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 女神一只

  这事,顿时把我的困意都吓的没了。

  大半夜的,还是清明节,稀里糊涂的梦了一遭,回来手里攥着个稀奇古怪的玩意,我都开始怀疑,是不是我现在还在梦里。

  狠狠的掐了自己大腿一把,生疼。

  没办法,真梦里蹦跶的时候,估计还真能觉得疼。

  随手把那个印章丢在口袋里,环抱着双臂,我继续歪着脑袋睡觉去了。

  直到天亮,外面传来轰隆隆的爬山虎柴油机的响声,以及嘈杂的人声,我才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发现司机正和外面的人说着什么。

  不一会,爬山虎拖着破烂的中巴回到了镇上,司机就把我们都赶了下去。

  雨是停了,可天还阴着。

  抬头望了望阴翳的天空,随时都有可能会下雨。

  从镇上到村子里,必然会经过那处坟地。

  路过的时候,我还下意识地望了眼那片地方。清明的时候,树木已经抽芽长叶,显露出生机的气息。但是那坟地的几棵树,却依旧死气沉沉。

  好像,那片地方,随时会冒出点奇怪的东西来。

  突然,我脚下传来噗哧的一声轻响,是脚踩在烂泥上,好像放屁的声音。

  路是水泥浇灌出来的。

  低头,只见路的中央堆着一个小土堆,在土堆上,有被人踩过的痕迹。我不过是其中的一个倒霉鬼,而且被踩过的小土堆,经过彻夜的雨水冲洗,早就成了泥泞,一脚踩下去,飞溅的泥点把两只裤脚弄的全是泥点。

  “呸!倒霉!”我暗自唾了口。

  这次回来,我都没带换洗的衣服,结果还没到家,身上的这套就废掉,牛仔裤洗后,在这种阴郁的天气又极其难干。

  下意识的手插了下口袋,我的手突然摸到了一个东西。

  绝对不是手机!

  自己的家伙,自己当然知道什么形状。

  `☆最1…新S章,节上》T酷*!匠?2网

  伸手把兜里的东西摸出来,居然是一块蓝色的印章,在印章的地面,写着四个字——冥通快递。

  霎那,关于昨晚的一切,如潮水涌来。

  我雨夜赶路,遇到了一个稀奇古怪的女孩,被塞给了一个不知道是啥玩意的印章,然后当我骂那个女孩脑子进水的时候,她居然摘下了自己的脑袋……再后来,我发现我在车上睡觉,我手中是拿着一个不是啥玩意的印章……再然后……我睡着了……

  用力晃了晃脑袋,我懵了。

  手中这个不知道是啥玩意的玩意,除了不会发光,和我之前在梦中的那个一模一样。

  这么一想,我都开始怀疑,我现在是不是还在梦里。

  事实就是这么的坑爹。

  当我开始怀疑我是不是在梦里的时候,关于我遇到的一切,我都开始产生了无比的怀疑。

  我是不是想要回家?我是不是坐上了车?我什么时候坐上的车,在什么地方坐上的车,甚至在车上看到过什么人,发生了什么事……我都努力的想要找到证据,找到我不是做梦的证据。

  结果就是……我他妹的什么都想不起来,脑子一片浆糊。

  于是,我尝试着回放我昨夜遇到的东西。

  烧纸!

  对,烧纸!

  我记得在路过这个鬼地方的时候,脚下的烧纸拖的我都走不动了。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那个小土堆上,赫然周围有零星散落的残破的烧纸,是被点燃,又未烧尽,残留的那种边缘,只是被雨水打湿,又染上了泥泞,不仔细看的话,根本辨认不出来。

  “尼玛,还是在做梦?”我打了个哆嗦。

  突然,心中一横,我把那个不知是啥玩意的印章丢了出去,砸向那处坟地。

  不管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玩意,我都不想碰。

  没再继续在这件事上花心思,我快步离开那个坟地的范围。

  说来也怪,当我离开大约几百米后,居然开始心跳没那么快,呼吸的节奏也缓了下来,好像刚才在那地方是鬼附身了似得魂不守舍。

  回到家里,没敢把这事给家里的人说,只是说昨夜车坏在了半路,早上才到了镇上。

  没带换洗的衣服,只能是用家里的电吹风把裤脚吹干,又用刷子把上面的泥巴刷掉,装作是洗过了一样重新穿上。

  给父母含糊地交代了几句学校近期没课,下午时分,就去了朋友家。

  村子是被条小溪一分为二,说的好听点,那是依山傍水,一衣带水。可惜近年来,不知道是天气干旱还是什么原因,小时候能够找到狗刨的水坑的小溪,现在一年到头流动的水,比一泡鸟好不到哪去。

  我家在前村,朋友的家在后村。

  路过小溪的时候,我看到一个老人,拄着拐杖,手里还抱着一个小盒子,深一脚浅一脚地行走在乱石林中。

  小溪虽然没什么水,但是乱七八糟的石头还是叠叠层层,除了小孩乱跳,没什么人喜欢在这地方。

  虽然觉得奇怪,我还是没大理会。

  不是生性凉薄,而是常年在外面读书,村里的老人小孩,我几乎都不大认识。不认识的人,大抵就不想理会,省的给自己没事找事。

  我清楚记得有一次,因为我看一个人面熟,随口问了句“吃饭没”,结果被拉着唠叨了一个多小时,就差没把我祖宗十八代盘问了个遍。

  去了朋友家,他不在,倒是他妹妹在,还有他妹妹的一个同学。

  很漂亮的一个同学。

  瓜子脸,瘦瘦的,长发披肩,白色纱纺披肩,笑起来的时候,一对小虎牙,两个小酒窝,大大的眼睛和春水似得,分外明媚动人。

  由不得,我就坐着闲扯了一下午,也大约知道了点那女孩的家境。

  名字还不错,叫施琳,武城人,家里还有个妹妹。

  聊到傍晚,朋友还没回来,他父母也是走亲戚去了,我不好继续逗留下去,就只能起身,约好了明天再来之类的云云,恋恋不舍地离开。

  我没想到的是,等我路过小溪的时候,施琳居然自身后喊住了我。

  “胡来——”施琳略微有些喘气,似乎是跑过来的。随着呼吸,胸口起伏不定,看的我心神摇曳,恨不得一把扯过来抱在怀里,用不算宽阔的胸膛,替她碾平那跌宕的起伏。

  不过,我也只是想想,真要这么做,指不定一耳光就甩我脸上了。

  “你……你有东西拉下了。”施琳一面说着,一面摊开手心。

  在她的掌心中,一方蓝色的印章,印章上的四个字,闪瞎了我的狗眼——冥通快递!

  “尼玛,阴魂不散啊!”我低声嘀咕着,还是接过了那个不知是什么玩意的东西。当然,没有忘记顺带摸了摸施琳的小手手。

  冰凉冰凉的,和三月开春,溪水里的鹅卵石差不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2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