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安发现肥罗搞回来的柴火更多,遂即加入到加固栅栏的行动中来,两个人一起上阵,只用了不到半个多小时,便将栅栏变成了一堵简易的围墙,只留下一个出入口,便是生火烤肉的位置。

  狼群虽然喜欢在夜里活动,但是,不论狼的天性有多么凶狠,它们始终都有一个无法通过后天努力去克服的缺点,那就是跟其它猛兽一样,害怕火焰散发出的光亮跟温度!

  利用狼群这种天生对火焰的恐惧,人类发明了一种最古老的自我保护方法。

  如今,两个接受过现代化军事训练的高级雇佣兵,也打算在不浪费子弹的情况下,使用火焰进行自保。

  夜幕刚刚降临,第一只雪兔便烤好了。

  子安跟肥罗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闻着雪兔肉的香味儿,就差没当场流口水了。

  肥罗不顾刚烤好的雪兔肉烫手,用力撕下一只雪兔的后大腿,递到子安面前,道:“队长,你先吃。”

  随后,肥罗又扯下另外一只雪兔后腿,肥得直冒油,外皮金灿灿的,异常诱人,咬了一口嚼在嘴里,吃得津津有味儿。

  只不过,兄弟二人早就饿得两眼冒绿光了,吃起来也顾不上什么形象,一顿狼吞虎咽,风卷残云般消灭掉一整只雪兔烤肉。

  望着随手丢在火堆旁的另外一只雪兔,肥罗问道:“队长,你还吃不吃了?”

  其实,子安对此还是垂涎欲滴的,但为了明天长远打算,只好摇摇头,委婉的摆手拒绝了。

  肥罗吃的多一些,自然不饿了,拍了拍肚子拎起第二只死雪兔,一边麻利的放血剥皮,一边笑道:“那我先把它烤出来,这样明天早晨就可以节省一部分时间,直接带着肉干赶路就可以了。”

  闻言,子安觉得也挺有道理,打一次猎,连明天的伙食都解决了。

  子安不经意地抬头望向四周,发现天黑以后,整片针叶松林在月光黯淡的情况下,能见度不超过十米,顶多也就七、八米。

  没有足够开阔的视野,让子安顿时心生警觉,开始集中精神观察起来。

  这一看不要紧,当场将子安惊出一身冷汗,在右侧斜对面的针叶松林当中,有几双绿色的眼睛,正在死死地盯住树洞这边。

  子安望向那几对绿色眼睛的同时,双方的目光交汇到一处,碰撞出激烈的火花。

  从那几双绿色的眼睛当中,子安感觉到了满满的敌意!

  很显然,这些冰雪森林中的“霸主”们,已经将子安跟肥罗两个人类列为入侵者,准备实施围猎行动,消灭这两个不速之客。

  德制G36突击步枪就立在树洞外面的雪地上,子安不着痕迹地退后几步,然后又将突击步枪拎起来握在手中,期间连一点动静儿都没有发出。

  “喂……肥罗……”

  子安的眼神如同鹰隼一般锐利,与几双绿色的眼睛死死对视着,丝毫没有恐惧、退让的意思。

  听到子安的轻声呼喊,肥罗下意识的扭头望向对方,却发现子安的目光有些不对劲儿,遂即转过身去,在下一秒钟发现了几双绿色的眼睛,如同黑夜中的鬼魅、幽灵一般飘忽不定。

  还没等肥罗惊讶呢,在原本那几双绿色眼睛的基础上,左右两侧各多了十几双绿色的眼睛。

  但是,后面多出来的绿色眼睛,貌似要比之前那几双绿色眼睛小一些,不是体型上存在差异,就是远近不同的距离产生的错位感。

  “嘶……”

  肥罗当时就没有心思烤兔子肉了,急忙抓起随手丢在雪地中的德制G36突击步枪,打开保险做好据枪动作,随时准备扣动扳机,击杀敢于发动突袭的狼群。

  对于肥罗的过激反应,子安表示十分理解,没办法,狼群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由最开始的几只,演变成数十只,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就算子安跟肥罗手里有武器,也不敢保证能同时抵挡住几十只饿狼发起的集体冲锋。

  尤其是在这种风高月黑的夜晚,身处能见度极低的针叶松林当中,谁也不敢保证自己能有必胜的把握。

  好在,子安跟肥罗趁着天黑之前,找到了这个树洞,并在周围用树枝进行了防御加固,兄弟二人可以依托有利地形抵御狼群发起的冲锋。

  “我勒个去,队长,这得有多少只狼崽子啊?”望着针叶松林间密密麻麻的绿色眼睛,肥罗有些心里没底的问道。

  子安心里也有点拿不准,在这以前,他虽然听说过有关于遭遇狼群后的一些应对方法,但如今真的被自己给碰上了,却连一个好主意都拿不出来。

  顿了顿,子安这才冷言命令道:“肥罗,继续烤你的兔子,不必太过于紧张了,我负责警戒。”

  “是,队长!”肥罗丝毫没有犹豫,立即放下手中的G36德制突击步枪,开始往刚烤没多久的雪兔身上撒了些盐,然后用手涂抹均匀,以便于整体入味儿。

  烤着烤着,肥罗逐渐进入一种忘我的状态当中,竟然把身后的狼群给忘在脑后。

  面对数十只恶狼,肥罗竟然把后背留给了它们,无疑是对这些冰雪森林霸主的藐视。

  狼王在冰雪森林深处,不停地调兵遣将,众多恶狼蠢蠢欲动,与此同时,子安也发现了狼群的异动,做好随时据枪射击的准备。

  “肥罗,准备几根烧着的柴火,待会儿我让你扔,你就使劲儿转身甩出去,明白了吗?”子安叮嘱道。

  “明白!”收到最新指令后,肥罗用手中的树枝,从火堆中捡出几根烧得正旺的柴火。

  子安在等……等待着一个恰当的时机。

  “咔嚓!”

