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我遇到过什么,看到过什么,当我恍然回神的时候,我都会把它当作是幻觉。

  对,幻觉。

  从昨天那个该死的雨夜开始,我现在已经越来越分不清楚,我到底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更不用说到底是见鬼了还是升天了。

  一手拿着“冥通快递”的印章,一手拿着二狗子他爷爷留下的盒子,我抬手就盖了上去。

  印章没印泥,其实是印不出来东西的。

  这是基本的常识。

  当然,有时候我们平日用的印章,因为经常用,就算一时间找不到印泥,只需弄点水,或者对着印章唾两口唾沫,就勉强可以用了。

  我这一戳,没想过要发生什么,也没指望要发生什么。

  可偏偏就在我戳下去的时候,那个盒子“嘭”的一声,着火了。

  蓝色的火苗,沿着盒子,飞快地蔓延开来。

  我瞬息就傻眼了。

  那火苗,没有丁点的温度。

  起火,我抛掉了手中的盒子,但是还在飞行的过程中,那盒子已经完全被湛蓝色的火苗包围,等落地的时候,火居然已经开始渐弱。

  事出无常必有妖!

  我慢慢的走过去,逼近了那个盒子,直到看着那火全部褪去后,我又傻眼了。

  被火烧过的盒子,周围褪下了一层白色的灰烬,和过节在坟地烧的那种烧纸差不多的灰烬,带着些许蒙蒙灰色的白。

  让我傻眼的,当然不是那一层灰,而是那个盒子。

  被试探性的用那个印章戳中,烧了一遭的盒子,居然大变样。

  本来不甚起眼的盒子,外围呈现出晶莹的蓝色,虽然只是贴在外围的一层塑料纸,可依旧看上去极其醒目扎眼,卖相很好。

  在盒子的顶部,是一片洁白的区域,上面龙飞凤舞地写着一行字。

  是行楷的字体。

  至于那字的内容,倒也不算陌生——后村,二狗子收。

  唯一的区别,就是先前那个盒子没写字,但是我能读出来上面有这样的信息,可现在这个盒子,已经把这条信息写的明明白白。

  仿佛,我那一戳,是让原先的盒子,变的更加真实。

  小心翼翼地捡起盒子,翻来覆去看了几遍后,我终于发现,在我用印章戳过的地方,是微不可查的暗纹。凹进去的暗纹,隐约能辨认出,正是“冥通快递”。

  “好家伙!居然还有专业的包装和LOGO!”我暗自惊叹了一声。

  没敢继续迟疑,我连忙朝着罗圈的家中走去。

  现在是梦是真,对我来说,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来了,我拿到了一个署名二狗子收的东西,既然别人把这东西给我,我就要送出去。

  这是我基本的一个原则,既然答应了,就尝试着努力去做。

  至于第一次的冲动过后,还有没有耐心继续,就完全看我心情了。

  虽然常年回来的次数很少,不过村里的人家大致居住的地方,我还是隐约知道。加上罗圈的家,已经有十几年没变动,很好找。

  说起来,其实比较锤子。

  罗圈的家,和我那位朋友家,几乎算是邻居,就隔了十来米的距离。

  本来准备把东西送给罗圈后,就转身离开。结果路走到一半,我脚就不由自主地挪了挪位置,然后两条腿不由自主地朝着……朋友家中走去。

  脑海里,浮现出来的,是那张明艳的脸,还有微微起伏,引的我口干舌燥的那鼓鼓的、涨涨的……

  嗯,就是施琳,那个我朋友的妹妹的同学。

  才分开没多久,我又想见她了。

  孔老夫子都说过,食色,性也。

  窈窕淑女,君子好求,我是正常人,我在做正常事。

  哪怕……现在可能是在梦里。

  到了朋友家里,他妹妹正在院子里,看到我的时候,明显愣了下,大概是因为我刚走没多久的原因吧,不过我也无所谓。

  “哈喽,小妹妹。”我打着招呼。

  她笑了笑,笑的很好看。

  其实,我朋友的妹妹,现在也已经出落的水嫩水嫩的,只是以前一起玩的多了,即便是她已经到了含苞待放的年纪,我也懒得多去观察。

  刚才脑子里想着的都是施琳,结果现在看到她,不由的对比了下。

  腿挺长的,和施琳的比例差不多……屁股还没长开,胸也小了点,脸蛋倒是凑合,要不是有施琳在旁边做参照的话,也绝对是一个美人胚子。

  “来看小狮子么?”她笑了,笑的有几分诡。

  “咦,你怎么知道的?”虽然已经察觉到朋友的妹妹已经长的亭亭玉立了,不过十几年的关系,倒也不会真的去动什么歪念,我只是对比了下,就把先前的念头抛到脑后。

  她噗哧一声笑了,扬声喊道,“小狮子,快出来。”

  很快,施琳就跑了出来。

  不过,当施琳出来,目光落在我怀里的盒子的时候,瞬息面色变的有些不好看。

  转身,头也不回的又走了。

  “哎,兄弟,魅力不够,有待加油。”朋友他妹拍了拍我的肩膀,结果也看到了我手中的盒子,随意瞄了一眼,惊诧地说道,“二狗子?这不是罗叔的小名么。”

  我点了点头,“这东西是要交给他的。”

  “哦,罗叔不在。”朋友他妹略微有些遗憾地说道,“你不在家,可能不知道,去年过年的时候,罗叔就没回来,现在家里都没人。”

  略微愣了下,我哦了声。

  出门在外,其实很多时候,走的走的,就走到背井离乡了。不是刻意的,只是发展的好了,在外面买到居住的地方,家里老一辈的都走了后,就会逐渐不再回来。

  毕竟,常年在外,不管是交际圈还是生活习惯,都会发生变化。

  罗圈这样,并不是特例。

  “怎么,看上我家小狮子了?”朋友他妹对我挤眉弄眼,笑的格外鬼祟。

  “滚边上去!”我笑骂了一句,“那丫头比你胸大,比你腿长,比你身材好,我看不上她难道看上你不成?也不看看你浑身上下没二两肉的那飞机场。”

  酷匠h网G首$-发

  一脚踢过来,踹在我小腿上,疼的我呲牙咧嘴。

  “再乱说,明天别来了!”朋友他妹怒瞪着眼睛。

  突然,外面传来一阵轿车的引擎声,紧接着,一个中年西装男子腾腾腾地走了进来,看都不看我,冲着朋友他妹说道,“燕子,给我拿下我家的钥匙。”

  来人,正是被朋友他妹说过年都没回来的罗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