想着,施琳就走了出来。

  “哈哈,小妞!”罗圈突然一把推开我,哈哈笑着说道,“小妞,我家胡来弟弟看上你了,我都把我爷爷送给我奶奶的定情信物送给他,让他给你求婚了……哈哈……胡,胡来,你在那?他妈的快点给我上啊,快求婚……这小妞要是不答应,罗,罗哥我马上打电话喊几十号兄弟们过,过来,把这小妞给你绑在床上……先让你洞……洞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