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 雨夜行人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我是个行人,还是清明节雨夜的行人。

  由于镇上的那个破中巴常年不维修,坏在了距离镇上十五里外的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司机一脸爱理不理的表情,喊着不想下车的可以在车上凑合一晚,等明早喊个爬山虎把车拖回镇上。

  雨不算大,就是靡靡霏霏的惹人神烦。

  Y{酷no匠a网O5首发#I

  我家离镇上也就是五里地,平日二十里路走起来,也就是两个小时的样子,算不得很远。于是,我决定之间走回去,至少不用后半夜在那个破到四面通风的烂中巴里吹冷气。

  一路上,很安静,除了自己的心跳声和脚步声,只剩下偶尔雨打落在旁边的树叶上发出的洒洒的细微响声,静的让人心慌。

  寻常来说,清明节倒也算不上什么特别的节日,对于我来说,更多的象征着这是一个假期,我们学校会随着国家的安排多给放几天假,再加上课程的安排,合理选择逃课,完全足够形成一个长达七天的长假。

  走了大概十几分钟,我就觉得有些不对劲。

  脚底下,黏糊糊的,有点重。

  摸了把脸上黏湿的雨水,我低头抬起了脚,隐约借着手机的光线,看到脚底居然不知什么时候沾上了几张烧纸。

  湿漉漉的烧纸,混合了地上的泥巴,拖的鞋重了差不多半斤。

  “晦气!”

  我暗自唾了口,抬脚在路边的石头上蹭了蹭,把那几张烧纸蹭掉。

  本来我还心无旁鹫地赶路,被这么一耽搁,顿时想起来,清明节其实除了给我们放假,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就是祭奠亡灵。

  祭奠亡灵,其实也就是上坟烧纸。

  在我们镇上这边,烧纸都是去墓地烧,火化什么的现在还可我们这边没太大关系,大伙儿谁家老人走了就乡里邻间对换下地,弄个风水好点的地方用棺材装进去埋了。平日逢年过节烧纸,都是直接去坟头,而不是城市里那种在十字路口点一堆纸钱烧。

  问题也就来了,脚底的烧纸是那跑出来的?

  我记忆力一向不算太糟糕,加上这条路走了没五十回也有四十九回了,晓得这附近是没有什么墓地的。

  想着,我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活见鬼!

  没有墓地,居然有人缺德的在路口烧纸。

  骂骂咧咧地咒了两句,我也没敢继续原地逗留,马上加快了脚步,虽然上学上了十几年,满脑子都是无神论科学主意,可说实话,这东西也就是偶尔自我催眠下,对于我这种三流野鸡系列大学的人来说,要坚定不移地信奉马克思,除非让我见到马克思。

  清明、中元,可以说是一年中阴气最重的就节日。

  想想脚底那莫名其妙的烧纸,想想平日里听到的那些稀奇古怪的村里老人给小孩们讲的故事,我脊椎骨发冷,加上料峭的春寒被雨加重,哆嗦的我脚步都有些轻飘起来。

  好不容易走到镇上,也算是已经走完了四分之三的路程,我略微松了口气。

  雨夜的跋涉,加上心中略微忐忑不安,让我比平日里走这段路疲惫了很多。

  镇上,乌黑乌黑的一片,连丁点的灯光都没有,摸出手机看了下,是半夜十一点半了。地方落后,没到夏天的时候,很少有人会过十点后才睡,所以整个镇上建筑影影绰绰,非但没有丝毫的生气,反而是看上去有几分鬼域的味道。

  这个念头从我心中一滋生起来,我就忍不住暗自发笑,他娘的前面被那几张烧纸都吓的快魂儿都飞了,现在还有心情想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

  地方小,镇也不长,五分钟就差不多横穿了整个小镇,到了镇尾。

  接下来,是五里比较郁闷的行程。

  道路倒是全部水泥硬化出来了,可这一条路上有两坟地,就是在路边十几米处的地方,有那么一处,还很洋气地植了几棵树,这几年长势不错,远远看去颇为有些郁郁葱葱的树荫,听人说,那是为了荫及后人。

  一想到这些说法,我就忍不住又想骂自己贱,不想这些会死么?

  五里地,快的话二十分钟就足以。

  我强行按捺下自己乱飘的念头,开始哼着跑调的歌,大步流星地往前赶路。也顾不得分辨是不是有积水坑,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是横着疾走。

  人有时候就是这样,越是不想想什么,就越是莫名其妙的冒出一堆稀奇古怪的念头。

  才走了没多久,我就看到了那处墓地的树荫。

  对于村里到镇上的这五里地,我可以说闭上眼睛都能记得那块地上大致有什么样的标志性的东西,这片树荫,路过就会忍不住地看看,当作核对自己的行进速度。

  这一看,我就挪不动脚步了。

  确切地说,是我看了眼那边后,发现突然左脚鞋子重的我挪不动。

  就好像是……小时候在河边玩,把脚陷进烂泥里,晃晃悠悠能动,就是想要拔出来很费力。

  水泥硬化的路面不算平整,但是也绝对不会出现这玩意。

  强忍着莫名的颤栗,摸出手机照着看了看被黏住的左脚鞋子。

  看清楚后,我忍不住再度破口大骂。

  也不知道是谁家的缺德小孩,在路中央居然用黄土堆了一个小土堆,被雨水淋湿加上可能是车碾过后,黏糊糊的胶泥比万能胶还操蛋。

  不过只是被黏住了鞋子,我用力拔了几下,总算是把鞋子从胶泥中拔了出来,鞋面上全是泥泞。

  脱下鞋子,我用力磕打着鞋底的泥,希望接下来的行程不至于那么费力的时候,突然瞥到在沾满了厚重的胶泥的鞋底,居然夹杂着几张残破的、点燃过的烧纸!

  手一哆嗦,拿着打光的手机摔在路面上。

  鞋底的烧纸倒也罢了,我那个手机可是平日里用的还挺顺手,于是顾不得鞋子的事情,连忙弯腰去捡手机。可惜,我当时心急手机,忘了自己只穿一只鞋子,脚伸到冰凉的路面,瞬即冰的人浑身缩了下,失去平衡站立不稳,摔了个狗啃泥。

  更让我魂飞魄散的是,由于摔倒后伸出去的右手,居然抓住了一条腿!

  两声尖叫,不约而同地回荡在清明的雨夜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2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