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圈找上朋友家要钥匙,在村里一点都不奇怪。

  常年在外的人,有很多都会把家里的钥匙放在关系好的邻居家里,一般要是有什么事,会托付邻居家里的人处理。同样,当邻居家有客人来,家里床铺不够用的时候,会给主家打个招呼,把地方给占用了。

  我奇怪的是,原本过年都没回来的罗圈,居然这个时间点回来。

  甚至可以说,和我来的有些不约而同。

  过小溪,入石林,我被人塞了个盒子;之后到朋友家,还没聊上几句,罗圈就回来了。

  西装笔直,但是脸上明显有些倦意,显然是长途驾驶。

  “我这就去给你拿。”朋友姓萧,他妹妹则是单名一个燕,我们喊的时候,都是燕子。

  萧燕说着,转身进屋,留下我和罗圈在外面院子。

  一时间,我不知道如何上前说话。

  平日里,我也没这般笨拙。只是现在的事情,未免过于诡异,加上手中的那盒子,署名收件人写的是“二狗子”。年纪差开一定程度后,直呼小名,是极其不礼貌的。

  “罗叔,什么时候回来的?”不知道怎么说,但是又不能不说,我只好顺口随便问。

  罗圈并不认识我。

  他常年在外,加上我也是长年不回家,小时候见过,但现在大抵都长的没小时候的影子了,反倒是他变化不是很大,还有以前的模样。

  “哦,刚回来,开车走了六个小时高速。”罗圈随口回道,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一句话问完,我又不知道说什么了。

  “挺远的。”我说道。

  “是挺远的。”罗圈说道。

  继续沉闷。

  燕子出来,我们的对话,不过是才进行到了第二句。好在,我生分疏远,燕子却是一点都不生分,开口就是说道,“胡说八道,你不是有东西要给罗叔么?”

  一句话,就帮我打开了门厅,我恨不得立即把燕子扑倒在地上,狠狠的亲两口。

  罗圈明显有些愕然。

  不过,他也看到了我手中的盒子。只是之前没怎么在意罢了。

  不经意的微微一瞥,罗圈就面色有些不善。

  二狗子,这是他已经很久没有用过的名号了,就算是村子里,除了少数老人和同辈外,没什么人会这么喊。

  “这个是什么?”罗圈皱眉问道。

  燕子说我有东西要给他,他也看到了上面的署名,自然不傻。

  “这个……”我沉吟了下,不知道如何开口。

  说是他爷爷给的吧,未免有些耸人听闻;不说实话吧,我又不知道怎么说。

  “这个……是我在小溪那边捡到的。”我决定,还是半真半假的说,“就是小溪那边的那片石林,离路口不远。”

  罗圈的面色,顿时有些发白。

  “跟我来。”他看了看燕子,低声对我说着,随后脚步匆匆朝外面走去。

  p√酷/_匠bS网u*首M:发b,

  燕子则是没说什么,转身继续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跟着罗圈,走到外面,他才停下来,看了看周围,发现并没有人后,对我说道:“你再说一遍,这东西是在那捡到的?”

  “小溪的石林那边。”我说道。

  罗圈的面色更白了。

  “你说谎。”他坚定地说道。

  我耸了耸肩膀,问道:“你要听真话?”

  罗圈听到小溪石林,就面色有些不对劲,很显然那地方,有什么古怪。只是,我并没想太多,也没觉得这期间有什么关联。

  “你老实说,这东西是那来的?”他问道。

  “这是你爷爷给你的快递。”

  “我爷爷死了!”罗圈瞬即面目有些狰狞,旋即又叹了口气,“我爷爷真的已经死了好多年了。”

  “真的是你爷爷给你的快递。”我也是皱眉,“在小溪石林那边交给我的。”

  即便是现在,遇到了一些人,一些事,我依旧不能断定,我是不是在梦里。哪怕这个梦中的时间的流逝,是那么的真切而漫长。

  “我曰你大爷——!!”罗圈人头青筋暴起,拳头也死死攥住。

  “你爷爷给你的快递,下面上来的!要不要,不要拉倒!”我也火了,说真话有那么难么?

  不知道是那句话,触动了罗圈的神经,他整个人犹如泄气的皮球,瞬即瘫软下去,无论是面色还是神情,都显得有些落寞黯然。

  “你是谁?”他低声问道。

  我说了我老爹的名字,顺带说了下我家住的大致位置。

  “是你啊。”罗圈想了想,可能想起了我,“你以前经常来燕子家玩吧?和小龙关系很好。”

  我点了点头。

  “走,去我家,陪我喝两杯。”罗圈说道。

  迟疑了下,我还是跟着他去了。

  当然,我有我自己的打算,这就不足为外人道了。

  “我这次回来,其实是做了一个很怪的梦。”罗圈说道,“本来清明节我就该回来,可生意上的事情耽搁了,我直到今天早上才动身,回来的有些晚了。”

  “我梦到我爷爷一直对我絮絮叨叨说着什么,可是我听不到。”

  家里老人托梦的时候,在外的人都会考虑回来看一趟,至少修修坟,烧烧纸。这东西,说灵不灵,说不灵却又能扯起一大堆稀奇古怪的事情,说也说不清楚。

  终归,回来烧纸上坟,看看老人怎么都不算错。

  “要不,现在打开看看?”两杯酒下肚,我有些激越,也想迫不及待地知道,那个盒子里面,装的是什么玩意。

  罗圈摇了摇头,“暂时先不开。”

  接下来,罗圈又给我讲了一个事。

  罗圈的爷爷,水性很好,是那种能够在山洪中来去自如的人。十几年前,罗圈还年轻的时候,他爷爷为了练他的胆量,爷孙两就暗地里去了小溪。当时的小溪,还没有枯萎到现在这球样,到了夏天,小溪都会有山洪,里面石头、木块什么的乱飞。那次山洪,罗圈他爷爷先跳了下去,招呼罗圈也下去试试的时候,另外一股山洪下来,夹杂着丈许高的石头,砸中了罗圈他爷爷……

  那个位置,正是现在的石林那一片。

  后来,罗圈还是下水了,拼了命,才把他爷爷的尸体捞了上来,回去后,他老爹把他吊在窗棂上一顿好打,爷两哭的昏天暗地……

  “现在,你知道了么?”罗圈抹了下眼角的泪水,“石林那地方,我怕。”

  我却是听着不由打了个寒颤。

  “你来开盒子吧。”罗圈说道,“当年我害了我爷爷,我不敢面对他留下来的东西。”

  我摇头。

  “你开了,我帮你追燕子。”罗圈眯着微醉的眼睛,直勾勾盯着我,“别说你对燕子没企图,她这样的好女孩,就算是城里都很少。”

  尼玛!!!!!我顿时就不淡定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