  忽然,子安的左侧耳根连续跳动了几下,寒风中夹杂着一丝极为细微的响声,代表着黑夜里隐藏着无尽的危机。

  “两点钟方向,扔火把!”

  听到子安的命令声之后,肥罗几乎在同一时间内,捞起一根烧得通红的柴火,毫不犹豫地丢了出去。

  火光照亮了所经之处,最终落在雪地之中,亮度受到积雪的影响,瞬间变得黯淡下来不少。

  大约有五、六只恶狼瞬间被火把发出的光亮暴露,无所遁形。

  似乎是受到了惊吓,几只恶狼率先发起突袭,朝着子安跟肥罗两人快速飞奔而去。

  虽然群狼很快便脱离了火把亮光的照射范围,但即便它们化身几道黑影,隐藏在黑夜之中,子安仍能凭记忆判断出它们的行动轨迹。

  “砰!”

  “砰砰砰……”

  子安接连扣动扳机,一次短点射,一次长点射,子弹呼啸着从肥罗头顶肆虐而去,带着一条长长的尾焰,命中三个目标。

  剩余的两只恶狼已经冲到火堆外围,却被炙热的温度烘烤,停留在光明与黑暗的交界地带,迟迟不敢继续前行。

  子安并没有立即开枪将这两只雪狼射杀,只要确定这些雪狼真的惧怕火光,那么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保持火堆不灭即可,也没有必要对雪狼们赶尽杀绝。

  从以前在神州当特种兵的时候,子安就听他的老班长不止一次讲过,狼,尤其是草原深处、北极熊国度中的冰原狼,通常都是有灵性的。

  其实,子安也不想亲手杀死那么多雪狼,一个是心里不安,另外一个原因则是一直以来对狼这种生物产生的独特感情。

  “吱……吱吱……”

  就在双方僵持之际,之前被子弹击中的一只雪狼竟然还没有死,挣扎着从雪地之中爬起来。

  但是,这只雪狼身下的雪地已经被鲜血染成了红色,伤势严重,雄壮的身躯晃晃悠悠了半天最终还是倒了下去,再挣扎时,却是无论如何也站不起来了,眼神之中充满了不甘,嘴里发出阵阵哀嚎。

  正是这只雪狼顽强的求生精神,感动了子安,让他最终选择放下手中的德制G36突击步枪。

  “嗷呜……嗷……”

  不曾想,子安这边刚刚生出仁慈之心,隐藏在冰雪森林之中的狼王却在关键时刻发出怒吼,不停地调兵遣将,把附近的狼群全部召集到一起。

  “肥罗……”

  “嗯?”肥罗连头都没有抬一下,仍旧低头烤着雪兔,十分淡定的回应了子安一声。

  子安据枪刚刚瞄准一拨从针叶松林中冲出来的一群雪狼,却意外地发现,在这批雪狼左右各有一支规模差不多的狼群,在同一时间内冲向树洞篝火。

  “喂……”

  见肥罗依旧不为所动,子安不由得有点着急了,呵斥道:“肥罗,我一个人搞不定的!”

  肥罗还纳闷儿呢,随意扭头张望了一眼,当场就被吓得跌坐在雪地上,毫不犹豫地拿起枪,退进临时搭建的简易栅栏当中。

  环顾四周,肥罗有些担忧的说道:“队长,那么多只雪狼,咱们这一小圈栅栏貌似没什么用啊。”

  “集中注意力,多添点柴火,千万别让风把篝火吹灭了。”说着,子安也开始俯身往火堆里扔了几根树枝。

  “砰!”

  “砰砰砰……”

  子安开始疯狂地扣动扳机,掩护肥罗,将栅栏外面剩余的柴火全部收集到里面来,这样才能有足够的燃料,让篝火多坚持一段时间。

  “哒哒哒……”

  由于狼群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子安果断开启了连发模式,突击步枪的火舌在黑夜之中是那么的显眼。

  “呜……”

  冰雪森林深处的一块巨石上面,狼王身后站了两只高大威猛的护卫狼。

  察觉到现场战况惨烈,仅仅是一轮冲锋,雪地之中便留下了十几只雪狼的尸体,有些雪狼看到同伴的尸体后,开始犹豫不决,带动其它一些雪狼也踌躇不前。

  见状,狼王轻轻一跃,从巨石上跳下来,在雪地之上刨了一个坑,尔后将尖尖的鼻子插进坑里,发出一记较为奇特的低鸣声。

  @h最;新%章TU节上y酷4匠C#网

  此声一出,原本那些心生怯意的雪狼备受鼓舞,就像打了鸡血一样,顿时精神抖擞,分散队形,开始呈扇面包抄队形,向树洞临时营地发起新一轮冲锋。

  “肥罗,你负责右边,我负责左边,把烧着的柴火扔出去一些,给那些雪狼多制造一些障碍。”

  情急之下,子安跟肥罗从篝火当中挑出一些烧红的柴火,由于无从下手只能用脚一一给踢了出去。

  尔后,为了确保篝火能持续燃烧,子安又抱了一堆柴火丢进火焰之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