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 冥通快递

  我说话的时候,已经开始环抱着双臂,牙床不自觉地打颤。

  环保双臂,在某种生理程度上来说,是感觉到冷,从心理学角度来说,就是带着浓烈色彩的自我保护意识显露。

  毫无疑问,我对面前的这只妞,已经颤栗了。

  因为她说话的声音,还有之前被我色迷心窍大意忽略掉的些许细节。

  这是雨天!

  在我行走的时候,要是真有人,我就算看不到,至少也能听到点脚步声。问题是,我没有听到任何脚步的声响,她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而且!脚下的那双运动鞋,干净的令人发指!!

  雨天,一双干净的鞋子意味着什么?

  别忘了我只是脚底多了张残破的烧纸,就在走路的时候沾上的泥巴差不多拖的我挪不动脚。

  “我没开玩笑啊,亲爱的。”女孩说话的时候,瞪大了眼睛,满脸的无辜,“乖,大家都不是小孩子了,别撒谎好么,这个玩笑不好玩的。”

  刚才我说出去的话,用的称呼,被原封不动地踢了回来。

  强忍着心头的颤栗,我后退两步,拉开和她的距离。

  惹不起,我躲得起总可以了吧?

  “你想逃么?”

  似乎看透了我露出的怯意,她的声音,瞬即变的阴冷起来,犹如万千鬼魂一起嘶吼混合的声音,夹杂着烈烈风声,让我毛骨悚然。

  eu酷匠网唯,“一~'正8版,}2其√}他《}都D是、:盗xO版

  我当然想逃,问题是……我能逃到那去?

  刚才来的路上,小镇灯火俱灭,和鬼域似得,前面要回到村里,必须经过她的封锁。

  前后的路都被绝了,我反而镇定了下来。

  人总有一死,或死的不明不白,或死的稀里糊涂。

  至少,我还见到了鬼,见到了别人听说了一辈子,却未曾一见的鬼。

  换个豪气点的说法,就是他奶奶个熊姥姥的,值了!

  “我为什么要逃?”我嗤笑,虽然笑的有些变音,不过我还是努力想要表达出我的豪气。

  她不说话了,黑夜下,亮晶晶的大眼睛看着我。

  我能感觉到她的目光。

  “其实……”她说道,“其实,我是有事找你帮忙。”

  我不说话,静候下文。

  “对,我是鬼,我是个女鬼。”她叹息了一声,幽然的叹息声,瞬即瓦解了我全部的防线,让我忍不住竖起耳朵听她要说什么。

  并不是什么稀奇的故事,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孤魂野鬼。

  她不知道自己来自什么地方,也不知道自己想要去什么地方。只是在突然间,看到了我,就一路尾随,直到路过这片坟地,我踩上了那堆稀烂稀烂的泥巴,突然触发了某个特殊的点,换个通俗点的话语,就是我打开了一个开关,一个能让她出现在我面前的开关。

  “那……我能帮你什么?”看在这丫头楚楚可怜的份上,我决定饶恕她吓我的事实。

  “我需要你帮我把一个东西交给一个人。”她咬着嘴唇,我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我能猜想到她说话时候的神情动作,肯定是带着几分希冀。

  这个时候,我很像拍着胸口大声保证没问题。

  不过,我脑子还没发烧到觉得我能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于是,我保守地选择了没有立即答应,而是继续保持旁观者的态度——我可以答应,但是不一定能做到。

  什么东西?交给什么人?

  我说出了我的问题。

  “帮我把个印章,交给胡来。”她说着,手里拿出一方小巧的印章。

  这是一方即便是在雨夜,依旧闪耀着淡蓝色光泽的印章,大小和寻常街头小贩刻私人名字印章的那种差不多,只是做工和卖相,甩那些地摊的渣渣十几条街道办事处。

  我傻愣傻愣地接过印章,问道:“胡来是谁?”

  地球不大,人口也就那么点,姓胡的似乎也不错,可能就比地球上的人还要少那么一点点,可问题是我去那找一个叫胡来的人?

  年纪、家庭地址、联系方式……我毛线都没。

  当然,我也叫胡来。

  嗯,我忘了说,其实我也叫胡来,目前还是一只学生,最重要的是,我是单身!爱好——妹子,软妹子,各种各样的软妹子。

  “胡来,自然就是你咯!”她脸上,绽放出恶作剧的笑意,笑的很开心。

  “你脑子进水了吧?”我忍不住埋怨道。

  面对一个女鬼,我虽然想骂娘,可是我必须考虑一个很严肃的问题,那就是我个人安慰的为题,这是关系生死存亡的大计,不得马虎。

  让我帮她把这个印章交给我?

  不是脑子进水是什么!

  接下来,我就为我的这句抱怨,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真的么?”她脸上,闪过一丝茫然。

  随后,她的手举起来,放在了脖子上。

  那双手,绝对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一双手,没有之一。纤细的手指,散发着如玉的光泽,堪称绝世的完美艺术品,无论弧度,还是比例。

  但就是这双手,在我欣赏的目光下,缓缓插进了她自己的脖子。

  一点,一点,一点,一点……

  那颗曾经笑意盈然的披着黑长直的动人的脑袋,被一点一点地从脖子上剥离。

  对,就是剥离!

  或者,可以想象下我们双手插入沙土中,捧起一捧沙土的动作。

  她现在做的,就是这样的动作。

  只是,她那双完美的手,捧起的,是她那颗魅力万千的头颅。

  摘头。

  “真的脑子进水了么?”被摘下来的头,朱唇轻启,喃喃低语。

  低语声中,左手托着头颅,右手去拨弄着头发,似乎在寻找着下手的缝隙。

  “呕——”我忍不住吐了。

  只是干呕了一口后,我就夺路而逃。

  一个美女,一个很养眼的美女,突然摘下自己的头颅,还似乎想要把头颅也撕裂开来,让你看看里面是不是进水了……不知道你们怎么想,反正我看到这惊悚的一幕后,先是反胃而觉得整个人都不大好。

  身后,不依不饶的声音回荡着,“真的脑子进水了么……真的脑子进水了么……”

  声音断断续续,却如影随行,无论我如何跑都甩不掉。

  突然,我脚下一滑,整个人一激灵,弹跳了起来。

  砰——

  头撞在了车厢的行李架上,力量的反馈瞬即让我清醒。

  入目,外面黑漆漆的一片,雨水打在车床上,凝聚成一股股溪流淌下,车内昏暗的灯光勉强不至于让人看不到座位。

  我想起来了,车坏在半路上后,我们一行人因为外面下的雨大,就都没有下车,选择了在车上过夜,等候明早司机喊人把车拖回镇上。

  刚才发生的一切,不过是一个梦。

  伸手,我刚要擦额头身处的冷汗,觉得掌心似乎有什么东西。张开手心,一方带着微微淡蓝色光泽的印章进入视线,在印章的底部,歪歪扭扭地刻着四个字——冥通快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2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