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绝对不能怪我!

  真的,不能怪我!

  虽然,作为一个大男人,可是他娘的在大半夜,还是一个清明节,黑格隆冬的大半夜,被惊吓了好几次,分明身前身后都没人,就不远处有个坟的情况下,抓到一条突兀冒出来的腿。

  于是,我很自然地就叫了。

  两声惊叫同时响起,于是我又叫了声。

  “鬼叫什么!”我叫的时候,一个清脆的女子的声音响起。

  我不叫了。

  开口说话的,就算不是人,也至少可以交流。

  我颤栗着抬起头,顺着视线看上去,不曾料到只看到黑压压的一片,根本看不到抓到的那腿的主人的脸。

  “神经病啊!”又是一声好听的娇骂。

  声音真的很好听,尤其是在这种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鬼地方,听到一个是清脆悦耳的声音,可要比听到什么甜蜜蜜粘死人的声音感觉上安全的多。

  虽然天够黑,还下着雨,不过我还是能分辨的出来,被我抓住的那条腿,是穿牛仔裤,脚下则是踏着一双干干净净的运动鞋。

  既然知道不是遇到什么可怕的家伙,我也就顾不得一只脚还站在湿漉漉的地上,麻溜地爬起来,姿势是难看了点,但是总比在一个听声音疑是美女的面前抓住人家的小腿来的有风度。

  “你这人咋回事啊,吓鬼呢!”女孩嘟囔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这一次,我已经站了起来,之前掉在地上的手机也已经被爬起来的时候顺手捡回来,借着不装作不经意晃过去的一丝光亮,看的几分清明。

  瓜子脸,黑长直,大眼睛。

  只是这么简单的一扫,再加上之前的声音,我已经感到我的心在砰砰砰加速跳动。

  深夜,孤男寡女,在路上。

  至少,是一段美妙的遭遇。

  一时间,我都忘了先前被吓的惊叫,也忘记了摔倒前,没有看到任何人出没。

  真得不能怪我,声音太好听了,什么百灵黄莺的比喻,都是逗比才会用,要是我来评价的话,这声音好歹也必须是天籁之音。

  嗯,天籁之音。

  “我手机掉地上了,重心不稳,这不是不小心摔的狗趴了么。”说话的时候,我摸了摸头,管她看清看不轻,至少我能把我的窘迫表达出来。

  果不其然,对面传来轻微的笑声,我甚至都能想到抿着的嘴,脸蛋笑的犹如花儿盛放。

  这一笑,先前的尴尬也就荡然无存,我琢磨着要不要找点话题。

  对,找话题。

  深夜,孤男寡女……最好的话题,美妙点的就是应该把这妞吓的颤抖颤抖。

  刚才我比她多叫了一声,现在则是要想办法扳回来。

  于是,我就很自然地问了句:“你刚才从那冒出来的?”

  真的,天地良心,不能怪我,我问这句话,只是潜意识地想要找到一个话题,或者是顺着刚才的那一幕拉开我们两个之间的话题。

  她没说话,手指了一个方向。

  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我茫然。

  那片方向,就是栽着树的那片坟地。

  黑漆漆的夜下,雨水还在飘落,树影在远处晃动,看的人心头发慌。

  只是想了想,我就觉得浑身打颤。

  “这么巧啊,我也是从那边来的。”面对美女,我又这么肯轻易把软弱显露出来。

  …。酷SS匠网x唯一、正版b,其w他xq都Ss是=q盗版1c

  黑漆漆的夜,只要语气结实,肢体的颤抖可没那么容易表露。

  不过,心底下我还是暗骂这小丫头片子装神弄鬼。

  “真的?”这次,她开口了,“好巧,你上来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一个穿着白衣服的家伙?开着的是一辆限量版的劳斯莱斯幻影,很拉风的。”

  听着这话,我的心头又是不争气地跳了下。

  明知道这死丫头片子是说谎,可在这阴森森的夜下,古怪的话题总是让人情不自禁。

  “白衣服的?没有,我只看到一个穿着黑衣服的开着布加迪威航溜达。”我暗自撇嘴,就这鬼地方,有个十来万的别克开的都是一大群人围观,你还吹什么劳斯莱斯!

  至于我说黑衣服的,那是因为她先说白衣服。

  黑白无常嘛,大家谁都不比谁低级。

  “黑……黑……黑……”她的声音,瞬即变的有些结巴起来,黑了半晌才算是恢复正常,“你确定你看到的是一个穿黑衣服的开着布加迪威航?”

  透过微微颤栗的声音,我能感觉到,这丫头在害怕!

  哈哈,和哥哥玩,你还嫩那么一点点呢!

  “当然,我可是千里眼,绝对不会看错!”吹牛嘛,大家都知道,谁吹的厉害谁就是赢家。

  “不可能啊——”她声音中的颤栗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浓郁的困惑,“黑哥晚上去喝酒了,难道是喝完酒跑出来飚车么?要是被发现我偷偷的跑出来,那就麻烦了……”

  带着些许自言自语的话语,犹如在雨夜风中有谁轻轻呢喃,声音飘忽虚无。在她的声音中,宛如带着一种摄人心魂的魔力,让我只是听着,就感觉尾椎发寒,手脚冰冷。

  “你说什么呢?”分明我听的很真切,可还是忍不住加大声音质问了句。

  不能怪我,真的不能怪我,我只是想要借着声音高度压抑下内心的惶恐,这死丫头,好吧,我承认现在我没吓到她,反倒是被她轻声低语吓到了。

  “我说——”她突然不说话了。

  黑暗中,我感到那双大大的眼睛,再盯着我看,是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犹如我的一切,包括前生今世,都在她的双眸下被洞彻。

  浑身上下,不再有丝毫的隐秘。

  “哇咔咔——”她怪笑着。

  笑声虽然有些怪,可怎么都说不上恐怖,反倒有些亲切。

  不能怪我,这丫头绝对是戏弄我!

  “原来是个活人,走夜路的活人。”她的声音,变的轻松起来,“喂,你胆子不小啊,连我都敢骗,信不信我找白哥把你拘下冥都,在第……,哎,算你走运,我忘记地狱那一层是刀舌狱了。”

  随着她的话语,一阵风拂过。

  该死的雨肆无忌惮地灌进脖子,冰冷冰冷。

  “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玩,乖,亲爱的,我们不玩了。”我哭丧着脸,遇到一个胆大包天的死丫头,被完全吃死了啊。

  可是,这能怪我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