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 送给我孙子

  摸手,讲究的是一个心理效应。

  情窦初开的年纪,我们即便是碰一碰,都能心神摇曳大半天。再长大些,除了少许人,已经能很少让你心跳砰砰,再往后……或许脱光了也未必有感觉。

  没有情,那是怎么都没激情。

  对于施琳,我还是很中意的。无论是外貌举止,还是谈吐气质,对于一个魔法师来说,都是很好的选择,要不是当时在同学家,我指不定就半开玩笑半就真的扑倒裤脚下喊女神了。

  基于以上心理,当我摸到施琳手的时候,可想而知的暗喜。

  `酷LE匠!L网正版Z首`/发

  直到施琳的背影自视线消失,我才咂咂嘴,回味着刚才那感觉。

  众所周知,人是恒温动物,手不应该太凉。

  实在是昨夜的事情,给我留下的阴影太大,现在只要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恨不得立即归纳在神神鬼鬼的范畴。

  可能……体质略阴吧。

  自我安慰了下,我琢磨着要不要打着什么名号,再多接近接近这妞。

  一时间,我倒是把施琳来的本意差点忘却了。

  呵——呵——呵——

  奇怪的声音,自我身后发来,把我从思绪中拉了出来。

  转头,我顿时脸色很不好。

  石林中,那个我去的时候看到的老人,还在里面吭哧吭哧地走着。似乎我去朋友家的一个下午,都不足以让他从那片石林中走出。

  那个奇怪的声音,就是他发出来的。

  好像……很累的样子。

  我看过去的瞬息,他也抬起了头。

  又高又瘦的老人,苍老衰败的脸上,布满了老人斑,握在盒子上的手指,如一条条干枯的长虫,目光茫然无助。抱着的盒子,仿若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时时不忘警惕着四周。

  当我看向他的时候,他也恰好抬头。

  然后,他笑了。

  苍老衰败的脸上,挤出一个很古怪的表情,暗淡无神的眼珠,没有丝毫光彩。

  但是我知道,他是冲我笑。

  一个下午都在石林中,即便是我再想装作没看见,在对方已经冲我笑了的时候,我也只能回报了一个不算假,但也绝对谈不上什么诚意的笑。

  “胡——胡——胡——”他开口喊道。

  嘶哑的声音,像是风扫过秋天的树叶,发出的响动。

  我走了过去。

  靠近石林的瞬息,我的手突然碰到了自己的口袋。

  冥通快递!

  那个该死的不知道是什么玩意的印章。

  我再度想起来,施琳来找我,是说我的那个印章丢在了朋友家中。可为什么是她送来,而不是朋友的妹妹送来,或者两人一起给我送来?

  施琳——石林——

  雨夜夜行——女鬼——

  手缓缓的伸进口袋,我拿出了那个不知道是什么玩意的印章。

  那老人,闭嘴不喊了。

  在我低头看向那个印章的时候,他也看向了我,眼神中的炙热和激动,瞬息让他整个人似乎精神了很多。

  自施琳手中接过的时候,黯淡的印章,此时散发着微微的光芒。

  不刺眼,不醒目,甚至不仔细辨别的时候,会以为原本就是那样的颜色。

  “帮我把这个送给我孙子。”老人的声音很轻,轻的让我有些怀疑,这声音是不是从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传来,远到超出我们想象的极限。

  抬头,眼前那里还是什么石林。

  一片片高耸如云的山峰,奇形怪状,阴暗的云层遮住天宇,压抑沉闷。

  “帮我把这个送给我孙子。”老人的话语,再度传来。

  可是,我看不到他在那。

  “你是谁?你在那?”我大声喊道。

  “帮我把这个送给我孙子……”

  “帮我把这个送给我孙子……”

  “帮我把这个送给我孙子……”

  “……”

  单调的声音,不断重复,自四面八方传来,挤压着我的耳膜。

  “闭嘴!”我大声咆哮了句,“什么东西,谁是你孙子?”

  那噪杂的声音,瞬息清静了下来。

  半晌,再没响起。

  “神经病!”我暗骂了一句,却也开始怀疑。是不是我又在做梦,或者我觉得真实到每一分每一秒的一天,无论是我看到的我的父母,或者见到的施琳,都是在梦里。

  奇形怪状的山峰,都是独立的,并没有延绵起来,看上去更像是一个巨大的阵。

  让我不由地想起电视剧中,诸葛亮还在诸葛亮他大舅哥摆的那个什么迷鬼阵。

  正在我选定一个方向准备探索这个地方的时候,我发现我的脚,居然迈不动!用力拔了拔,还是迈步出去。

  低头,两只自地上探出来的手,枯瘦如柴,死死抱住我的右腿。

  脚下正前方,是一个小小的盒子。

  盒子上,写着一些我看不懂的文字。

  “放手,我帮你把这个盒子送给你孙子!”我连忙喊道。因为那个盒子,似乎和我之前看到的那个老人手中的盒子很像。

  神奇地,抱住我右腿的那两只鬼手,悄无声息地缩进地面。

  本待一脚把那个盒子踩扁踢飞,想了想,我还是叹了口气,“尼玛,我这人没什么有点,就是心太软了……你可别再找我啊,我帮你送就是了……”

  说也奇怪,我拿起那个盒子的时候,周围高耸入云的山、积压的云层、都和烈阳下的冰雪似得,飞快消融。

  一个激灵,我恍然回神。

  手中,抱着一个盒子,远处的石林中,老人的身影正在变淡,逐渐消失不见。

  分明,在那老人的脸上、眼中,挂着解脱的笑意。

  翻了翻盒子,表面上空荡荡的什么都没写,可是我却能读出一条信息:后村,二狗子收。

  二狗子,是我们村里近两年富起来的一个人,大名叫罗圈,小时候的名字是二狗子。不过现在除了村里少数老人外,没人会喊他这个名字。

  二狗子他爹是在两年前走的,至于他爷爷……驾鹤西去起码有十来年了。

  我把手中的盒子翻来覆去地看了几遍,始终没能搞清楚这到底是什么玩意。盒子包装的很严实,要拆就肯定会毁掉外面的包装。

  虽然人品不咋的,可我还不至于乱动别人的东西。

  再度叹了口气,我看了看左手的那个印章,又看了看右手的盒子,突发奇想,要不要给这盒子上盖个印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